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保被狙,“镍王”重创

2022-03-08 由 发布 阅读(1040)

近2日,一场发生在大宗商品的闪击战悄然发生。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期货价格冲上历史新高,连续两日最大涨幅达到100%,盘中一度冲破10万美元/吨。要知道,历史上镍的最大单日涨幅不超过20%。

1646726212383970.png

据业内人士分析,海外资产利用镍的交仓品种和实际含镍产品的错配,结合中国国内行业巨头公司治理的漏洞,以及俄乌战争导致的大宗商品涨价和俄镍产品之策的加持。中国镍产业、新能源产业和其中最优秀的布局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屠戮和羞辱。

俄镍产量占全球约8.5%的供给。由于俄乌冲突造成了商品价格的上涨,镍的投机盘主力通过俄罗斯的储量和俄镍基本面上的紧缺,借机连续逼空,再借由掌握LME仓储持单量,打爆套保空头青山集团和背后的小弟们。堪称海外资产对中国镍产业的一次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

青山是谁?青山集团是一家年收入超过2600亿的世界500强民企,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镍企,主要基地分布浙江、福建、广东、印尼、印度、美国和津巴布韦,世界上四分之一的镍产量捏在其手里,妥妥的世界镍王。为了保护现货的价格,生产商通过做空来保护自己,免得产品价格下跌,俗称“套保。例如:7天后交货,成本500,想卖1000,则在1000块的位置用小笔保证金做空,如果产品跌到800,虽然毛利少了,但期货上挣了200。如果产品涨到1200,虽然空单废了保证金没了,但产品毛利多挣200。

我国作为镍需求的大国,占据全球需求量的半壁江山,主要应用于不锈钢、合金、新能源电池,尤其在高镍冰电池作为新能源车材料后,缺口更大了。光青山的产量仍不够,有一大半镍需要依赖进口,主要依赖菲律宾和印尼。

印尼有7200万吨镍矿,占据了全球52%的镍矿储量,然而近几年,印尼政府接连不断发出出口禁令,即不让出口生镍矿,必须在当地投资建厂加工冶炼后才能运出印尼(望我国稀土也能效仿)。镍价在2021年飙升25%,并触及10年新高,电动车电池对镍的需求快速上升,LME镍的库存降到3年来最低。

青山在过去10年布局东南亚进行投资,也和印尼政府打得火热。从2017年开始进军新能源产业,打造“镍钴矿-湿法冶炼-前驱体-正极材料-电池”的产业链,和国内的徐工集团、华友钴业、中伟股份合作,捍卫中国新能源产业链的低位。产量越来越大之际,青山在期货市场上“呼风唤雨”,依靠期货挣了不少钱,在期货市场开始放大空头仓位,青山自以为已经成为镍市场定价的决定因素,陷入了迷之自信。毕竟在印尼的生产成本低于1万美元/吨,而那时LME镍的价格为2.3万美元,只要自己持续不断地出货,价格势必下跌。

进入2022年,高盛集团“预测”,2022年镍的需求将会超过3万吨,远超之前预期的1.3万吨,这是不是烟雾弹呢?很可能。全球最大的投行联合自己的金主,对市场上的空头进行舆论战。而彭博社此前也爆料,“青山集团被大资金盯上了”。于是,这两天,镍的价格涨破天际,此番,套保的空头血本无归。传闻海外矿产巨头嘉能可参与狙击。

期货交易所的合约交割需要满足交易所的条件。很不幸,青山集团的镍产品NPI和高冰镍,不在LME的清单之中,因此它就算把所有产能打足,也不能去完成交割,要么追加保证金,要么被迫移仓,现金流岌岌可危。

青山倒了,合作方只能被迫去市场上寻找高价镍,连带着华友钴业直接跌停。镍铁作为不锈钢的原材料已经比不锈钢还贵了,镍价不会持久高位运行,但多头锁单逼空,直到空头平仓是可预见的。摆在青山眼前的难题,要么交货、要么交钱、要么交出在印尼的股权。

这次翻车,属于是盈亏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