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R,国内外影响全解读

2016-10-07 由 发布

SDR是什么?SDR全称Special Drawing Right,即特别提款权,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最早发行于1969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 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因为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有的普通提款权以外的一种补充,所以称为特别提款权。

在去年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将人民币作为除英镑、欧元、日元和美元之外的第五种货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里程碑时刻,意味着人民币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人民币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为10.92%,超出日元和英镑。新货币篮子将于今年10月1日起生效。

随着10月一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全球金融机构会配置多大比重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正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大部分经济学家看来,人民币纳入SDR的象征意义更大,它对A股的直接作用相对较小,原因可能在于从预期层面,SDR的效应已经被市场有所消化。

随着人民币纳入SDR,渣打银行预计:未来5年全球金融机构可能会配置4-7万亿元人民币资金,并进入中国获取投资回报,这意味着人民币加入SDR将会引进外来资金投资。

但这个过程可能不会一蹴而就,应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人民币SDR化后国内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将是一个渐进实现的趋势,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将对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带来间接促进。就短期而言,鉴于今年以来人民币处于贬值的状态,全球金融机构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与储备货币的实际额度可能不会超过预期情况。

“事实上,人民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能否稳固,主要取决于人民币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领域的应用是否广泛,以及人民币离岸业务发展是否迅速,但如今人民币贬值预期很高,这也无形间阻碍了人民币离岸业务的发展,这是央行必须解决的人民币国际化瓶颈。”这位投行人士直言。

人民币入篮SDR利好A股有限

有分析人士指出,人民币的SDR化有助于国内资本市场国际化的推动,其中包括促进A股进一步靠近MSCI指数等利好的到来。但也有声音表示,虽然货币对外开放程度的提高可能会对A股纳入MSCI形成一定助力,但MSCI主要考核的对象仍然是A股本身。

“一揽子货币需要人民币进一步开放所支撑,而这也必然包括资本项下的渐进开放,资本市场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一家大型券商高级策略分析师指出,“SDR事件虽然不会直接影响A股,但有可能在预期层面推动MSCI纳入A股等利好。”

邵宇也认为,人民币纳入SDR对A股指数纳入MSCI有一些帮助,但其更多属于辅助作用。“可能MSCI纳入主要还是考虑到跟它的利益交换,比如说能给他们带来更多具有丰厚利润的海外交易,但归根到底起到的都是一些辅助的作用。”

各国央行率先布局

在多位金融业内人士看来,10月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更现实意义是缓解部分国家央行可能削减人民币头寸的压力。

过去数年,不少国家央行之所以增持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一方面是基于外汇储备结构多元化的需要,另一方面则是人民币兑美元保持单边升值趋势,让这些国家看到储备人民币所衍生的汇兑收益。

如今,随着人民币贬值,汇率有所下跌,这些国家可能会适时调整人民币头寸减少汇兑估值损失。所幸的是,人民币即将加入SDR, 这些国家就需要预留一部分人民币作为SDR份额储备货币,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缓解了人民币资产占比降幅。

全球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态度略显谨慎

相比不少国家央行对增持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表达出浓厚兴趣,全球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态度似乎略显谨慎。

多位国际投资机构人士向记者表示,即使10月份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但他们所在的机构似乎还没有增持人民币资产的打算。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他们在中国还没有开设相应的投资业务,只能在离岸市场进行少量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但占比不会超过总资产的3%。但是,随着中国资本项目的不断开放,不少国际大型资产管理机构正对直接投资中国市场颇感兴趣。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不少资产管理机构在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后,正考虑人民币资产,投资中国债市汇市进行获利。究其原因,相比欧美日本国债收益率纷纷逼近零值,同期限中国国债平均2-3%年化收益回报具有不小的吸引力,只要这些资产管理机构能通过远期外汇交易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完全可以投资中国债市套取较高的无风险利差收益。

因此,总的来说,入篮SDR是人民币国际化道路上的里程碑。在短期内,人民币不会对美元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但从一个很低的起点,人民币使用份额有足够的提升空间,并放大为可观的体量,而潜力的实现有赖于健康且有韧劲的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