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卷又烂,剧本杀出路在哪里?

2021-07-15 由 发布 阅读(283)

“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生,但是在玩剧本杀时,你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的人生,在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你可以不用扮演自己。”

花100块玩半天桌游,听上去是挺贵的,但能更换一次人生,又很吸引人。那么,剧本杀为何让无数年轻人趋之若鹜?

一、新型社交游戏

“当你投入在剧情里,无论是沉浸于角色扮演还是推理,你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和陌生人拉进关系。”

这种面对面的社交,也是剧本杀的迷人之处。你可以脱离现实,可以被坚定选择,可以无条件地被爱,最后还能不计后果地放手一搏。有人也因此怀着“小心机”,约上自己喜欢的男孩去玩。若抽到情侣角色就如同中头彩,可以假戏真做;若是抽到仇家,也可以轰轰烈烈地爱恨交加一回。一些剧本杀游戏馆的老板也是明白人,会提供“独家定制”。比如某男生想求婚,老板就能特地改编一个,让一对情侣从虚幻走到现实,在游戏的最后收获真实的甜蜜。

这种新鲜的玩法,把年轻人从周末的沙发上拽了起来。在这场虚拟剧场中,有人发现了自己的戏精本性,有人迷上了cosplay,也有人奔着硬核推理剧本去的“没有感情的菠萝头”,意外在情感本中寻到真爱。 

二、剧本类型

1、根据故事背景划分:古风、现代、欧洲、日式、恐怖、谍战、奇幻等。

2、根据推理类别划分:本格,变格。

3、根据剧本侧重点划分:阵营、欢乐、撕逼、沉浸、演绎、情感等。

4、根据发行方式划分:盒装、限定、独家。

盒装:购买没有资格限制,在购本平台即可买到,一般价格在500左右。

城市限定:单个城市只授权三家(个别城市可能多家授权,如北京上海),一般发行只会授权有能力将本开好的店家,一般价格在1500左右。

城市独家:单个城市只授权一家,剧本发行会授权给有能力的店家,一般价格在3000+。

一般来说从质量上看:盒装 < 限定 < 独家

三、跌宕起伏的剧情

“当所有真相揭开,我理解了另一个人的深情和牺牲的时候,配上大背景和音乐,真的很难不哭。”

剧本杀是一门深奥的艺术。这里,有富丽堂皇的场景,有精雕细琢的戏服,有百转千回的故事。在这其中,最深不可测就在于故事的未知性。每个玩家都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进入游戏,由于叙事视角限制,玩家从剧本中获取的信息有限,真实线索与迷惑性线索互相交织。玩家在互相分享信息、偶尔隐瞒欺骗的过程中,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真人实演,让参与者“过把戏瘾”,也让产业链条上的多环角色收获丰厚盈利。丰厚的盈利必然带来大量的投资者蜂拥而入,也想去分一杯羹。

四、井喷的市场

截止2021年年中,剧本杀线下门店数量达到了2万多家,三年翻了十多倍。

排名第一的,依旧是首都北京,共计有923家。第二三四位,分别是武汉903家,上海886家,成都733家。第五位是网红大城杭州,但577家店铺与第一梯队明显拉开差距。这些数字的背后,隐藏着剧本杀的发展逻辑。

北京高居榜首并不意外。北京聚集了大量年轻人及高收入人群,他们既是剧本杀的消费者,也是潜在从业者,直接推高了剧本杀市场。与此同时,北京聚集了大量影视公司及资本,近年影视行业动荡,无数中小影视公司谋求转型,剧本杀成为能挣快钱的最佳出口。

南北颠倒

一线城市中,垫底的最后两名,来自广东,分别是深圳(480家)、广州(322家)。

新一线城市中,垫底的最后两名,同样来自广东,东莞(108家)、佛山(90家)。

看来,广东年轻人好像并不爱玩剧本杀,时间都献给了搞钱事业。而与之相反,一直被认为老龄化严重的东北三省,在关门唠嗑推理盘凶这方面,表现出极高热情。

城市气质

作为湖北、湖南省会,武汉和长沙,剧本杀市场也有差异明显,武汉有903家剧本杀门店,而长沙仅有555家。有趣的是,很多人认为,2016年湖南卫视的热播综艺《明星大侦探》,是线下剧本杀的起源。而节目录制地,正在长沙。长沙是中部典型的 “山水洲城”,生活气息浓厚,长沙人更倾向于“烟火气浓”的活动,而剧本杀像是“大型真人家家酒”。就好比你让重庆的人去打麻将他能打一天,但是你让他剧本杀,他绝对没有这种毅力。

行业瓶颈

剧本杀门店的老板尤其迷乱,大势永远冰火两重,有人欢叫着入场,有人咒骂着离去。淘宝卖着新本,闲鱼卖着桌椅,枯荣轮转无歇。

剧本杀作为新兴行业,显得有些野生,从业者良莠不齐,剧本也大多出处不明。由于线上监管非常严格,比如涉及角色死亡的,死者年龄不能低于16岁,导致很多线下门店不愿买正版,对于线下的监管鞭长莫及。“你没有出版号,自己找个印刷厂印了就结束了。”这是很多剧本杀店职员的原话。有些打擦边球的,有黄暴内容的剧本,还会卖得特别好。版权很难得到保护,买一个本,去高清扫描打印再倒卖,已成为行业潜规则。不敢说70%的门店都会用盗版,但是一定有大部分门店都在用。

从硬核的推理需求升级到人生体验,再上升到社交,需求的变化对应着硬件的升级,服装、道具、房间的布置,怎么样让玩家带入怎么来,但这时候,成本,成本,还是他喵的成本,大家就开始卷了,有的店从艺术学院找剧本主持,阿宅一看小姐姐作为DM,必然是要去的,虽然演技是比普通人要好一点,但是贵啊。

显然,如何讨客户欢心成为了剧本杀店的核心竞争力。本质上一点不错,无论是剧本杀、KTV、迪厅、桌游、会所都是娱乐行业,都是一种杀时间的游戏,用户体验是最重要的,这时候培训DM就是一种硬件升级,而硬件的升级是需要砸钱的,这个准入门槛比较低的行业不仅卷起来了,也烂起来了。从蓝海到红海再到血海其实用不了太久的时间,淡季客户就那么多。没有你,对于同行很重要。于是点评上常常无缘无故冒出一些差评,看半天也想不出来是哪一桌客人,因为真的没有来过,就是到店门口顺手点个一星。

剧本杀目前还面对的严峻问题是,“剧本杀既不属于文学出版,也不属于电影视听领域,涉及印刷又属于游戏,也不完全是桌游,也不完全是小说”。不仅是行业定位模糊,同时,剧本销量有限,顾客数量有限,准入门槛低,迫切需要有关部门出面来成立协会等监管部门,确保这个产业的有序发展,突破桎梏。

五、未来破圈方向

 “剧本杀+IP”

“经历疫情,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上下游的从业者都开始思考如何精细化运作了。”这种精细化运作不仅体现在提高DM的质量上,还体现在与影视、旅游等其他文娱行业结合。与成熟的文学IP进行合作,利用已有IP来吸引更多玩家,是目前行业已经在做的事,《步步惊心》《琅琊榜2》等剧集都授权小黑探开发了相关“剧本杀”剧本。

“剧本杀+旅游”

此外,未来也是方向之一,成都青城山、长沙、北京等地都出现了与景区、山庄等旅游场景结合的“两天一夜”剧本杀项目,四川青城山的探案游戏团购价为888元。这种让导游变身DM的形式,不单单只是让出行者感受景色的秀丽,也许这才更加迎合游玩的定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