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业金融科技建设应用情况

2021-01-23 由 发布 阅读(668)

一、国家政策支持,证券业IT转型升级加速

证券业务金融科技建设应用发展迅猛,电子化和渠道互联网化是信息技术在经领域经历的两大阶段。如今,中国的创新科技正在飞速发展,支撑业务正在向引领业务发展转变,贯穿前、中、后台所有环节,大数据征信、智能投顾等方面迅猛发展,将逐步取代核心交易洗头膏和信贷系统。

我国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过程:

1、第一阶段:金融电子化

利用软硬件实现电子化办公,提高业务处理速度。代表性的产品或业务有核心交易系统、账务系统、信贷系统等。

2、第二阶段:互联网金融

利用互联网对接金融的资产端-交易端-支付端-资金端实现渠道网络化。代表性的产品或业务有网上银行、互联网理财、P2P、移动支付等。

3、第三阶段:金融科技

利用先进的前沿科学技术改变了业务流程,促使了业务的创新,凸显了金融科学技术在大型市场环境下的全方位、高效率和精细化操作。其具有代表性产品或服务有大数据征信、智慧投顾、风险定价、量化投资、数字货币等。

证券业和金融科学技术的深度交叉融合,推动了证券产品和服务向更加高质量方向发展,数字化也就成为了券商公司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中国证券产业对于信息技术的投入不断扩大和提升,中国证券行业协会2019年公布的一份统计数据表明,我国证券产业在信息技术领域的投入中总规模同比上年增长了超过10%,金额达到205亿元。信息科技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也在逐年增加,2019年比2018年提升了2.03%,占全年营收比的8.07%。2017年以来,证券业在信息技术方面的投入金额已经超过了550亿元。

证券行业对信息技术领域的投入持续增加。2018年开始,《证券基金经营机构信息技术管理办法》、《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等文件陆续印发,提出为了推动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与发展,一定要加强金融科技的实践应用,明确指出了证券业信息技术的管理办法。

对证券业务进行分类和评级将会直接影响到信息科技投资指标。2020年7月,《关于修改的决定》由证监会正式发布,信息科学技术对投入的考核和评估方式也成为其优化的重点。券商为了表示对信息技术的重点关注,“信息系统建设投入排名”绝对数指标被改为“信息技术投入金额位于行业平均数以上,且投入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位于行业前5名、前10名、前20名的,分别加2分、1分、0.5分”。2020年8月,《关于推进证券行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研究报告》由证券行业协会正式发布。内容中明确提出,要完善券商信息技术投资指标和附带的加分评估指标,并且要提升非运维性投入对其评估指标的权重。

中国金融科技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

1、2018年12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证券基金经营机构信息技术管理办法》。文件明确提出加快信息技术监管安排,促使证券行业增加对信息技术的投入,进而是竞争力得以提高;提出了三条主线,分别是治理、安全、合规;要加强信息技术管理的主体责任;支持证券经营机构应用信息技术来提高产品服务,允许其设立专业的信息技术子公司,母子公司可以同时享有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等。

2、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内容对六方面重点任务做出确认:第一,增强对金融科学技术的战略性部署;第二,提高新兴经济和社会主义科技的实际应用;第三,金融服务的提质和增效;第四,强化对于金融风险的科学技防范能力;第五,增强对金融和科技的监管;第六,扎实的金融和科技基础支持。

3、2020年7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关于修改<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的决定。内容提出,从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机构客户服务及交易、财富管理、盈利能力、信息技术投入等方面,评价指标体系优化。信息技术投入的评价方式成为优化的核心,把“信息系统建设投入排名”绝对数指标更改为“证券公司信息技术投入金额位于行业平均数以上,信息科技投入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位于行业前5名、前10名、前20名,分别加2分、1分和0.5分”。

4、2020年8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了《关于推进证券行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的研究报告》,内容就证券行业和金融服务行业的数字化战略转型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措施。优化了证券公司的分类和评估信息技术投入的指标和机制,优化了证券公司的分类和评估信息技术的投入指标,完善评估指标的加分机制,增加不同运维方式的投入占评估指标中应有比例。打造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变革新动能,鼓励金融行业信息技术领域与外部积极合作。

与国外金融机构相比较,我国证券公司在IT方面的投入占营收比相对不足,还需继续提高。今后证券行业的IT投入和营收都将迎来大幅的提升。2019年,摩根大通、瑞银等12家金融领域投行,他们的IT投入占营收比的平均值达到了8.41%。我国的华泰证券按照母公司口径,信息技术投入总金额是14.25亿元,占公司营收比的10.05%。

二、证券业金融科技建设投入出现明显分化

证券业金融科技建设投入分化明显扩大,这对今后各家企业的业务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金融行业在信息技术上与互联网企业相比有着明显是不足,但是在金额行业自身领域当中,券商在信息技术方面又落后于银行和保险行业。国内券商自身对信息技术方面的投入也相差较大,2019年,券商在对信息技术领域投入资金的平均数是2.21亿元,大于平均数的是券商总共24家。从头部券商在信息科技领域投入资本数量来看,头部券商投入资金基本都大于5亿元,如此可以为自己公司带来在各个业务上的优化尝试。

头部券商将金融科技建设投入作为考核的核心要点。金融服务经常与技术同时出现,券商认为他们需要制定生存与发展战略成为企业更好经营之道。中金公司设定了各主要业务线稳健发展的战略,使IT项目与公司战略目标形成一致,并加码金融科技,与腾讯联手成立了金腾科技。金融科技的投入被国泰君安、华泰证券等企业用于了实施对限制性上市公司股票进行信息化与股权激励的计划,逐步加大对企业信息化的投入,推进了企业科技、基建与业务发展需求的同步。

头部券商将金融科技建设投入作为考核的核心要点示例:

1、国泰君安:2020年8月12日,发布了《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A 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实施考核管理办法》。具体内容有,金融科技创新投入2021年要高于6.05%,2022年高于6.10%,2023年高于6.15%。金融科技创新投入指标计算方式:公司当年度专项合并口径信息技术投入(包含信息系统投入与信息技术人员薪酬)/上年度专项合并口径营业收入,公司当年度专项合并口径信息技术投入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公布数据口径确定。如果中国证券业协会对相关统计口径进行调整,授权董事会对相应目标进行调整。

2、华泰证券:2021年2月9日,发布了《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A 股限制性股票股权激励计划》。具体内容有,选取现金分红比例、营业收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营业收入利润率、金融科技创新投入、综合风控指标作为公司业绩考核指标。其中,金融科技创新投入指标考核权重为15%。对金融科技投入额有明确要求:第一个解锁期,以2019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金额为基准,2021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较基准增长至少5%,得1分,其余情况不得分。第二个解锁期,以2019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金额为基准,2021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较基准增长至少5%,得1分,其余情况不得分。第三个解锁期,以2019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金额为基准,2023年金融科技创新投入较基准增长至少11%,得1分,其余情况不得分。

三、中国券商在信息技术方面还停留在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意识阶段

证券企业可以把信息技术分成三个不同阶段:

1、信息技术飞速发展,推动了券商的运营效率,是成本的核心。

2、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是成本的中心。

3、推动券商全面转型,产品和项目不断创新,对外输出技术能力和解决方案,为企业创造利润,使信息技术从成本中心转变为收入中心。

国内券商从第二步向第三步加速前进:

第1步:运营效率加速。比如内部沟通、资源分配、数据处理、员工培训等,信息技术部分是券商的支持部门。

第2步: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比如手机app、客户体验增加、客户识别、规避风险等,信息技术协助券商为用户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与定制服务,提升用户粘性。

第3步:战略转型与项目不断创新。比如高盛的数字金融服务平台Marcus,可以协助其进入个人储蓄业务,助力券商发展业务创新。

国际一流的投资银行高盛、摩根士丹利等,依托自身雄厚的资金实力和技术实力,对外输出技术已经可以为公司创造收益。2020年,高盛就扩充了数字资产团队,工程师和编程人员占公司总人数的25%,高盛把金融科技作为核心竞争力,公司44%的空缺岗位都是为技术人才准备的,他们对信息技术的投入在行业里遥遥领先,未来科技人员占比可能还会继续增加。

科技促进金融行业的发展,金融机构与科技企业的合作更显得积极。金融企业数字化转型当中,都离不开人力资本和资金投入,并且要求很高。国外的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各有其特点,嘉信理财在美国的券商中引领个人金融服务,是财富管理机构中最早开发智能投顾的公司,专注与金融科技与创新,运用中等的信息技术投入换取最优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