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如何避免成为做空机构的猎物

2020-04-14 由 发布 阅读(254)

       近日,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一天内股价兑现1.8折券,引发投资者普遍忧虑。早在今年年初,专注于做空的知名机构浑水公司就发表了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当时即引起金融业动荡。本次瑞幸暴跌凸显其财务漏洞的集中爆发,尽管其中有做空机构的因素,但关键还是自身的财务和经营问题被抓住了把柄。

       为何瑞幸咖啡成为了国际大空头的猎物?做空机构如何甄别出企业的财务或经营漏洞?怎么才能避免公司成为做空机构的目标?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

做空中概股的前世今生

       欧美发达市场有数不胜数的做空机构,做空被认为是一种正常的金融市场操作。一些大名鼎鼎的做空机构如香椽和浑水,已在过去几十年内频频出手做空,而它们的目标一般都是中国概念股,简称中概股。2011年,中概股就遭遇以浑水为首的做空机构的围攻,一度掀起中概股抛售狂潮,导致不少中概股折戟沉沙,或退市或停盘,不可谓不惨烈。

       2011年的滑铁卢,只是中概股在美股市场上艰难爬坡过程中的一个小颠簸而已。从浑水和香椽创立以来,已经有23个中概股先后受到做空机构的狙击,其中7家退市,1家停牌,11家短期跌幅超60%,令投资者剧烈心跳。目前有两家中概股企业还处在做空和防御的胶着状态中,但似乎也气数已尽。

      香椽公司是做空行家,且并不只做空中概股,而是不论出处、逮着严重财务漏洞就开始暴打:2006年以来,18个中概股受到香椽公司的暴击,而这仅占到该公司做空企业总数的不到15%。18个中概股中,6家退市,5家当天跌90%,4家跌70%,可谓非死即伤。

       浑水公司根植中国文化,深谙 “浑水摸鱼” 的真谛,一眼就能识别出在一潭浑水中裸泳的大鱼,专业做空中概股数十年。从2010年至今,5个中概股被浑水识破,两家退市,一家停牌,剩下两家股价均打了三折。本次瑞幸事件中,浑水可谓发挥了神助攻的作用,通过人海战术,顺利发现了瑞幸财务造假的蛛丝马迹,尽管最后的做空报告中实锤不多,奈何高层内斗,自己把自己的丑闻抖了出来,无心插柳柳成荫。

做空中概股的判断标准

       是什么漏洞吸引了做空机构瞄准中概股?在这里主要有两个判断标准,一个是市场,另一个是规则。

       市场因素并非做空机构的主要关注点,因为之前基于市场因素对中概股的做空操作基本都失败了:2009年,香椽公司认为新东方相比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市值被高估,下手做空新东方,却被新东方以一年内股价上升超100%光速打脸。后来,香椽公司又对奥瑞金种业和斯凯网络等下手,皆铩羽而归。后来连香椽的创始人都承认:从市场估值角度入手,是不易成功的。

       规则因素显然是做空机构的杀手锏,而财务造假可谓是杀手锏中的杀手锏。有人说过:成功的公司各有各的成功之道,财务造假的公司却有高度相似的套路。而针对财务漏洞,香椽喜好纸上谈兵,从财务报告就能看出蛛丝马迹;浑水是律所出身,实地调查是王道。比如这次针对瑞幸的做空报告,就是由浑水雇佣数百人在全国多地的瑞幸咖啡店蹲点数月完成的,方法简单粗暴但十分有效。

        归根到底,令做空机构眼红的财务漏洞主要有以下几个特征:

  1. 业绩太好不敢看。巴菲特说过:如果一个股票回报率太高,那肯定是假的。做空机构相信,完全竞争市场必然带来差不太多的行业收益,除非一个企业有鹤立鸡群的实力,不然如果收益率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则高度怀疑有诈。已被做空的德尔集团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家电厂商,曾高调宣布收益年均增长400%,是九阳股份的8倍,然而据公开数据显示,大部分人不了解这个品牌,淘宝上月均销量不到10件,可见是妥妥的造假,随后被秒速做空。
  2. 关联交易常常包含漏洞。一些关联交易往往会影响业绩报告的可信度,而一些公司选择隐瞒关联交易,有时可能是因为这些交易存在比交易本身更严重的风险。如中国阀门隐瞒了董事长外甥持有新收购的公司34%的股份,嘉汉林业存在未披露的代理商法人代表兼任嘉汉林业高级管理人等违规行为,东南融通声称70%雇员来自于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却无法证明该公司为独立第三方。
  3. 工商税务部门的资料和SEC获取的有明显差别。国内企业都会向工商和税务部门上报材料,同时如果在美股上市也会给SEC上报材料,于是将两份报告进行对比常常是做空机构的机缘所在。但做空机构深谙一些企业试图避税的套路,因此两份报告必然会有细微差别,但如果差距过于不靠谱,就可能存在造假了。2010年,哈尔滨电气财报显示净利润8000万美元,而报给工商部门却只有1200万美元;2009年,绿诺国际告诉SEC当年收入达到爆炸性的19260万美元,而给工商部门的资料却显示只有1110万美元。近几年像这种云泥之差的报告对比不胜枚举,显然是造假行为。
  4. 管理层诚信问题。有人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没有良好监管的管理层往往是诚信崩溃的开端。特别是对于一些已经劣迹斑斑的管理层,做空机构更加不会放过这个良机。新华财经的重要股东和独立董事已经有过违法行为,母公司董事也曾卷入重大欺诈案件,可谓罪行累累;银泉科技的核心人员以欺诈和包装股票为主业;泰诺斯资源就更牛了,他们的管理层从19世纪开始就以从事违法交易为荣了。

如何避免被做空?

       2020年初,全球做空机构突然开始对中概股进行围剿,最近下手的是爱奇艺。然而爱奇艺并没有明显的财务漏洞,连做空机构自己都表示 “没有确切的证据” ,即没有实锤。

      但如果就此认为中概股万事大吉可就错了。面对做空机构越来越厉害的手腕,中概股在避免踩雷方面要做的还很多。比如,应该采用分行业监管,按照行业进行划分,不少做空实锤都来源于把企业业绩和同行业平均水平进行比较,一比不仅吓一跳,往往还会爆雷,分行业监管能让国内监管机构快人一步发现并纠正财务问题;再比如,建立财务问题的预警机制也是当下亟待完成的内容,而对上市公司的评级机制应是未来需要完善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