快递费涨一毛有多难?

2021-08-31 由 发布 阅读(696)

10元包邮的手机钢化膜,好评再返现5元。商家是怎么赚到钱的?其实,低价包邮的产品会涉及到店铺的几种运营模式。不同运营模式下,低价的作用是不同的。

例如,多品类玩法。低价产品只是一个噱头,起到引流作用,用户点进来后价格其实是阶梯式的,不同品类不同定价。低价产品并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但其他品类是赚钱的,且利润丰厚,足以弥补快递费、推广费以及低价产品的损失。

又例如,刷单冲销量。比如,某商品在淘宝上刷一单的成本差不多是10元,而便宜卖仅亏5元,即商品的亏损比刷单的花费便宜,所以商家拿出10000件亏本销售,卖完后下架低价商品,替换成同款正价商品,接近市场价,短期内就创造出了一个月销上万热销商品。

随着机制的不断完善和市场的充分竞争,信息不对称的利润空间愈发缩小,为了降低获客成本,店铺与平台的角力从未停止过,而诸多玩法的核心要素,就是快递费。我们来看看关于快递的前世今生。

快递的起源

商朝:阳传制度。用于政令、军情的传递。

周代:行夫。周王朝的官职中设置了主管邮驿快递的官员“行夫”,其职责是“虽道有难,而不时必达”。

秦汉:出现了当天递。短途一般为“步递”,要求当天送完,平均每小时走10里,由快递员骑马送达。

唐朝:生鲜配送。“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杨贵妃爱吃荔枝,便有了专人从南至北,策马奔腾,运送水果。

宋元:急递铺。两宋时期更快了,在步递和马递的基础上,每十里或十五里、二十里设一铺,谓之通远铺。

明朝:镖局。明初,朱元璋下令非军国大事不得善用驿站,促使“镖”业崛起。

清朝:邮局。邮政行业飞速发展,形成了邮局,类似于当今的“快递公司”。

近代:快递公司。1980 年中国邮政正式开办国际特快专递业务,是现代快递的原型。再后来就有我们熟知的三通一达:申通、中通、圆通、韵达,和老大哥顺丰。早期快递属于灰色地带,民营快递没有和邮政竞争的资格。直至2009年《邮政法》的修订和电商的崛起,民营快递才真正走到台前,在电商的加成下,大大提高了物流效率,降低了快递价格,对邮政进行了降维打击,民营快递由此彻底爆发。

快递的商业模式

中国快递公司主要有两种模式:重资产的直营制和轻资产的加盟制。

直营制:即自己招人自己送。公司对流程全掌控,包括收件、分拣、运输和派件等过程。代表公司有顺丰、中国邮政、德邦、京东等;海外如联邦快递fedex和UPS也是这个模式。

加盟制:即诏安本地团队,五五分账。依靠特许合作加盟商在特定区域进行收派件,一些快递公司还授权其进行分拣。加盟商在定价方面有一定自由权,可降价提升竞争力。使用该商业模式的公司包括圆通、申通、中通等。

相比来看,直营制对快递链完全把控,有利于其提高服务质量,而加盟制的最大优势在于成本低,易迅速扩张。

与电商共生

除了阿里控股或参股的四通一达,2013年才成立的菜鸟,才是阿里的亲儿子。菜鸟号称在24小时内能将快递运送到中国任何地方,这可不是瞎话,菜鸟拥有国内最大的快递生态系统,快递员超300万,我国70%的快递由其数字网络算法驱动。四通一达心里门清,加入菜鸟联盟意味着要上缴核心数据,但谁不加入就得损失50%的业务。

唯一敢和菜鸟叫板的就是顺丰。2014年5月,顺丰主动中止了部分与淘宝商户的合作,不再递送价格超低的物流件,转向与其他新兴电商平台合作。2015年5月28日,是菜鸟办2周年合作大会,四通一达赴宴,顺丰方面称其工作繁忙无法参加。2015年4月份,顺丰带头反水,联手申通、中通和韵达一起投资5亿成立“丰巢科技”来直面菜鸟的竞争,然而没多久,3个盟友又回去跪舔阿里了。

京东于2017年自建物流,并于2018年10月向中国三个一线城市的个人客户开放了快递服务;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利用已建立的网络将服务拓展至全国50个主要城市。直接雇佣了10万名快递员,计划在2021年在所有县级以上的地区提供24小时直达服务。京东的闭环系统中,拥有高效的前置仓,把“最后一公里”发挥到了极致。

2021年4月9日,极兔因“低价倾销”受到政府相关部门整治。不可否认,起网仅一年的东南亚快递兔子因搭上拼多多的顺风车,迅速蔓延到大江南北。极兔之所以发展迅速,一方面是因为此前在东南亚已有的快递经验,另一方面是由于其模仿国内四通一达的加盟制模式。极兔给了资本很大的想象空间,不仅仅因为中国市场,还有“东南亚市场”。

快递费涨价潮

似乎大众现在用得着快递的渠道,多来源于网购。而全场包邮现象更是蔚然成风,尤其带多少亿补贴的那些平台,令快递费仿佛消失了。

7月10日,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助力解决快递员收入不稳、保障不全、认同不高等问题。紧随其后的就是各家公司的快递费涨价。

羊毛出在羊身上,莫说快递员,哪怕是快递公司老板,说到底是用户在养着的。那么,涨价的这0.1元钱,必然是从用户身上薅的。

《意见》里明确表示,利益要合理分配,简单说就是分蛋糕时,快递公司管理层少拿几块,年底少分点红,把利益让给干活的人,而不是死道友不死贫道,通过涨价再分给干活的人。另外,《意见》中还提到了快递员的社会保险等问题,结果资本见招拆招,象征性地给快递员每月增收几百元,却永远不会考虑给快递员正式员工编制,享受五险一金。

最终就是快递公司背后的资本毫发无伤,矛盾直接乾坤大挪移转给了快递员和消费者。资本乐了,我可以少赚,但永远不会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