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35年前,美日芯片战争

2020-06-15 由 发布 阅读(354)

看不清前路的时候,不妨回头看看历史。有心人已然发现:

近年来美国通过各种手段对中国芯片产业实施打压,又通过行政手段逼迫欧洲国家终止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到了2020年,则更是蛮横的限制华为采用美国的芯片技术,并迫使台积电撤销华为的订单。

如此熟悉的套路,正如35年前,美国用强权和歪理,逼迫日本签订《美日半导体协议》,将日本辉煌的半导体产业从云端打入泥里。

【《美日半导体协议》:主要限制了日本半导体对美的出口数量和第三方的出口价格,并且强制扩大美国半导体在日本的市场份额。】

///

那是1980年代,日本半导体产业崛起和辉煌的年代。

日本的第三大岛——九州岛,又被称为“硅岛”。当时日本绝大多数的半导体芯片企业都扎根在此。政府的税费优惠、集中化的生产模式,都使日本卯足了劲发展半导体产业。

1974年,日本政府还批准“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俗称半导体芯片)”计划,想要加强日本半导体企业间的合作,打破企业壁垒,整合资源。但身处一个行业,就离不开相互竞争。企业间互相拆台、拒绝合作的情况层出不穷。最后,还是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开山鼻祖——垂井康夫,站出来对大家说:“只要齐心协力,日本落后的芯片技术才能崛起。等到研究结果出来以后再各自进行产品研发。”

自此,原本各怀心思的企业心甘情愿“集中力量办大事”,将赶超美国半导体产业作为共同发展目标。

计划实施4年,日本芯片制造生产线日夜不停的运转着,日本政府还推出了令他国企业称羡的税费优惠和贷款优惠。人才、资金源源不断的砸下去,收获的是上千件专利成果以及芯片制造工艺的突飞猛进,一时间,NEC、富士通等企业扶摇直上,迅速向着全球市场进攻。

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中期,日本的半导体产业一路高歌猛进,真的赶上了美国的芯片制造水平,成功扭转了在国际竞争中孤军奋战的困局。

1980年,日本攻下了全球30%的半导体内存市场,赚的盆满钵盈。而美国的财务数据却像融化的冰淇淋,一塌糊涂。

1981年,美国的半导体产业从上千万美元的盈利变成了上千万美元的亏损。

1982年,美国的英特尔被迫裁掉2000名员工。

……

当时,有不少硅谷企业负责人不远千里飞往日本侦察情况,结果震惊而归。

日本不但将一整栋楼用于研发存储芯片,还分门别类,第一层楼研发16KB存储芯片,第二层楼研发64KB存储芯片,第三层楼研发256KB存储芯片。同时,日本还采取售价永远比对方低10%的价格战,这种多箭齐发的手段简直让习惯单手耍刀的美国人瞠目结舌。

到了1985年,日本已稳稳占据全球半导体内存市场的半壁江山。日本在芯片领域仿佛有如神助,如秋风扫落叶一样逼得美国节节败退。就连美国的“行业大佬”英特尔都亏损1.73亿美元,直接宣布退出DRAM(一种半导体存储器)存储业务。而日本的NEC和东芝却在全球的半导体销售额中稳居冠亚军宝座。

当时,身为硅谷之父、仙童半导体和英特尔创始人的罗伯特·诺伊斯都哀叹道,美国半导体产业已步向衰亡。诺伊斯坦言,如果状况再持续下去,硅谷将成为一片废墟。

///

如果说经济上的亏损使得美国人痛心疾首,那日本企业打算收购仙童半导体公司的消息则是真正点燃了美国人的怒火与疯狂。

对于美国人而言,仙童半导体就是硅谷的里程碑。硅谷中的大多数企业创始人都曾经是仙童半导体的员工。在硅谷人心中,仙童半导体是榜样、是信念、是基石!而日本人如今却妄想要买走它,这简直是将“美国芯”钉在耻辱柱上。

1985年6月,美国的SIA(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终于想出了一个能扭转局面的神奇逻辑。SIA的观点是: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削弱将对整个国家安全造成重大风险。

SIA提出的逻辑观点

【图:SIA提出的逻辑观点】

美国的半导体技术一旦落后,就意味着美国军方将在关键电子部件上被迫使用外国货,包括日本货。而外国货源不可靠,一旦战争,美国关键电子部件将会断货。就算是非战争时期,其他国家还会向美国的对手苏联供货。

所以一旦美国放任日本半导体产业自由发展,将相当于将国家安全放在砧板上任人鱼肉。

日本人都要哭了

此“歪理”一处,美国政府醍醐灌顶,而此“歪理”也成为了本次芯片战争的关键转折点。

美国凭借着强硬的拳头,效率惊人。

1986年春,美国认定了日本只读存储器倾销,对日本电子产品提起诉讼。9月,两国签署《美日半导体协议》,日本被要求开放半导体市场,一保证制定公平价格,日本货在美国市场只能等于或者高于公平价格;二保证5年内国外公司能获得20%市场份额。此后不久,美国还对日本出口的3亿美元芯片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并且否决日本富士通对美国仙童半导体公司的收购计划。

此协议制定后,所有的日本半导体企业都想方设法以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更高质量的产品,从而与国内市场的美国半导体企业竞争。而美国却通过效仿日本研究芯片的方法,趁机提升技术,夺回了市场份额。

由于大量生产,DRAM市场处于过饱和状态。4K的DRAM直接从100美元暴跌到5美元,说是白菜价也不为过。随着DRAM的价格越走越低,日美两国企业都纷纷抱怨利润降低。

日本企业开始互相排挤内斗,从1986年的40%市场占有率一路滑铁卢,到了2011年只剩下15%。而美国却在1993年成功取代日本,坐回了世界最大的芯片出口国的宝座。

如果说美国的强权手段掐灭了日本半导体独占全球的苗头,那么三星的补刀则是让日本半导体产业再无翻身之地。

///

在日本被美国虐打的1986年前后,韩国的三星趁机起步,趁着日美芯片战争的空隙逆风翻盘,成功上位。

1990年代,美国再次对三星提起反倾销诉讼,三星则利用美国想要打压日本半导体的心态,派出了滑不溜秋的公关团队对克林顿政府进行游说:“如果三星无法正常制造芯片,日本企业将会更肆无忌惮的占据市场。竞争者的减少将导致美国企业购入芯片的价格升,这对美国而言会更加不利。”

美国被这强大逻辑说服,纷纷点头,最后只向三星收取了不到1%的反倾销税,而日本却最高被收取100%反倾销税。双标达人,非美莫属。

三星有了美国的庇护,相当于手握利剑,从背后给了盾牌破裂的日本一刀。日本半导体产业,自此跌下神坛,再无登顶之日。

///

如果说30多年前,美国用政治裹挟经济让日本苦不堪言。那21世纪的今天,美国妄图在华为安插员工、逮捕华为孟晚舟、切断芯片供应链……这样看来,美国下一步是不是还要故技重施,逼迫签订不平等条约。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对于美方的蓄意抹黑和恶意打压,中国外交部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

此役,中国将让世界见证,泱泱华夏,一撇一捺皆是脊梁。中国科技将攻坚克难,不畏强权,向着登顶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