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粮食战争

2020-04-10 由 发布 阅读(330)

伴随着疫情的爆发,石油战争之后,粮食战争一触即发。由于担忧疫情对于耕种和运输贸易的影响,已有多国加入粮食禁令的队伍,并且宣称粮食紧张。当前全球经济最瞩目的焦点,无疑是股市暴跌三分之一的美国,美利坚的经济到底怎么样?大放水会对全球尤其是我们造成什么影响?回过头,大家才会顿悟,2万亿美元才是压垮粮食战争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26日,经过5天漫长的拉锯、谈判、妥协和争吵,美国政府与参议院正式对总规模约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达成一致。这个规模有多大呢?即使从“经济刺激”占“GDP比重”的算法来看,在人类历史上也称得上数一数二。这条“2万亿美元刺激方案”的消息价值几何呢?美国市场从最低点18000点算起,短短4天就反弹了4000点,更是带动和缓解全球资本市场危局,避免了新一轮的金融危机。

万亿刺激计划包含了哪些具体的内容呢?他们主要是面向这些急需救助的对象、现金流断裂的企业、开支巨大的医疗体系、低收入者、旅游业和航空业等。相比于我国“4万亿”的刺激计划,美国的这份方案更像是直升机撒钱。2万亿几乎全部都进了企业和家庭部门的口袋,没有生产没有投资,这是为什么?美元的金融霸权是核心因素,这场2万亿美元的援助需要全世界人民分担,所谓“美元割韭菜”,通过这一场刺激,展现的淋漓尽致。

首先,美元是主权信用货币,他代表的是政府信用。其次,政府信用代表的是经济体的生产力。我们通常不能乱发货币,原因是生产力的发展史是螺旋式上升的。人类过去一百年的生产力,平均增速大约为2%。那么为了让人民感觉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寅吃卯粮的现象开始出现。人类社会的经济部门开始举债,因为大家相信未来钱会越来越便宜。拆解来看,人类经济部门分为三类,政府部门、企业部门、家庭部门。在我国4万亿计划中,政府部门举债掏钱,把货币支付给企业部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然后在造桥、造路、造房子的过程中,消耗水泥、钢材和劳动力,通过买卖商品和服务,把货币转移给人民,然后人民再消费进行回收,避免通胀。这么复杂的“撒钱”过程,核心原因是,人民币主要只能购买国内的商品和服务。2万亿美元计划中,政府部门举债掏钱,把货币直接支付给家庭部门进行消费或医疗支出,最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元在全世界都能换来商品和服务,这等于是把全世界人民一起放水通胀了一遍,但是好处只落在了美国人手里。“美元霸权”就是这么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然后,全球危机之下,大量的资本回流美元避险。这是什么逻辑呢?如果美国经济不行了,世界经济肯定垮掉,新兴国家尤其脆弱,我拿美元吧。如果美元经济不行,世界经济垮了,全球肯定要刺激,美国会率先稳定,我拿美元吧。如果美国经济ok,世界经济因为疫情垮了,那肯定是因为美国医疗技术水平好,未来低价收购其他国家的核心公司,我还是拿美元吧。如果美国经济ok,世界经济也ok,那我回头再抄底,把美元换回新兴货币好了。

因为美元指数飙涨,东南亚等主要粮食出口国的本币都大幅度贬值,大米出口价格都开始飞升,比如泰国、越南、印度、孟加拉等国。泰国破碎率5%的大米报价为每吨480-505美元,创下2013年8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也是泰国大米价格连续第六周上涨。越南破碎率5%的大米价格上涨至410美元/吨,创下近16个月以来最高水平。因为疫情传播,使得市场担心大米供应。这两个分别是大米最大出口国和第三大出口国。

根据《联合早报》的消息,全球多国为了迎战新冠肺炎,纷纷下令禁止粮食出口。全球最大小麦出口国之一的哈萨克斯坦,禁止小麦、胡萝卜、糖和马铃薯出口;塞尔维亚禁止葵花籽油出口;摩洛哥取消小麦进口关税;埃及决定自3月28日起未来3个月内,停止各种豆类产品的出口;北非的粮食进口源俄罗斯也宣布,每周评估粮食状况决定出口额度;农业大国巴西、阿根廷为应对疫情,宣布全国重要港口暂停贸易,导致豆粕价格上涨;伊拉克、印尼、菲律宾宣布粮食告急,储备粮最多支撑3个月;再加上我们之前表述的东南亚的状况,一场“以邻为壑”的逆向全球化运动正在病毒的“协助”之下展开。

没有人希望自己被2万亿美元的镰刀收割,或者祈祷能尽可能少的受到伤害。那么作为全球最大粮食进口国的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在做什么呢?从官方回应来看,意思是可防可控,粮食供求总体宽松,完全能满足人民群众日常消费需求,也能够有效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考验。但近年来,我国每年进口1亿多吨的粮食,主要是大豆玉米等经济作物。其中,大家吃的“谷物”进口1791万吨、糖339万吨、大豆进口超8800万吨。从数据来看,2019年我国农产品贸易额2300.7亿美元,其中出口791亿美元,同比减少1%;进口1509.7亿美元,同比增长10%;贸易逆差718.7亿美元,同比增长26.5%。作为全球最大的粮食进口国,目前我国的粮食供给进入到了双威胁的阶段,一方面是全球疫情导致贸易中断,另一方面是草地贪夜蛾等重大虫害造成的潜在影响。严谨细致的来看,不容忽视。

属于中国农业的真相是什么呢?这就要从中国农业的起源说起,我们将以美国农业来进行参考。从中国农业千年的历史来看,种植的根本目的是养活自己,伴随着工业化时代的来临,城市化发展之下,农民工一方面要交租,另一方面要参与工业经济,成本居高不下,收入难维系,通货膨胀吞噬财富。而美国农业的起源源于殖民者,玉米、烟草等经济附加值高的农作物是当初的主要对象。从美国农业1607-1972年的发展历史来看,他们总体以贸易为导向,追求种植剩余,把做生意的钱攒下来,再去购买其他需要的商品。之后,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轰轰烈烈的资本运动,在广袤的西部开拓了无数耕地,再通过发达的铁路系统将生产、贸易、消费连接,通过机械化解放劳动力提高生产效率。因此我们发现美国农民很少,但养活了4亿人,还大规模出口。美国的农民也很有钱,美国的农业一直以来都是与资本紧密相连。1933年,华莱士领制定了当时的《农业调整法案》,全国范围内实行配额分配制,建立信贷公司,对于遵守法案的农场主发放贷款,并且对底价出售产品给予津贴补助。包括2018年以来的摩擦,我国被迫将大量的大豆进口需求从南美转移到北美。相比之下,中国农业还依旧在遵循千年以来的旧传统,种水稻、种小麦、种棉花。大豆等经济作物因为成本竞争不过海外进口产品,所以纷纷放弃。中国缺乏成熟的期货市场,缺乏懂得金融市场的农业资本和巨头,也没有完整的农产数据库,当我们种植大豆、玉米等重要经济作物的农民被赶出这片市场,产能消失之后,作为需求大国,我们就将成为被动的买方,就像以前高价进口铁矿石和原油一样。

中国农业的真相有多残酷呢?这里举几个例子。我国年进口大豆约8000多万吨,进口依存度约85%,巴西、美国、阿根廷是我国进口大豆的主要来源国;我国食糖的年消费量约1500万吨,其中自产量不到1100万吨,进口食糖占消费比约为30%;全球棉花的总出口量超900万吨,我国进口量超150万吨,占我国总消费量的20%左右;2015年,中国玉米、稻谷、小麦、大豆、棉花等主要农产品亩均总成本分别为1083.72、1202.12、984.30、674.71和2288.44元,分别比美国高出56.05%、20.82%、210.42%、38.44%和222.84%。

从数据来看,我国的人工成本、土地成本、各项费用都远高于美国农业,这是造成我国在面临粮食战争的情况下,暗藏风险与危机的地方。但是从耕地面积来看差不多,我国耕地20.25亿亩,美国耕地23.19亿亩,是什么造成了这样巨大的差距呢?截止2016年,美国农业就业人口242.2万人,中国农业就业人口2.19亿人,劳动力过剩使得平均收入大幅拉低。同时,美国已经实现全程机械化,我国综合机械化率为63.82%。欧洲前10大种子巨头占全球市场份额55%,我国前50大种子巨头在国内份额才35%,过度分散不利于发展,所以中国农业从多个维度上,都和世界级的农业强国存在显著差距。

从全球农业的格局来看。依然是围绕内在的供需和外在的资本战为主线,内求生存、安全,外谋发展、垄断,通过大规模的量产、科学技术的力量和政府的津贴,主要的农业国将进口国的自有农业打压摧残。例如阿富汗、印度这些国家缺少像我国的补贴扶持政策来保护国内农产品,导致自有产品价格远高于国际市场价,最终国内企业都转向购买海外农产品。从历史上来看,美国也曾遇到过类似危机,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中东产油国通过减产和拉抬价格,触发了史上第一次石油危机。美国在经济震荡、通胀严重的背景下决心改革自身的能源体系,于是,美国决定大力发展玉米转乙醇业务,将玉米价格与原油挂钩,大量玉米被用于乙醇的生产,导致玉米价格升高。由于成本上涨,畜牧业在高价玉米压迫下转而使用小麦,这产生了一种连锁反应,大量的农产品经历了一次价格波动。

在这种背景下,我国开始高价收储玉米的补贴政策,农民积极种植玉米,导致产量大增,之后造成了2017年2亿多吨的玉米库存堆积,种植玉米的农民没能挣钱,政府每年数百亿的补贴也形成负担。后来因为补贴不可持续,玉米收储制度的改革导致玉米价格下跌,农民缺乏对冲,造成大量损失。于是农民开始不种玉米。加上消耗量的增加,在2020年初,我国玉米的库存迅速在两年间,从2亿多吨下降到5000多万吨,造成局势被动。

金龙鱼调和油这个牌子,相信大家都吃过,但是就像中华牙膏实际是外资品牌一样,金龙鱼的幕后BOSS其实也是海外巨头。金龙鱼的实控人叫益海嘉里集团,去年刚刚提交了IPO招股书,准备登陆创业板。祖籍福建,马来西亚首富,发家于新加坡,亚洲糖王、酒店之王的郭鹤年家族,从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1987年通过旗下公司嘉里与央企巨头中粮合资,51对49的股权比例推出金龙鱼品牌小包装食用油。发展数年后壮大的嘉里撇下中粮自立门户,开设八大基地。局面被动的中粮迅速调整战略,在1995年推出福临门展开竞争。然而双方之间的纠葛仍在继续,多次公开对垒,最终在2001年中粮被迫卖出金龙鱼合资项目的剩余股权。排挤走中粮后,具备全球战略眼光的郭鹤年通过与美国巨头、世界四大粮商之一的ADM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益海集团,布局产业链上游。在2002-2003年“中国大豆危机”的时刻,横扫中国榨油厂,一举成为中国榨油领域的霸主。2007嘉里和益海两大项目合并,正式成为如今的益海嘉里。根据尼尔森数据,2016-2018年,益海嘉里在国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包装米市场份额均排名第一。而让人担忧的是,这样一个掌控着国民食物供应的巨头,最大股东叫丰益国际,持股率为99.99%。而丰益国际是新加坡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只有郭氏家族和美国巨头ADM,除了ADM以外,益海嘉里与其他三大巨头,美国邦吉、美国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均关系密切,体现在他们都是上市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基辛格说过一句名言“如果你掌控了石油,你就掌控了国家;如果你掌控了粮食,你就掌控了所有人。”。

俗称ABCD的四大粮商控制了全球80%的粮食贸易量。ADM依靠化学研究成为世界第一大燃油乙醇生产商,也是世界第一大谷物和油籽处理厂,被笑称为更像石油公司的大粮商。BUNGE(邦吉)1818年成立于荷兰,1999年迁往纽约。全球32个国家拥有450座工厂,是巴西最大谷物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出口商,世界第四大谷物出口商,最大油料作物出口商。CARGILL(嘉吉)1865年成立于美国,美国第一大未上市私人公司,美国最大玉米饲料生产商、最大的猪和禽类养殖商,拥有全美最多的粮仓。DREYFU(达孚)1851年成立于巴黎,世界第三大粮商,世界第一大棉花商,世界前三橘子汁生产商和前三的糖业巨头。2017年,A营收63亿美元,B营收426亿美元,C营收1097亿美元,D营收498亿美元。同年,阿里巴巴营收1582亿人民币,腾讯营收2377亿人民币。与此相比,我们的邻国日本,也在推行自己的农业战略。因为岛国地少,缺乏农业基础,因此日本政府鼓励国民出海去其他国家种地。他们往往会寻找经济价值高的农作物,比如草莓、西瓜等水果,还有日本稻米。例如三井物产光在巴西就投资了100亿美元以上,经营大型农场,日本全国种植面积总计才14万公顷,光在巴西大豆农场面积就超过了3万公顷。

近年来,我国的种植扩张也开始转向海外。例如,重庆粮食局2010年在巴西种植大豆,在阿根廷打造粮食基地。上市公司大北农,在2019年获得了阿根廷政府的批准,开始种植培育转基因大豆。

除了控制贸易、土地以外,核心的种子技术也几乎都掌握在外资手中。所幸,我国在前两年,通过央企中国化工集团成功收购瑞士种子巨头先正达,成功在种子领域跟上第一梯队,仅次于美国、德国。自1996年转基因种子商业化以来,ISAAA(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转基因作物面积达到了1.917亿公顷。相比于1996年增长了113倍,其中发达国家占比54%,发展中国家占比46%,在全球379亿美元的种子市场中,转基因比重达到了55%。换句话说,我们吃的绝大部分大豆产品,用的绝大部分棉花制品都是转基因作物。更夸张的是龙头也在垄断整个市场,前五大转基因种植国垄断了90%以上的规模。

我们通过观察到的资本市场现象,看到了这样的全球格局。海外30余年的转基因商业化之路,我们已经落后;全球高度集中的垄断格局,寡头成型;越来越高的研发门槛,动辄上亿美元的单品种投入;瑞士出售先正达,中、德、美、法、日都在全力争夺;转基因种子的利润率堪比芯片;我国90%的大豆都需要进口,因为成本差距太大。

拒绝新技术可以,那解决方案呢?疫情、蝗虫、蛾子、澳大利亚大火、厄尔尼诺,粮食战争正在全球范围冒起硝烟,熊熊燃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高级经济学家A▪A(Abdolreza Abbassian)表示,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各国民众和政府恐慌性囤积食品,食品通胀可能即将来临,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可能一触爆发。“这不是供应问题,疫情引发了人们在粮食安全方面的行为变化。如果大宗商品买家认为他们无法在5月或6月收到小麦或大米发货,那该怎么办?这可能会导致全球粮食供应危机。”信达期货的报告显示,2019年,阿根廷因为农业政策导致大豆减产;澳洲大火给饲料储备粮以及牧场带来较大损失,减产数据大概在7%左右;美国农业部预测,2019-2020年度,玉米、小麦将分别减产12%和11%。作为全球定价基准的芝加哥,小麦期货价格在3月份已经上涨了超过9%,美国牛肉批发价格本周飙升至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鸡蛋价格也有所上涨。你们以为的日常用品,已经开始在金融市场诱发风暴,期货和现货在未来会影响价格以及供给。

不要以为只有国外在涨价,近期我国地产大豆价格不断上扬。东北一些地区筛选大豆收购价格,甚至达到了4400元/吨(2.2/斤),达到近5年的历史高点水平。2008年4与,我国东北地区地产大豆零售价格曾经达到过10元3斤。还有一个更需要关注的数据,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3月10日,黑龙江等7个主产区累计收购大豆267万吨,同比减少18万吨。通过数据比对,可以明显得出一个结论,即大豆价格在一涨再涨的前提下,我国大豆同比收购还减少了18万吨。从这个数据可见我国大豆种植户惜售态度的坚决。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影响了至少44个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而全世界只有约5%的国家能够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粮食出口量较大的国家只有十余个,作为主要谷物口国的美国、法国和加拿大等国疫情都不容乐观。美国和加拿大的粮食产量合计占全球总产量的20%以上,美洲疫情扩散将对全球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构成重大威胁。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伊朗、伊拉克、印度、巴基斯坦等国都遭遇了严重的蝗虫灾害,印度有超过12个地区的农业生产受到蝗虫影响,至少20万亩两地绝产,40万亩农地受灾。澳大利亚因为大火,预计损失粮食产量7%。同时2019年7月,澳大利亚破天荒的批准了12年来首次进口小麦的政策。2020年3月29日,水利部官方提示,我国今年比往年提前四天进入汛期,整体水文年景偏差,极端事件偏多,涝多于旱。蛰伏在暗中的草地贪夜蛾,4、5、6月,马上就要进入爆发期。

外资使用产业链战术,短短几年把中国大豆企业打败。两端分别是种子和下游产品,两头主动权全占。我们现在进口的粮食种子占70%,蔬菜花卉类种子占90%,中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跨国粮商参股控股了64家。回首ABCD进入我国的布局、节奏和谋划,世界级资本巨头的“降维打击”令人徒呼奈何。2亿多散又小的农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呼唤和期待更大的国有巨头去抗衡世界资本,为国为疆。

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后嘉吉与中国开展贸易。目前年贸易额超50亿美元,并且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买家之一,并且还建立了各项全资公司,除了种植以外,嘉吉已经完成产业链的搭建。2006年,路易▪达孚获得国内玉米贸易许可证,同时他在美国的棉花公司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棉花供应商。金龙鱼过去20多年不断上调价格的“黑历史”让人胆寒,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在我们身边开打。我们看到的出口禁令,无非是小规模的接触战役,一旦触发更紧张的关系,我们可以想象,中国作为全球最大进口国,将何去何从?

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糟糕情况预计在4月和5月出现,全球性的粮食危机可能爆发。中国大豆已经沦陷,稻谷、小麦、玉米三大主粮也在不断陷入国际资本的棋局之中,东北产业链从种子、种植、仓储、加工一条龙服务遍地都是。为了发展、为了招商引资,地方政府偷偷引入国际粮商的案例比比皆是,甚至还给予优惠便利的各项条件给国际巨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国之安危,重在细节。呼唤更多的人看清真相,呼唤更多的声音唤醒粮食安全的力量。真相只有一个,只有掌控自主安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要牢记我们脱离饥饿才数十年,没有任何东西是理所应当的,感恩、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