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出没,野生动物园为何事故频发?

2020-10-22 由 发布 阅读(182)

10月17日,上海野生动物园发生了熊吃人事件。工作人员在猛兽区(车入区)实施作业时,遭受熊的突袭,致使一名饲养员不幸死亡。野生动物园动物伤人事件时有发生,规则意识的淡薄和流程的漏洞,令人低估了野生动物的攻击性。

2020年7月,瑞士苏黎世动物园,一头西伯利亚雌虎撕咬一名女饲养员,致其当场死亡。

2019年12月,长沙生态动物园,大象疑发情,踩踏驯养员,因伤情严重,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3月,宜春市春台公园动物园,一头老虎将饲养员咬伤,因抢救无效死亡。

2013年12月,上海动物园,一名饲养员不幸被华南虎咬死。

2013年6月,郑州新密动物园,一头棕熊将饲养员拍倒,拖进卧室吃掉半个身子。

2012年7月,福建南平九峰山动物园,一名饲养员被金钱豹咬中颈部当场死亡。

……

这些事件提醒动物园,一定要把饲养员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同时饲养员也要提高警惕,因为动物的本能还是属于野性的大自然。人类在面对野兽攻击时,几乎没有胜算,别被它们平时呆萌的外表迷惑了。

事实上,动物并没有主动攻击人的习惯,包括野生动物。生物在自然界通过进化形成了有序的食物链,每个动物都有自己的喜好,人并不是它们的最佳选择。野生环境中,动物大多时候都会避开人类,对它们而言,人类是最危险的“动物”。动物是否具有攻击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的生存状况是否恶化,以及人类对待它们的行为和态度。

上海野生动物园散养的猛兽开放区,黑熊一直以来是最受欢迎,它们扒着投喂车讨要胡萝卜,看得出来很饥饿。常有人议论,动物园为了盈利,即使在该冬眠的季节,也绝不让动物吃饱,热量储备不足,动物们便不会冬眠。专业人士推断,这次熊伤人事件有可能是熊冬眠之前食欲大增、攻击性增强所致。

上海野生动物园曾经10年养死五只大熊猫,死因至今疑点重重。国内其他动物园也都劣迹斑斑:南昌动物园,员工虐待新生1个多月的小华南虎,从高处抛向地面;江苏沭阳南湖公园动物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梅花鹿腿部腐烂生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熊被铁丝绑嘴;河南许昌西湖动物园,老虎皮包骨头,笼舍脏乱;辽阳动物园,两头狮子骨瘦如柴还要配合演出;安徽合肥野生动物园,猩猩更是抽起了烟。有些动物园为了盈利,还设有骑老虎、骑狮子等合影项目。这对人来说是件非常刺激的事情,但对动物却是非常痛苦的,尤其一天当中需要将这样的活动重复上百次,可是喜欢为这些残忍活动买单的游客并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人为此付出“代价”。2007年,昆明圆通山动物园,一名6岁女孩在与老虎合影时,被老虎咬住脑袋长达1分钟之久,后经抢救无效身亡。1999年,上海野生动物园曾发生过游客骑虎拍照,被老虎咬伤头和面部,法院判决动物园赔偿游客1.8万余元。

全国共有野生动物园50家,普通动物园近140家。动物园是旅游业的边缘产品,动物园的营收对其经营有很大影响。但是动物园不像其他旅游景点,动物园的成本是固定的,即使没有游客,动物的饲养成本也不会减少。动物园采购的动物饲料主要有蔬菜水果、肉禽蛋、干鲜草、颗粒饲料等,此外还有医疗防疫成本、土地成本等。以秦岭野生动物园为例,占地近3000亩,野生动物近300种、10000余头(只),2010年营业收入在3500万元左右,年接待国内外游客50万人次,年均成本费用6000万元,平均成本120元/人次。年均成本费用主要用于主营业务税金130万元,动物成本开支550万元,合作项目成本450万元,工资性费用支出1300万元,车辆运营费用220万元,固定资产折旧费1650万元,还有其他费用等。随着物价的不断上升,动物伙食开支每年增长,加上人工成本、景区维修成本等刚性增长,园区收入常年不变,成本却逐渐加大。考虑到消费者的承受力,至今门票维持在100元上下,入不敷出使得动物园经营较为困难。

动物园的本质类似博物馆,是饲养野生动物并对公众教育的场所,建立初衷是为了保护动物和物种的多样性而存在,是目前保护动物最有效、最经济的方式之一。而目前很多动物园都本末倒置,管理层为了赚钱和取悦游客,从动物身上榨取剩余价值。动物园动物的健康和口粮都是基本红线,即使动物园资金再紧张、条件再艰苦,也要善待它们,否则拿什么去吸引游客?如果在动物身上打折扣,便会进入恶性循环。

目前,国内动物在动物园得到的庇护较少,动物保护民众的基础较为薄弱,动物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也不完善。比如,弄伤或者杀害动物园的熊,只能算是破坏公共财物,与踢坏动物园的垃圾桶受到的惩罚是一样的。因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中,虽然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是在动物园繁殖的狗熊不算野生动物,只是动物园的财物。

动物伤人往往出于天性,人为导致的意外或者死亡都不是它们的选择,然而理性的人类,却时常做出虐猫虐狗的行径。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保持善良,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不要让动物为人类的残忍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