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交易的新高地:文艺复兴科技

2016-07-18 由 发布 阅读(147)

由美国知名数学家,前美国国防部代码破译员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一手创建的量化交易传奇“文艺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在上月市场普遍受英国脱欧公投影响,英镑暴跌的不利条件下,凭借计算机驱动战略的突出表现,其量化股权对冲基金不降反升。

“文艺复兴科技”同它的创始人詹姆斯.史密斯一样,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量化投资机构。“文艺复兴科技”的办公室里坐满了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博士,却从来不雇佣来自华尔街的分析师。公司的保密措施极强,员工都签署了保密协议。尤其对于量化交易模型,因为怕被同行模仿,所以从未申请专利。总的来说他们的宗旨是:用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由电脑做出分析决策。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彭博(Bloomberg)透露称,文艺复兴的机构股票基金上个月上涨了4.6%,今年上半年的涨幅约为13.8%。该基金2005年成立以来,仅交易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始终根据算法模型按照既定轨道发展。

与“文艺复兴科技”同为量化交易机构的Lynx资产管理公司,运用数学模型决定其买卖的时间并且合理风险管控,旗下的一家基金在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涨了5.1%。

根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文艺复兴旗下的多元阿尔法基金(Diversified Alpha Fund)今年6月份上涨了6.6%,今年上半年的涨幅为11.3%。该之情人士还透露,“文艺复兴科技”的新基金——多元全球股票基金(Diversified Global Equities Fund)在六月上涨了5.3%。该基金是应投资者要求在今年4月1号以15亿美元发行的中性股票基金。目前,该基金已经带来了1.7%的回报率。但“文艺复兴科技”的发言人Jonathan Gasthalter拒绝对该基金的表现作出评论。

与量化交易机构强劲的势头形成对比的是对冲基金的表现丝毫没有存在感。根据全球对冲基金指数的数据,对冲基金在六月总体保持平稳态势,全年涨幅0.8%。事实上,对冲基金的困境早在英国公投前就由来已久。

2015年对于对冲基金来说是相当困难的一年。大多数的对冲基金全年的表现都很糟糕:去年,亿万富翁David Einhorn的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旗下的对冲基金在整个行业中处于下游,对冲基金大亨Bill Ackman的潘兴广场对冲基金亏损了20亿美元。在2015年大约有1000家对冲基金机构倒闭,数量比08年金融危机时还要多。

不论对冲基金行业是否会继续缩水,有一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行业中充斥着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在这种情况下,基金经理的投资不可能带来有意义的回报。摆在对冲基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积极变革获得一线生机,要么被市场淘汰。这就是华尔街的丛林法则: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如果基金经理们没有能力让客户赚钱,他们就会面临失业危机,变成穷光蛋。

与传统对冲基金遭到重创的情况不同,量化交易基金可谓风生水起,前途一片光明。即使是在最具挑战的市场中,量化交易也能运用计算机算法产生盈利。一些量化交易只是单纯的依赖计算机模型和技术分析就能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买进,什么时候卖出,比如詹姆斯.西蒙斯的“文艺复兴科技”。而其他的量化交易机构,采用定量的方法,或者根据数据库来分析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趋势来制定投资决策,比如大卫.西格尔的Two Sigma投资公司。

根据最新一期的Alpha杂志发布的“2016年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富豪榜”,排名前十名的基金经理中有8名从事量化交易。

其中詹姆斯.西蒙斯凭借自己一手创立的量化交易公司“文艺复兴科技”,以2015年盈利17亿的成绩稳居第二名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