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投资基金是怎么把美国股市弄熔断的

2020-03-30 由 发布 阅读(130)

3月以来,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全面铺开,各国金融市场也随着疫情的发展上演了一幕幕难得一见的大戏,导火索不单是疫情,还有中东原油价格的打折促销,十年长牛的美国股市掉头向下,张开血盆大口,丝毫不给出逃机会的,多杀多踩踏,让全球资本市场瞬间变成了修罗道。熔断,涨停,又熔断,又涨停。

全球股市接力熔断,致使多国政府出台禁止做空,但依然无法阻挡股市的颓势,外部因素可以影响价格和失常情绪,但无法影响实体经济的衰退。89岁的巴菲特也算在晚年大开眼界,那么究竟如何在这种极端行情中降低回撤呢?

归根结底,美国股市确实太贵了,不止美国股市,除了常年因监管不力和制度腐败而趴在地板上的大A股之外,很多国家股票都已在高位,毕竟安稳的盛世、健全的制度、不断攀升的经济,市场没有理由不相信,目前的估值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如果说中东王子的原油价格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那全球疫情的扩散则是真正把经济的良序发展生生掰弯了。再加上各国成群结队的量化投资机器盘的推波助澜,美国股市这头巨牛倒下了。

关量化投资基金是如何运作的?相当复杂,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机器运作的算法交易。又包括量化策略所涉及的多因子策略背后一系列数据支持的交易逻辑。

在全球众多成熟的国际金融市场上,不存在散户这一主体,大家都是抱团大机构,即规模百亿级别以上的大型基金公司。这些机构不但吸收了散户的资金,还互相吸收机构的资金,形成控股关系,以此不断加大杠杆。市场景气时,有钱一起赚,市场恶化时,抱团也能更抗跌。故割韭菜也是机构与机构之间厮杀博弈的过程。

从投资逻辑上看,量化投资基金和传统多头基金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均是基于市场非有效或若有效的理论基础,建立跑赢市场,产生超额收益的组合。可量化投资基金的多因子模型都是由数学模型做出来的,具有严格的纪律性和执行力,由机器自动根据因子模型算法结果进行买卖,无人为干预和操作。凭借这一特性,量化投资基金可以克服人性的弱点,比如贪婪、恐惧、侥幸、绝望等等,不会因为过往的成败而影响量化策略的执行,也避免了计算错位、疲劳和主观偏执。

然而量化投资基金的所有模型的因子策略都是基于稳定的经济环境,有特定的假设条件,一旦出现偏离和极值,跳出了整个策略所在的基础环境,则模型就失效了,而此时人类也不能第一时间找到根源并修正。

从获利方法上看,人工的投资逻辑更倾向于定性思考,即如巴菲特长期投资有成长价值有行业前景的公司,所谓价值投资。而量化投资的获利逻辑是套利,通过数学模型分析出短暂时间内的价值偏离,在其他投资者捕捉到该稍纵即逝的套利机会前,先于他人完成交易,并悄无声息地赢得投资利润。这是人类无法比拟的,人类肉眼往往无法发现该套利机会,而量化投资基金则能依靠系统优势稳定高效地获取这样的价值洼地。高频度的交易模式促使量化投资机构不追求单笔交易的利润水平,而依赖于大概率高频交易的成功率。

在交易市场稳定运行的时候,市场环境与量化投资策略的因子模型高度匹配,依靠交易程序不知疲倦的的运算、存储和交易速度,人工智能的价值得以体现。而当市场环境与量化投资策略的因子模型不匹配时,基于量化投资基金的铁律,变更或终止因子模型需要的经营管理流程和重新开放训练模型所需要的时间和人力均无法在短时期内部署,金融市场立刻就乱成了一锅粥了。

在这个依靠计算机量化投资算法交易进行混沌恶战的时候,可以说是神仙打架,散户遭殃了。在市场有一丝风吹草动只是,所有美国股市上的量化投资策略所管理的上千亿机器盘都做出了惊人而一致的交易行为,那就是“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