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金融科技市场监管政策

2021-01-09 由 发布 阅读(2337)

一、全球金融科技市场投融资现状

1、全球金融科技在投融资方面逐年递减,2020年第二季度扭转呈上升趋势

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总额较2018年下降了10.7%,为374亿美元。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仅第二季度有所增加,但全年体规模并没有恢复,总金额大幅下降。

世界范围来看,金融科技投融资金额除北美以外,其他区域都有所下降。例如,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亚洲金融科技市场投融资出现减少。2020年第二季度的投融资金额比第一季度减少将近10亿美元,与2019年第三季度相比减少了64%。

2、全球金融科技细分行业领域的投资呈回暖态势,增速明显的有融资租赁、财富管理、普惠金融。

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市场细分领域投融资状态分析,第二季度中地产金融需求环比下降72.1%,明显降低。金额保持不变的是支付科技行业融资与银行业务融资。

二、全球金融科技市场政策发展状况

1、全球共同致力于发展金融科技,构建“金融科技树”概念框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9年6月27日发布了《金融科技现状体验》的研究报告,其中提到所访问过的国家与地区都感觉到了金融科技的重要性与潜力,从国家层面开始谋篇布局。各国从数字银行、网上支付、资产加密等领域进行政策细分,如此一来,逐渐建立形成了金融科技政策体系。

国际部分金融科技政策示例:

(1)美国:2020年5月,美国国会代表提出了“推进区块链法”。

(2)欧盟:2019年12月,专家小组发表了一篇专注金融科技的报告–《金融科技监管、创新与融资的30条建议》。2020年4月,欧盟委员会先对未来数字金融与金融科技产业未来的发展发起意见征询,之后发布了《咨询文件欧洲新数字金融战略 咨询/Fintech 行动计划》。

(3)新加坡:2020年5月,新加坡知识产权局为了提高金融科技等技术的专利申请,专门开通了专利申请的快速通道。2020年6月10日,新加坡金融科技协会(SFA)建立了“ 金融科技服务提供商合规准备框架”,对象是金融科技企业。同年8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宣布启动金融部门技术与创新计划(FSTI 2.0),投入2.5亿新元,用来加速金融业的科技与创新驱动的增长。

(4)韩国:2019年12月,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推出8项不同行业措施,共有24项重点任务,全力支持规模化发展金融科技产业。

2019年,国家清算银行(BIS)的下属部门金融稳定协会(FSI)提出了“金融科技树”的概念框架,其中将31个国家与地区的金融科技政策进行了对比。金融科技行为作为树梢,比如智能投顾与数字银行;核心技术作为树干,比如AI与云计算;政策环境则作为树根,比如数据保护与网络安全。“树梢、树干、树根”三方面主导着金融科技树朝着健康方向发展。

2、金融科技风险被提起重视,监管政策工具不断出台

金融科技的发展为金融监管体系带来新挑战。例如金融科技虽然提高了金融办事效率和促进了社会经济发展,但同时会带来交易、网络、信息等多方面风险。多国因此根据金融科技发展的趋势来随时对监管要求做适应性调整,不再封闭业务,而是将现行业务同时纳入当前监管范围,增强信息的公开披露和数据安全等层面的监督管理。充分利用数字技术改进金融科技监管的能力,建立监管沙箱、创新办公室或创新加速器等,发挥科技监管科技的作用,实行精准监管。

2019-2020年,世界部分国家金融科技监管领域创新内容:

(1)美国: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启动了金融科技和AI工作组,主要深度研究和学习AI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美国金融业监管局为了提高合规管理效率,计划改革数字化投资监管,可使与被监管部门之间的数字互动更加简便;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增设了金融创新办公室,通过高效监管与技术支持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推动金融科技服务的监督与执行。

(2)欧盟:欧盟发布了24个欧洲创新中心,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等认为,创新助推器使监管效果更透明,可使创新科技与金融服务创新在金融领域发挥作用。

(3)英国: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和英国央行宣布倡导将英国金融行业进行数据进行改革,加强它们的数据和分析能力的计划,英国央行在全部金融系统中将提高自身数据统计的效率与真实性。

(4)德国: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计划未来将AI技术应用于证券监管文件等高品质结构化数据的分析中。

(5)瑞士: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调整金融科技监管政策,修订沙盒监管条例,并实行全新金融科技学科类别。

(6)新加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为推进金融服务处创新,推出快捷沙盒,以便于更快捷地测试企业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推进构建全球金融科技生态,数字化转型,提高处理金融技术风险的能力。

(7)韩国: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推出金融科技监管沙箱机制,先后审批多家金融科技公司进入沙箱。

3数字化转型成为金融行业基本建设的重点

全球多个国家与地区发现目前的金融科技不断成长,现行的金融科技已经很难为今后的发展做服务,数字金融、数字货币、虚拟银行等新兴的内容模式对新型的金融市场形式有很大需求,所以数字化转型成为了多国政策的重点关注。

世界金融市场基建在金融科技的帮助下,遇到了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新机会。因此,减轻了大规模金融交易的压力、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优化了金融监管效率、铸就“金融新基建”共同推进了世界金融风险水平的提升。目前世界各国共同关注的主要有支付清算体系、征信系统、反洗钱监测系统等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数字化升级与改造。

世界部分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成果示例(支付清算系统):

(1)美国:支付清算系统有政府和民营并行建设,其中大额支付系统有Fedwire和CHIPS,小额支付清算系统有ACH3、RTP4。

(2)英国:英国有两个独立的大额支付系统,分别是RTGS5和 CHAPS6;零售系统有CREST(证券结算系统)、Bacs(直接借记和工资支付)、Faster Payments(网络和移动支付)等。

(3)新加坡:新加坡开发了基于区块链的支付系统Ubin7,开发研究运用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来交易、结算金融交易。

(4)中国:中国建设了现代化支付系统(CNAPS)体系和银联清算体系,由中国人民银行进行建设、运行维护、管理,是金融市场的核心支持系统,分为中央银行、第三方服务组织、金融市场、银行业金融机构支付清算系统四部分。

(5)印尼:2019年,印尼央行启动了统一的印尼二维码支付标准(QRIS),,都必须经过GPN处理,建立了统一的转接支付清算基础设施。

世界部分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成果示例(基础征信系统):

(1)美国:美国的信用管理体系出现“双级多头”的管理状态,由多部门从行政与司法方面对金融、非金融机构进行监管,结合民间行业协会组织的管理自律。

(2)德国:德国社会信用体系的分为三部分:公共信用信息系统是基础,私营信用服务系统是主体,第三部分是行业协会。

(3)中国:中国建立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征信系统来防范各类金融风险。2020年1月启动了二代征信系统的上线切换工作,预计市场潜在规模可达千亿元,影响超过10亿人。

世界部分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成果示例(账户体系和客户身份识别系统):

(1)美国:从金融业务到机构风险监控,通过拓宽监管范畴和加强监管手段,发挥联邦储备对金融活动的监督管理职能。

(2)新加坡:包括客户的来往账户、存款账户、多种货币结算账户等等。

(3)中国:加强制度保障,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设置多重现代化支付体系。

4全球金融进入跨区域合作时代,金融科技监管合作机制初见端倪

金融科技发展至今,全球范围内缺乏行业标准,增加了全球金融统一监管的难度。比如容易引发数字鸿沟、监管套利、风险外溢,使风险结构更复杂,也增加了全球治理金融风险的难度。

面对当今国际,金融科技的跨界监管合作势在必行。世界个多通过多国金融机构和国际组织,国际证监会组织、国际清算银行、国际保险监督协会等,加强多层次金融科技治理体系的国际研究与全球金融科技监管当局的交流。

全球部分金融科技监管合作机制内容:

金融稳定理事会(FSB):2020年4月,针对全球稳定币提出了10项高级别监管建议,来应对监管和监督挑战。

G20:2020年4月,G20轮值主席国沙特与国际清算银行(BIS)创新中心共同开启了G20 黑客马拉松竞赛计划,运用新技术来解决金融科技合规与监管范围的多重挑战。

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2020年3月,发布全球稳定币分析报告,证券法可能会监管全球稳定币计划。

国际清算银行,2020年1月,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和国家清算银行专门组建货币研发的小组,共享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