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惧怕字节跳动的TikTok?

2020-08-04 由 发布 阅读(285)

7月31日,特朗普要求字节跳动剥离其美国业务

8月3日,特朗普要求TikTok在9月15日前卖给美国公司,否则将强制下线

8月4日,特朗普意欲抽成,将收购案中的一部分钱交给美国财政部。

字节跳动迫于压力,已同意剥离TikTok在美业务,面对特朗普的强取豪夺不得已与白宫达成妥协。据消息称,届时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美国市场,微软可能会接管TikTok在美国的业务,而此时英国不断示好,“英国是一个公平、开放的市场”,希望字节跳动将全球总部迁往伦敦。

那么,美国政府为何要针对字节跳动呢?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TikTok未曾获得CFIUS,也就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批准。

一切都要从一场收购说起。根据路透社2019年11月1日的报道,美国政府在那时开始对抖音国际版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调查原因是两年前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时,没有向美国投资并购委员会申请许可。11月时,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一直宣称要对TikTok进行国家安全调查,其原因是担心美国用户信息泄露,以及TikTok在内容审查和存储方面存在问题。

TikTok在美国的青少年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这点从TikTok分发上就可以看出来。在过去的12个月里,TikTok被下载次数远超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这些公司都把TikTok列为了头号竞争对手。另外根据CNBC报道,TikTok曾开出溢价20%的薪水,让不少Facebook的高管跳槽到TikTok,其中就包括了曾经在Facebook负责全球合作事务的布莱克·钱德勒。这些公司暗中的推波助澜,最终也影响了政界决策。

TikTok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达到了2650万,其中约60%是16至24岁之间的年轻人。为此脸书还特地开发了一款对标TikTok的APP,名为Lasso,但是其月均下载还不到那时候TikTok的0.25%。如此的数量级,又是一个中国公司,还有能力或潜在的可能,轻而易举地对美国青少年施加某方面影响,让美国政府怎能不担心?所以,应美国政府要求,负责审查外国收购美国企业事务的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开始对北京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一案进行审查。

字节跳动在收购Musical.ly时,没有向CFIUS申请许可和批准,这成为CFIUS现在对该收购交易展开调查的理由。当时CFIUS正在与字节跳动接洽,要求字节跳动采取措施,保护Musical.ly公司的资产不被变卖。双方洽谈的细节并未对外透露,因此无法知晓CFIUS的具体关注点有哪些。但是可以知道的是,此次洽谈并没能给TikTok带来实质性的帮助,美国政府还是没有放过它。因为美国政府的担忧还包括平台数据的安全性、潜在的审查制度,甚至担忧TikTok会被用于干预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特朗普政府的小人之心可见一斑。

不过更魔幻的是,特朗普的担忧竟然实现了。在今年6月20日,在一场拉选票的集会中,特朗普竞选阵营开会之前就收到100万份申请。但结果却是,现场1.9万人的体育场都没能坐满,场外的观看场地也因为没人来而临时取消了。根据媒体报道,这是一大批TikTok和推特K-POP的用户们在网上发起的号召。他们号召网友免费注册,但不参加这次集会活动。

更有趣的是,听说特朗普要下架TikTok后,成千上万的TikTok用户直接冲去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上,在特朗普竞选APP下面疯狂打一星差评,和当初万千学生用一星宠爱钉钉的场景何其相似。特朗普最信任的白宫顾问的女儿,也因为这事,在TikTok上直播,如何用优雅的英语单词辱骂当前美国总统的传统自由节目。然后这亲妈吓得面如土色,马上冲过来关了她的直播。之后又过了一周,蓬佩奥便跳出来说,我们正在考虑全面封禁TikTok。

TikTok的发言人表示“尽管我们不能对正在进行的审查发表评论,但我们把赢得美国用户和美国政府监管机构的信任放在最优先位置,没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了。这一努力的一部分,就包括了配合美国国会要求,并且我们一直致力于此。”

但TikTok的高管之前曾拒绝了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尽管我们都知道企业高管有权拒绝,例如Facebook的扎克伯格就拒绝过加拿大的听证会,特斯拉的CEO马斯克也拒绝过美国国会听证会。不过TikTok高管此举,无疑是恶化了TikTok与美国政府的关系,暴露出了美国态度的双标。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曾对TikTok前身Musical.ly处以570万美元重罚,理由是其进行非法收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邮箱和地址,不过这个处罚最终是字节跳动背了锅。因为早在2016年,FTC就已经展开调查了,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是2017年11月,其与TikTok合并是2018年8月1日,这也是为什么直到2019年2月份才出结果并予以处罚。

虽然TikTok在增量上表现出极大的潜力,但是除了在美国遇到调查外,其全球化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日本、泰国、印度这些国家虽然都荣登了下载榜单第一,但是在2018年到2019年的时候,分别被印尼、印度政府强制下架,泰国也实行了对TikTok的内容加强监管。

第二个原因,是步步紧逼的审查。

美国国会参与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参议员汤姆·科顿,在致美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麦克圭尔的信中,要求就TikTok的运营情况展开国家安全调查。他们在这封信件中表示,担心视频分享平台TikTok收集用户数据,并且可能会成为外国势力活动的目标。

我们都知道,美国对于TikTok的调查指控与对于华为的5G的调查一样,都是基于对中国公司的不信任。都是先假设你不安全,然后开始调查,结果查了半天没查出个所以然,就开始玩阴的,找借口封禁。

这封信发出去几天后,舒默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声明,对启动相关调查的行动表示欢迎,称这“证实了我们的担忧,即TikTok等应用可能会给数百万美国人带来严重风险,应该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尽管字节跳动已经明确表示,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储存在美国,中国政府对该数据没有管辖权,该APP也不在中国运营,不会受到任何外国政府的影响。但几周后,美国陆军学员司令部还是下发了禁令,该禁令允许学员把抖音作为私人用途的社交媒体,但禁止他们穿军装或执行公务时使用,也禁止用抖音进行军队招募。

同样是去年10月份,美国国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要求CFIUS对北京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一案进行评审。美国参议员乔西·霍利发布推文称,TikTok应在定于下周举行的有关科技公司收集用户数据问题的听证会上作证。在涉及个人数据的处理和来自中资企业的收购方面,美国政府对科技公司的审查和行为越来越紧,TikTok到底威胁了美国什么呢?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数据时代,数据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可以通过数据分析来做非常多的事情,也就是所谓的大数据应用。TikTok会收集用户的地址、邮箱、设备信息、存储、浏览和搜索记录,以及在平台上与其他用户交互所产生的信息,还会记录和跟踪用户喜欢的视频,分享出去的视频,以及一直观看和重复观察的视频等等。这些功能本身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Facebook和推特也收集大量的用户信息,但他们都是美国公司,而TikTok的问题就是它是一家贴着中国标签的公司。美国政府无法容忍这样的一家公司肆无忌惮的收集美国人的信息,即便它本身不存在违法或者泄露信息的行为。

TikTok并不是唯一一家被打压的中国公司。2019年,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就强令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同性交友软件Grindr,理由是该公司收集的个人数据会被中国利用。鉴于CFIUS基于国家安全担忧而提出的要求,中国游戏公司北京昆仑万维(Beijing Kunlun Tech Co Ltd)今年5月就曾表示,将出售其广受欢迎的同性恋约会应用Grindr。同时期,CFIUS迫使蚂蚁金服放弃了对美国金融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的收购计划。CFIUS声称,该收购案可能存在金融数据安全的问题。CFIUS还迫使中资企业泛海控股(Oceanwide Holdings)收购美国保险公司Genworth Financial之后,通过一家第三方的美国数据管理机构进行运作,以确保泛海控股不能访问这家美国保险公司客户的私人资料。 所以,综合以上两个原因,外加上TikTok在海外的发展实在太快,早就对那些老牌海外产品平台和公司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自然就引来了美国政商两界的疯狂打压。十年前,谷歌因为审查问题离开了中国市场,那时候引来的是一阵对我们“不自信”的讨论。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今年TikTok被美国强制剥离出售,不知道美国人民会不会也像我们那时候一样,讨论起他们的“不自信”呢?而我们,是不是可以稍微“自信”一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