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税色变,电商退潮

2021-12-29 由 发布 阅读(554)

自2019年起,从主流市场国家美国、英国、德国到新兴市场泰国、肯尼亚、印度等国家,关于电商税费的规范层出不穷,电商们无不“谈税色变”。在我国,从2019年税改开始,一盘大棋也已初见端倪,电商、直播、微商、私域,尤其是2022年3月1日起实行的“禁止微信、支付宝个人收款码经营使用”,彻底给电商上了“紧箍咒”。

电商渠道

过去近20年以来,为了扶持互联网经济,做大做强中国零售,监管一直是以呵护的姿态对待电商,不征税少征税,让利给商家和消费者。

从反垄断开始,对于头部电商的整治就没停歇过,监管持续的重拳出击打破了线上与线下的平衡。一个几十人团队的直播间和一个上千人就业的大型商超,一家5万高收入群体的垄断巨头和一个容纳500万人就业充分竞争的行业,想想就知道国家会怎么选了,毕竟要实现共同富裕的。 

悄然间,一场商业革命因“税”而起,萧条多年实体经济有望迎来真正意义上的逆转。以前监管放过电商是为了拉动经济,搭建互联网生态,如今在“共同富裕”的目标下,加强合规,刺激消费,实现内循环。

正如京东刘强东曾公开表示,京东以其量大的优势低价搞批发,到头来价格还比个体商家卖得贵,要么偷逃税、要么次品,总不能你的进货价比京东还低吧,矛头直指某宝某夕夕。未来国内电商如亚马逊那样实行代收代缴后,只能找合规货源,即拿得出增值税抵扣项的公司,价格得上涨20%才能维持原来的利润,这样一来,消费者必然选择京东这样的自营平台或者线下消费。以亚马逊为例,实行代扣代缴后,商家普遍涨价应对强制征税,涨价幅度高达50%-100%,间接带动了欧美的通胀。

直播带货

先是雪梨、林珊珊,再到薇娅,头部带货主播几乎无一幸免,都涉嫌滥用税收优惠政策。那么,行业头部的那个男人乖乖缴税了吗?不好说。毕竟他注册的小微企业可是比薇娅还多。税收优惠政策具体怎么被滥用了呢?主播们通过在税收优惠地区注册小微企业,利用政策将个人带货佣金收入转化为企业收入,从而实现偷税漏税,美其名曰,税务规划统筹。

此次,在认定了转化税收性质的违法行为同时,国家也给主播直播带货收入的性质定了性,定义为个人劳务报酬收入,劳务报酬在当下是和工资合并计算个人综合所得税的,适用于3~45%的累进税率。以头部主播的收入级别来看,综合税率显然是接近40%的,然而通过所谓的“合理避税”,仅缴纳了1~5%的税。如若偷逃税是直播业的普遍行为,即使推倒重来也不为过吧。

那么,未来直播带货行业全都严格执行税率缴税的话,会对行业造成什么影响呢?由于主播收入很大一部分靠销量抽成,所以主播招募水军刷单冲销量是个屡禁不止的潜规则,由于严格按照税率缴税,刷单的提成无法覆盖税率成本,水军刷单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根本不需要国家特地打击。没了刷单,直播带货变成了真正的“裸泳”,投入产出比立刻一目了然,商家自然会做出新的选择。

微商代理

随着微商教父龚文祥补税跑路,以及张庭夫妇利用微商代理搞传销被定性,这个隐藏在互联网深处的巨大灰产也浮出水面。据业内人士估算,2020年微商流水体量超过万亿,央行的“禁止个人码收款”主要也是针对这个群体的,靠私域社群谋生的微商们也将直面“补税”的枷锁,而依赖微商渠道来洗钱、搞传销以及偷逃税的行为也将成为历史。

流量贵利润薄已是长期打价格战的电商难以跨越的障碍,如今再加上合规缴税大幅提升了成本,线上的优势荡然无存。时至今日,我国的税收管理系统已经升级到金税4期,纳入了非税业务,实现了业务全监控。税务部门已经能通过大数据查税发现线索并追查出完整证据链了。大数据时代,业务是否真实、是否合理、是否有利益输送都是明明白白的,前有明星,后有主播,税务局并不是“枪打出头鸟”,任何纳税主体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范围,尤其是高收入群体,这也为未来房产税的征收打下了良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