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甩锅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背后

2020-05-19 由 发布 阅读(253)

​今日,一篇《面对116国围攻,中国站在世卫孤独的舞台》声称由澳大利亚发起对中国疫情的独立审查已有100多国支持,然而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73届世界卫生大会(WHA)于5月18日以网络视频的模式召开,议程仅2天。WHA没有什么“独立审查”案,只有新冠应对决议草案,即对病毒溯源但不对特定地点调查。而草案也不是澳大利亚起草的,而是欧盟起草的。当然,中国和欧盟肯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溯源调查,后来日韩、俄罗斯也都纷纷响应,达到了62个国家,外加非洲54国也支持这个提案,支持调查的国家增加到了116个。

这和某公众号所说的116个国家支持对中国开展病源调查的情节大相径庭。中国不但没被孤立,还因承诺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而广受认可,彻底打破了美国企图将新冠疫苗作为争夺全球主导权工具的幻想。

那美国一直以来甩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做什么的呢?我们来看下。长期以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重心都放在普通病毒学上。这个名字听上去容易让人误解,为什么中科院下属的顶级机构要搞普通病毒学?搞点高级的不行吗?其实这是历史上的翻译问题,“普通”二字所代表的是基础研究,他和普通物理学开对撞机、探测引力波性质差不多,都是用超越当下人类实用的眼光去研究科学里面最基本最细微的问题。日常工作就是在深山老林里取样研究,给农林牧渔、医药行业打基础,远离大众视野,枯燥又乏味。

03年非典之后,武汉病毒所的工作轨迹发生偏移,在国家迫切的需求面前,开始给冠状病毒溯源。溯源工作更接地气,简单说就是要用脚走遍中国大江南北,在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取样,在研究团队的努力下,找到了决定性证据,证明非典病毒起源于中华菊头蝠,这种为国为民、为人类福祉的事情,却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当做实验室病毒起源的证据。在他们的想象中,武汉病毒所采集的病毒样本,很可能就是此次新冠爆发的源头。这种阴谋论乍看有点道理,但实际上完全经不起推敲。要知道蝙蝠是会飞的,有些种类,甚至可以千里前行。即使没有人为干涉,他们也会闯入人类领地。大家记住一个事实,那就是武汉病毒所没有创造新病毒,他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要是采集的病毒真这么厉害,那在自然状态下就传播开了,哪轮得到人类出手。

那为什么要打击野生动物贸易呢?传染病是有物种特异性的,他从一个物种跳到另一个物种,大概率会水土不服,然后被新宿主的免疫系统干掉。传染病想要从动物传到人身上,一定要和人大量接触,大量试错。有条件的话还是跟新宿主身上的亲戚病毒取取经,学术上叫同源重组。只有经过时间的沉淀,才有打破物种界限的可能,野生动物贸易无疑创造了这种条件。他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食用,因为什么病毒用开水一滚都得GG,他最大的问题在于运输和贩卖的时候,人与活动物近距离接触,这个过程为传染病跨越物种提供了温床。

武汉病毒研究所如何避免这些问题呢?首先取样的时候,他们要穿戴全套的防护服,其次他们不会采集活动物作为样本,只会采集血液、咽拭子、粪便这样的生物材料,然后密封运输回武汉,在P4实验室里穿上防护服操作。所有样本都用无线电追踪,建筑则使用负压系统,保证风只能往室内吹,不会有物质外泄。很明显,这整套流程都在严格避免人与样本的接触,不给病毒适应人体免疫系统的机会。

新冠疫情通报之后,武汉病毒研究所立刻彻查实验室,确认动物和样本没有泄漏。直到现在为止,凡是能追查新闻源的报道都无法证实研究团队有人感染新冠肺炎。如果非要比危险性,那其实武汉病毒所也就图一乐,因为干这种事情,美国实验室是顶流。武汉研究所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只研究现有的病毒,踏踏实实做溯源工作。但美国有些研究就不一样,他们要创造大自然没有的病毒,病毒不是需要慢慢适应人类的免疫系统吗,他们用人为手段帮病毒跳过这个过程,直接重组改造,让他获得新的适应能力。平心而论,这实验的设计者也不是寻思毁灭人类,只是试图解决一个困难的科学问题。像冠状病毒、流感病毒这样的烈性传染病,向来有项绝活叫抗原转移,在自然条件下,他们能和新宿主中的亲戚病毒发生重组,跳过适应阶段,引起人传人的流行。长期以来,人类对这种跃进式变化一无所知,所以科学家很自然想到,我们能不能人为模拟这个过程,研究下里面的细节呢?这个想法初衷的好的,但结果可能很危险,因为天知道你会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怪物。这项研究一经提出,立刻受到广泛的反对。《Nature》、《Science》这样的顶刊相继发文抨击。

在这个问题上,我国其实非常保守,武汉病毒所当时参与那个SARS冠状病毒基因重组改造,其实就提供了样本,而样本是寄到美国去的,操作是由非常热衷病毒改造的巴里克博士弄得,具体的反向克隆平台也是他们发明的。在记录的论文里,对生物安全和安保问题做了非常详细的说明,谁批准了、谁资助了、研究人员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受了什么样的培训,最后向什么机构报告了写的清清楚楚,而且整个实验过程发生地点都在美国,主导的也是美国团队。

所以如果没有武汉病毒所泄漏病毒的石锤转头去抨击我国研究团队做危险实验的话,那美国其实才是做这种危险实验的领头羊,部分美国媒体带这种节奏就属于拿枪射自己人的屁股。举个实例,2014年美国亚特兰大一家生物实验室爆出安全性丑闻,火炭菌杆菌没有按照规范流程灭活,导致86名实验室员工存在暴露风险。在舆论压力下,美国政府这才紧急叫停各项危险实验,其中就包括病毒改造实验。但是到了2017年底,针对病毒重组的禁令被技术性疏通。2018年两个病毒重组项目悄悄在美国通过审批,这些都没有对外界公布,直至19年2月份《Science》杂志重磅曝光这件事,这手闷骚的操作不免让人疑惑。病毒重组改造很危险,但更理性的做法应该是公开透明、加强监督,而不是悄悄进行。大家都知道,科学是把双刃剑,正手造福人类,反手切腹自尽,你这么搞难免让人怀疑你的动机。毕竟美国生物武器计划是立过项的。那么,美国作为激进主义者,反过来质疑中国作为保守主义危险操作,这就匪夷所思了。

现在学术界对于新冠肺炎的态度,基本确定是自然起源。证据来源于基因组分析的结果。新冠病毒基因组的形成,很明显经历过演化,实验室要想模拟自然做出这样的病毒,必然要抓一堆蝙蝠,让病毒长期在宿主体为低毒性的传代。别的不说,哪个实验室会干这种遭骂的蠢事。所以这事从动机、成本和收益来看都不太可能。
美国新泽西州一位市长说,自己去年11月就有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一查还真有新冠的抗体,不过由于他是个例,不能作为证据。目前,最权威的报道来自法国巴黎医院的研究论文,这家医院有个好习惯,会保留部分奇怪患者的生物样本以备复查。他们筛选了12月2日至1月16日因为流感住进ICU的14名患者样本,最后竟然真的查出一名42岁的患者,在去年12月27日已经感染新冠肺炎,这也是目前除武汉外第一例在12月感染肺炎的案例,这个证据直接动摇了武汉起源论,因为这名患者完全没有武汉旅行史,只在去年8月份去过埃尔及利亚,他入院的时候已经发病4天。加上新冠肺炎3到7天的潜伏期,说明12月中旬法国已经存在社区传播。

假如有更多的病例证实,那我们可能得到两个假说。第一种,新冠病毒的流行类似1918大流感的波次流行。在武汉疫情暴发之前,全世界已经在经历一次流行,只是毒性较小,直到武汉在变得严重。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新冠病毒的扩散比我们想象得要早很多,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遍布全球,然后在各地独立进化。不过不管怎样,假说终归是假说,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科学的解释。

总之最近这段时间,国外营销号利用新冠病毒带了很多节奏,他们有的真的只是非常单纯的想赚流量,而有的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