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谁在支持谁又在抵制?

2020-12-17 由 发布 阅读(1352)

“社区团购,以社区为中心,居民在线上下单参与团购,再由团长进行商品管理和分发。”

在2019年几乎歇了菜的“社区团购”,因为2020年的一场疫情,培养了百姓网上买菜的习惯,变得炙手可热,引得资本们争相下注。

熟悉的味道,不一样的配方。价格战,1元钱6个猕猴桃,你买不买?针对烧钱乱象,《人民日报》当头一棒:“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就差指着鼻子骂了:国外的大佬忙着造火箭,搞人工智能,你们呢?忆往昔,宝宝类货基靠补贴收益达到年化8%,网约车5元打的,外卖10元吃到撑,共享单车免费骑,哪一个不是风风火火开始,最后落得一地鸡毛。

社区团购为什么要抢菜篮子生意?

流量。几乎所有的市场都被抢占了,而社区团购所瞄准的是下沉市场的新流量。消费分级致使社区团购有了明显的受众人群,一二线城市居民面临高压生活时,更看重购买效率,愿意为便捷性支付溢价;三四线城市居民时间较为充裕,价格敏感度更高,且购买渠道有限,都为社区团购提供了条件。

而更主要的流量是老年人,老人为了一篮子鸡蛋、前一天的打折面包、买一送一的青菜,愿意一早去排队。疫情期间,为了使用新客的满减券,很多不熟悉智能机的老人硬生生地学会了除了微信以外的首个app,并开启了新世界。老人是老龄化社会的核心流量,无论是医疗、养老、保健品、老年大学等等都是潜在的变现渠道。

此外,巨头们看中的不止是社区团购这样简单的商业逻辑,还涉及老百姓的菜篮子工程。掌握了居民的采购信息和粮油的销售渠道,能影响到上游的种植、养殖涉及粮食安全、蔬菜安全等国民口粮;下游的消费涉及食品价格、CPI指数乃至影响国家的货币政策。补贴,价格战,干掉对手,垄断市场,涨价收割,这些已经驾轻就熟,一旦垄断后,供应商、消费者、渠道都只能俯首称臣,对品类进行不同的定价策略,不但能决定老百姓吃什么还能决定农民种什么,中间环节想消灭谁就消灭谁。

谁在支持社区团购谁又在抵制?

支持方确实只是广大消费者了,占了便宜,但互联网巨头套路大家也懂,且占且珍惜。与其说这是得实惠,不如说是阶段性小利,叫鱼饵。

反应最激烈的当属凌晨就出门的底层菜贩,这种赤裸裸的抢饭碗,既愤怒又无可奈何。巨头们一出手就是10亿20亿的补贴,菜价比成本价还低,菜市场里的个体户哪有还手的能力?菜贩只能感慨,跑不过互联网巨头,只能竭尽全力跑过同行就行了。

便利店和超市的老板被迫成为团长,发现自己店里的东西,平台上更便宜,但自己不干,别人也会干,连便宜卖的机会都会被夺走。只有一些快干不下去的小店能凭此消化积攒的库存,回点血。社区的需求就这么点,社区团购的出现对整个社区的消费进行了重新洗牌,从店家角度来说,也是喜忧参半,且团长也怕平台过河拆桥,“以后都去app下单了,自己的门店只是个提货点,但又别无他法。”

同时反对的还有并没有收到社区团购冲击的供货商,华海顺达和卫龙辣条,两家都提到了“窜货”和“低价”。和电商不同,线下销售是一级一级的经销体系,厂家会极力维护经销渠道的利益格局,所以当经销商中出现“叛变”,将货供给社区团购平台,引发降价销售以及跨区域低价销售,导致区域零售价格差异很大时,厂家第一时间表态。如若未来社区团购平台上的销量起来,经销商体系瓦解,厂家将失去话语权和定价权。有律师表态,售价高于进货价,法律不干涉,但低于进货价销售,就违反了反垄断法和价格法。

伴随着《人民日报》的批评和媒体的发酵,很多民众也开始抵制,“他们既不关心质量也不关心团长,他们只是要数据。”为什么渗透家家户户的互联网巨头,遭遇很多人深深的不信任。

《人民日报》为什么要锤社区团购?

除了反垄断以及价格战引起的不正当竞争外,更多的是堤防“内卷”。互联网巨头在享受了时代红利后,不想着如何回报社会,造福于民,却处心积虑地谋划重新分配蛋糕,逼迫着一大批年龄较大就业困难的底层人群为己所用。有人会说,这是大势所趋,社区团购减少了农民和消费者间的中间环节,未来集中采购将大大提升效率,任何新商业模式的出现,必然让很多旧模式的消亡。

然而,中国真的缺效率吗?互联网介入社区团购确实更有利于资源的分配,但很多时候,效率并不是第一的。我们看到菜贩寒风中瑟瑟发抖,现在你要抢走他的饭碗。服务好的店家货物原本就很畅销,却被迫和服务差而货物滞销的店家,重新按价格抢客。

非要追求效率的话,我国应该打开国们,引进千万东南亚廉价劳动力,大幅降低制造业成本,遏制劳动密集型企业向东南亚转移,提升GDP和税收。然而,国家拒绝了。因为产业发展和GDP增长都是为中国百姓服务的,单纯提高效率致使大量百姓失业,这不是国之根本。比方美国,开放移民,造成底层海量白人失业,所以特朗普上台后不顾一切地修城墙阻挡非法移民。再比方,中国是全球唯一的全民通电国家,90%通路通网,即便在偏远的高海拔地区。这都是异常惊人的沉没成本,上百年都收不回,但国家仍愿意将大量资源投入到这些不见回报的地方。让全国人民都吃穿不愁、衣食无忧、有书读看得起病,这是公平。

我们国家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千元,他们中有很多人靠卖菜生活,巨头们来了,他们只能沉默,只能自叹无能。强者注定会去掠夺弱者,即便未必能赚到钱,我们的资本从来不讲武德。你可以创新,但不能收割。不要赚走最后一个铜板,给别人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