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本”进“红圈所”有多难?

2020-11-16 由 发布 阅读(138)

《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季开播,二本非法本出身的大龄实习生丁辉在观察团一致看好的情况下最终排名垫底,只因写错了红圈所“君合”的名称,引得很多观众都对于排名鸣不平,口诛笔伐。而值得一提的是丁辉上一份工作经历正是来自于第一季提供offer的律所“锦天城”,致使……腾讯血赚一波收视率。

那么,君合判丁辉最后一名冤不冤?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国内法学界的划分。

除了节目中提到的五院四系。“五院”是:中国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华东政法大学。“四系”是:北京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

而“红圈所”的概念是来自法律界“福布斯”之称的《亚洲法律杂志》(ALB)在题为《红圈中的律师事务所》一文中提出的,是指中国最顶级的律所。公认的八大红圈律所为:金杜(KWM)、君合(Jun He)、方达(Fangda Partners)、竞天公诚(Jingtian& Gongcheng)、通商(Commerce&Finance)、环球(Global Law Offices)、海问(Haiwen & Partners)、中伦(Zhong Lun)。

红圈所好在哪里?首先,入职工资,20k打底,第一年就有1~3个月的工资作为年终奖,每一年涨幅30%,表现优异者能拿到10~12个月的工资年终奖。其次,工作环境,全在CBD的核心区域,装修装饰都是上千万级别,律师的椅子都是5000元起,律所几十个会议室配备最先进的声光电设备,有些甚至内置艺术馆,日常福利也是好到令人发指,茶水间比很多公司办公室还大,出国游每年打底一次,更有定制西装,兴趣小组从红酒到高尔夫一应俱全。第三,所有叫得上名字的企业都只用红圈律师事务所,无论互联网、科技、能源的、金融的。

“非法本”对于律师来说意味着什么?第一季的四位带教律师中的柴晓峰律师曾感慨:“我也是非法本的啊。”这是已经在行业里面拼搏了十多年,功成名就的高级合伙人,却还记得自己非法本的身份,你能感受到他所在这个行业里面对于非法本有多苛刻吗?名校对非名校,法本对非法本的“鄙视链”始终存在。

红圈所的合伙人业绩压力有多大?一般一个合伙人年创收要求800w左右,每增加一个用人名额业务增量为150w左右。为了达到业绩,每年合伙人必须做的项目数量是不可想象的,日常工作到1、2点再正常不过了。高强度的工作注定了对实习生的能力排序为:仔细>法律基础知识(法律逻辑)>皮实(吃苦耐劳)>项目经历。实习生的法律基础只有弱和很弱之分,但是仔细这个技能点和法律知识是没有关系的,只有仔细的实习生能帮上忙,不仔细的实习生只会帮倒忙,所以丁辉的落款错误被无限放大。红圈所之所以能保持稳定的高品质服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招到了市场上最“仔细和法律基础扎实”的帮手。客户之所以愿意支付那么高的溢价,一方面是看中专业能力,另一方面也是为“师出名门”的律师学历在买单,一个能提升客户信任度的学历确实重要,红圈所对“非法本”的苛刻和对“斯坦福”的宽容也就不奇怪了。除非丁辉展现出对名校生的碾压,否则确实“这种简历在人力那关就pass了”。

其实大家为丁辉抱不平,就是因为丁辉代表了每个人都有过的那种倔强,不甘安于舒适区,丁辉的履历可以看作是普通人努力的天花板,观众愿意看到“逆袭的普通人”。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可能在20岁的时候有过丁辉的影子,可能在30岁的时候有过丁辉的影子。鼓励归鼓励,工作后我们会知道,社会对丁辉们不一定都是友好的。但反过来想想,从二本到锦天城,丁辉的努力已经有所回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