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将如何实现?

2021-09-09 由 发布 阅读(500)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的帮助后富的,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邓小平

1985年10月23日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经济增长上兼顾公平与效率,把好的政策和机会因地制宜地分配到合适的区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中国经济在短短40年间奇迹般地跃居至世界第二。

但与此同时,也引发了诸多问题。

房价飞涨、天价药品、教育内卷成为了老百姓心头的几座大山。先富起来的人乘着政策的东风,完成了原始的积累。钱生钱,浪滚浪,先富的一骑绝尘,不断发展和扩张,蚕食后来者的生存空间,贫富差距逐渐拉大。随着阶级慢慢固化,住房、医疗、教育等资源愈发失衡,“房贷背三代”成为了现实,“看病难又贵”成为了常态,“寒门出贵子”也成了奢望。老百姓在时代的浪潮中看不到希望,出生率的每况愈下也说明了一切。

如今,在一系列政策重磅出击之际,国家重提“共同富裕”。药品集采,把药价砸到几毛钱;教育双减,把教培乱象一锅端;加之房住不炒、住有所居、限价限购等房价政策,让投机客付出惨痛代价;以及对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审查。如此势必引起各行各业的动荡甚至重新洗牌,转型固然痛苦,被动了奶酪的既得利益者也会激烈反弹,但这是中国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经之路。

以邻为鉴,我们对比看下韩国。韩国燃烧几代国民的生命爬上了发达经济体,并成为二战后迄今为止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韩国曾集中全国资源为产业升级服务,造就了诸如三星、LG、现代等垄断企业,阶级固化后,财阀的实力足以通天,甚至国家政权亦受其左右。而平民只有被资本压榨的份,工作基本是007,且企业都是世袭制,平民无法跨越阶层;教育疯狂内卷,学生学习时间日均超过15个小时,即便如此,平民的孩子也永远无法上到名校。所以,无论财阀多有社会责任,指望其带动人民共同富裕,简直是天方夜谭。

房产

对于房地产行业,房住不炒是基本红线,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是基本目标,而在新政机制下,中国房地产市场以“租售并举”为主线,构建一个由公租房、商品房、共有产权房、安居房、租赁房五分天下的格局。

为什么未来会是“租售并举”的新格局呢?我们在德国身上找到了稳房价的答案,德国实现了人人有房住的美好愿望。数据显示,过去50年,德国房价上涨2.3倍,年均增速只有1.8%。同期,英国、美国房价分别上涨52倍、12倍,年均增速分别为8.8%、5.5%。而在中国,以上海为例,过去20年上涨了35倍,年均增速为6.9%,那么德国房价为什么保持低增速?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德国的租赁比率高达54.5%,是以租赁为核心的阶梯化供应体系。超过一半的德国人都是通过租房来解决居住需求。而核心城市柏林租赁比率甚至达到85.8%,汉堡达到77.4%,不来梅达到61.2%。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德国将房地产业作为福利而非支柱产业,并制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住房政策及法规。

比如开发商定价如果超过成本的20%,可被起诉,超过50%,直接视为犯罪;房地产持有如果低于十年,盈利部分要缴纳25%的资本利得税;二套房的限制税率由各地政府自行制定,在柏林,房产空置每年要交5%的持有税,最高的多特蒙德为12%,高额的空置税抑制了投机客的存在,因此,德国的房屋空置率仅为3.2%。而据2018年底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地区住房空置率是21.4%。从国际标准来看,空置率在5-10%是合理区间,10%-20%是危险区间,超过20%视为严重挤压。显而易见,我国现在房屋空置率问题已经很严重。

教育

过去十多年的疯狂内卷只是让民众加剧了内耗。本质上,考试是同龄人之间的选拔,所有人都补课,等于没补课,剧场效应显著。高考的理想状态是在同等条件下择优选拔一批在学习上有天赋的人,而不是选拔一批可以注射兴奋剂提高比赛成绩的人,更不是选择一批富人家的孩子。

教育机构的无序扩张,致使街头巷尾挤满了良莠不齐的培训机构,孩子放学后不是温故而知新,而是被关进教培机构不断打鸡血训练,变成一台做题机器。韩国高考就是教育机构无序扩张的终极形态,我们经常开玩笑说韩国年轻人不睡觉,高考和职场人猝死如家常便饭,韩国整个社会都处于极度焦虑的状态。

所以,我国提出的双减政策既是对教育行业长期以来的顽疾一次大肃清,更是给我们的孩子们带来的希望和救赎,让孩子的未来有更多可能。

与此同时,由于本科、硕士的不断扩招,我国当前的人才结构出现了一定变化。技术性人才出现了短缺,尤其在实体制造业方面。国家越来越强调职业教育,部分地区禁止公办复读等等。此处再次以德国为例,其学习和实践组成的双元制模式,让每个人尽早找到合适的职业路径和规划,而不陷入迷茫。在发达国家的排名里,德国本科率排名倒数第二,但发达的职业教育,使得德国青年的失业率仅为6%,远低于欧盟17%的平均水平。现实很残酷,社会不需要每一个人成为大学生,不需要这么多白领、金领,相反我国的蓝领精英缺口极大,且由于理工科精英大多不出现在一线生产中,致使制造业、农业、工业等行业集群效应和产业升级滞缓。作为国家教育部门的统筹者,如何让每一个技术性人才获得更好的收入和更高的社会地位,即将迎来的分流政策确实是下一阶段的重点方向。

医疗

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和医学技术水平的提升,国内的医疗费用支出正逐年增长,而医保的收入端增速明显不如支出端增速,医保支出的压力剧增,医保控费成了新医改的重要目标。看病贵主要是检查费、药品、医疗器械等费用贵引起,还包括过度检查、过度治疗、过度开药。

今年以来,多次医药集采谈判,都有令人兴奋的消息。医药的集采打破了原有的分配机制,减少了地方医院的主动权,主要是更公开透明了。首先,医院采购制度及利益分配。如果是完全市场化,多层级的中间商代理自然会瓦解,且能形成不易打破的行业壁垒。其次,国内医药生产厂家技术进步及生产工艺的发展,形成了市场充分竞争的基础。最后,加强监管,实现从研发、临床应用、上市、流通到使用及后期的跟踪的全周期管控,以保证产品的质量,真正实现质优价廉的产品提供给病患,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

互联网巨头

从蚂蚁上市被叫停,到滴滴的全网下架,国家已经看准了问题所在。部分企业趁着时代的红利先富了起来,却在逐步做大做强的同时,企图建立更高的壁垒,把触手伸向了各行各业,利用资金优势送补贴压成本,耗死一个又一个对手。懒得耗的就收购并购,谁若拒绝就复制一个一样的替换之,指哪打哪,意在形成垄断。

想象一下,当所有工作都被巨头们掌控,老百姓没有工作,创业者没有出路,只能送快递、送外卖、开出租车,直到干辛苦活的人也供大于求了,工资降得更低。

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中国治理了千百条大河,挺过了无数次灾害,养活了全球最多的人口,建设了全球最杂的城镇,发展了全球最全的工业,40年就迈进了科技强国的行列,这过程中每件事都无比艰难。一系列的政策,都体现了国家在“共同富裕”道路上的决心,“铲除”压在经济和百姓身上的住房、教育、医疗的“三座大山”。力度史无前例,手段拳拳到肉。

风会吹熄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