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下的众生相

2021-10-21 由 发布 阅读(196)

近日,教育部公布《关于设立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的通知》,上海、深圳、成都等12地成为实验区。消息一出,立刻引发热议,一些关于“将12年学制缩短成9年”、“分特色中考,高中分特高、普高、职高”的推测传得沸沸扬扬,官方紧急辟谣。

关于谣言并不难通过常识辨明。首先,义务教育的基础是免费、均衡、强制、义务,若把高中纳入义务教育,就不存在中考了,则也失去了把高中划分为特高、普高、职高的前提条件。其次,缩短学制意味着初二就上完初三的课,高二就上完高三的课,这违背了国家的“双减”精神“不得超前教育”,如此会加重学习任务,令基础教育更加应试化。另外,学制改革必定是全国性的改革,不可能仅在实验区进行单独的学制改革。

各地相应“双减”政策

谣言之所以广泛传播,也代表了一部分人的预期。在“双减”政策有序落实的同时,各地的配套措施也逐渐浮出水面。

减少重复性作业降低考试难度。例如,上海取消期中考试和月考,并规定英语在小学五年级前不是必考科目。北京则率先推出两考合一,即初中的结业考试和招生考试合一,以避免重点高中“掐尖”删选生源的目的。

增加体育、美术、音乐在中考中的比例,今年中考云南省已率先提高了体育的分值,增加到100分,与三大主科同分值,其他各省市也陆续跟进。例如,9月,江苏省明确了体育提分,将艺术纳入中考的政策,并要求到2025年,江苏全省创建1500所省级体育传统特色学校,青少年普遍掌握1到2项运动技能。10月,河南省自2024年起中招体育考试总分值由70分提高到100分,其中初一初二属于过程性评分,各占15分,初三为终结性评分,占70分,考试由必考、抽考和选考等组成,全面考察耐力、速度、力量、技能等方面。

而关于职高技校的改革方案也将逐步出台,一方面,是承接中考5:5分流的重要平台,另一方面,我国毕竟是“制造业大国”,技术型人才缺口非常大是事实,专项培养技术型人才也是解决我国产业升级的必然条件,当然,这还牵涉到教育资源、家长预期、社会观念等诸多问题。

“双减”下的教培机构

不久前,精锐教育的轰然倒塌震慑了整个“教培”行业。众所周知,教培是一个“借新还旧”的行业,当期的收入一般用于支付人员工资、销售提成、场地租金等等运维成本,需要靠源源不断的新生源来维系开支。“双减”降临,学科类培训机构的获新变得异常困难,中小型机构均出现了入不敷出的现象,撑不过几个月。让人不禁想起去年6月,迪士尼英语在明明可以苦撑几个月的情况下,毅然决然选择歇业,并退还所有家长剩余费用的壮举,彰显了社会责任感。

西边太阳东边雨,艺术类、体育类培训班突然火爆起来。根据央视财经的报道数据显示,自“双减”发布,体育、艺术类教培机构新增3.3万余家,比去年同一时段的增长翻了近一倍,不少机构还趁势涨价了,正谋求转型的大型机构也纷纷加入战局,开始了新一轮的收割。以新东方为例,与聂卫平围棋道场达成合作,将推出少儿围棋课程。由于项目的特殊性,以及如今职业培训与启蒙课程双轨制的培训体系,围棋不同于一般的运动项目,其对于教师的要求很高,棋力高的职业棋手不一定能成为好的老师,水平稍差的业余棋手,在教学过程中又会因为棋力不够而遇到瓶颈。资本的快速介入,让围棋行业充满了想象,如何快速建立新的秩序成为了资本立足的关键,低收入的围棋行业仿佛迎来了春天。

时代浪潮中的家长

在资本努力自救的同时,已经付出了巨大“沉没成本”的家长们,显然成为了时代的尘埃,无论是学区房还是补课费。付出还未收获回报,让“焦虑”这件事比以往任何时刻更甚。然而,另一些家长已坦然接受,积极迎接变化,“鸡娃不如自鸡,自我提升也是为娃抬高了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