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1992年索罗斯如何狙击英镑?

2020-05-22 由 发布 阅读(84)

盛世巴菲特,乱世索罗斯

索罗斯曾被封为“做空英格兰银行的男人”。当年的新闻标题都是“以一个人对抗整个英国”,其实这都过于夸大事实。索罗斯肯定不是一个人,背后也有一众国际资本跟着“吃肉”。这就像狼群闻到猎物的味道,一只狼嗅到气味,其他的狼也会加入狩猎。猎物被围追堵截,最后成为狼群的大餐。现实也是这样,狼群如同国际资本,猎物就如当时的英国。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二战之后,欧洲各国经济严重下滑,美国后来居上。欧洲各国为了摆脱美国的制约,希望联合起来抱团取暖,于是就有了欧共体联盟。由于当时还没有欧元,欧洲国家便制定了欧洲汇率机制。简单讲,就是把欧洲各国的货币汇率联系在一起,各国货币汇兑更加稳定,这样也能防止联盟内的国家为了促进本国外贸出口,而主动贬值本国货币汇率。欧盟各国团结一致对外,避免内部产生争议。正是由于欧洲货币规则,招致了国际游资的注意,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空头资本,很快就发现了里面的巨大漏洞。

先简单讲一下,由于欧洲货币规则,英国需要把自己的货币汇率跟德国马克挂钩,这样汇率仅在小范围内波动。因此德国马克升值,英镑升值;马克贬值,英镑跟着贬值。而汇率又与一国的央行利率政策相关,因此联盟内欧洲国家的利率也得共进退。

但是问题在于,一国的央行利率政策不能随着外界的规则而变化。比如欧洲汇率机制,不应该限制利率政策的空间。一国的利率政策,应该看本国的经济情况而定。比如一国经济过热,会导致通货膨胀。也就是市场中的钱过多,这时央行就得出来降降温,提高利率。民众看到利率提高了,有人本想消费的可能就要存银行了;也有人想投资房地产或其他资产的就会转变策略,把钱存到银行吃利息;或者有的想贷款扩大企业生产规模,就要考虑当下银行的高利息。

如果经济过弱,也就是通货紧缩,央行会降低利率,促进大家取钱消费,刺激经济。而当时的德国和英国经济状况正好相反。1989年德国柏林墙倒塌之后,东西德大融合,德国政府为了刺激当时的经济和政府高福利政策带来的财政赤字,开始疯狂印钱。导致了德国几年后开始通货膨胀,也为索罗斯做空英镑埋下伏笔。

之后,德国政府为了应对通货膨胀,便大幅提高央行利息,这样有利于给经济降温,抵消通货膨胀。当时的英国正在经历经济衰退,需要央行降低利率刺激经济。但限于之前所说的欧洲汇率机制,英国只能跟德国一起提高央行利率,英镑跟随马克一起升值。为什么提高利率货币也会升值?我们举例来解释一下,假如A国央行的利息高于B国,B国的投资者就会把自己的钱换成A国的钱存到A国,大量的汇兑会导致A国的钱相对于B国升值。回到正题,由于这种情况,英国原本需要本国央行降低利率来促进美国消费,刺激经济,但是却受限于欧洲汇率机制而提高利率,导致了英国当时本就疲软的经济雪上加霜。

索罗斯赌的是英国为了自己的经济复苏,必定会放弃原有的高利率政策,也就是放弃欧洲汇率机制,届时跟随马克而被严重高估的英镑将会暴跌。于是索罗斯在1992年大量借入英镑,并在市场上抛售英镑兑换马克,并借助媒体的舆论制造恐慌情绪。像索罗斯这类国际资本,都是非常注重媒体的舆论效应的,也就解释了索罗斯为何会让自己的学生彭博社老板布隆伯格做好媒体。

由此,市场上出现恐慌情绪,英镑兑马克开始大幅下跌。英国政府面对索罗斯和一众国际游资的行动和威胁,开始并没有服软,也从市场上买进索罗斯和一众游资的抛盘。总之,英国政府的策略就是,游资卖多少我就买多少,看谁撑到最后。起初英镑有所上涨,但很快又进入暴跌趋势。索罗斯和一众游资更加自信,于是加大抛盘力度。英国政府为了反转局势,从国际银行借入了大量资金买入英镑,企图扳回局势。但大势已去,国际游资和大型机构,包括英国国内的很多本土机构,也加入了索罗斯做空英镑的行列。

1992年9月15日,英镑兑马克的汇率已经跌到欧洲汇率机制规定的下限。英国政府做出了最后一搏,否则就是放弃欧洲汇率机制。于是,英国创历史的提高英国央行利率,希望借此吸引资金流入英国,阻止英镑下跌。市场最可怕的是人心,一旦人心所向,任何阻挡都将是徒劳。英国政府的举措,国际市场并不买账。英镑继续下跌,终究英镑汇率跌破欧洲汇率机制的下限。英国之前打进去的269亿美元的子弹全部耗尽,于是当天晚上被迫退出欧洲汇率机制。此后,英镑狂泻跳水,兑马克一度贬值近16%。英国政府花光了的纳税人辛苦攒下的国家外汇储备,也没打赢这场金融战,赔了夫人又折兵。索罗斯则在这场胜利中赚了20亿美元,并在同一年,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增长了67.5%。自此之后,索罗斯又对东南亚国家卷土重来。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资本的追逐与厮杀从未停息。未来还会有一次又一次看不见硝烟的国际资本战争,但这与我们普通人无关吗?只是精英们的游戏吗?借助某些金融工具和手段,或许你也能大赚一笔。世界上最让人恐惧的是,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但是事后你还要为此付出代价。就如当时的英国民众,有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每个人却为此付出了金钱上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