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引领数字货币试点应用

2021-01-25 由 发布 阅读(535)

1、多国积极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2020年,数字美元现身,facebook正式发表了Libra2.0的白皮书,加快了世界各国央行在数字货币领域前进的脚步,推进了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截至2020年初,全球66家央行中有6家以上央行准备发型数字货币,其余的国家都在研究数字货币当中,数字货币明显加速推进。美、英、德、法、日、意、加七国决定对发行数字货币(CBDC)展开合作。欧盟预计5年内实现数字欧元,美国和加拿大的CBDC工作开始开展,七国带动各国央行掀起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浪潮。

2、央行保持技术中性,DC/EP引领数字经济

数字货币不同于传统货币,它是由区块链技术、移动支付、密码算法等多种技术构成。在线与离线交易技术中,要注意的是需要保证业务的连续性和数据安全。

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是密码技术,密码技术可以让加密的信息更加牢固,同时保证信息的机密完整不被破坏,密码技术在信息安全技术中处于中心地位。区块链技术是一种特殊的数据库技术,比特币是最初设计,但是区块链技术经过发展之后又强于比特币,可以实现自由合规有痕流动、数据流通等。区块链技术运用于三个典型场景,CBDC验钞、批发端支付结算、现金数字化。移动支付是把终端设备、互联网、供应商与金融机构共同贯穿,成为用户的金融支付工具。移动支付的安全性与便利性有可能会使其发展成为今后的主要支付方式。

密码技术、区块链、移动支付在央行数字货币(简称DC/EP)的发行和流通环节的作用很关键,保护数字货币的正常发展。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很快将进入生活场景,商业银行、电信运营商等各大机构纷纷加入。在自愿参与的前提下,央行试点推出赛马模式。不甘于商业机构的技术选择路线,使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得到稳定的出台应用,尽快实现DC/EP的入场流通。

3、数字货币试点场景丰富,加速试点应用

中国积极应对数字货币挑战,致力于探索数字货币的研发与推广,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位于世界前列。2020年,我国已经开放了深圳、雄安、成都、苏州四座主要城市参加数字货币试验,未来的冬奥会现场也将有机会进行内部关闭试点。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发布《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称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和中西部地区都具备了开展人民币数字化试点工作的必要性。2020年,数字货币DC/EP已在四家行之一中的中国农业银行开始了部分测试,DC/EP钱包支持数字资产兑换、数字钱包管理等功能,测试结果中的数字货币DC/EP钱包的图片也在各种大型区块链和网络媒体上广泛传播。央行数字货币系统测试工作在有序深入进行的同时,各大商业银行也都在积极配合准备数字货币系统的运作。

4、央行数字货币提升了我国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央行数字货币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正在重塑全球金融体系,央行数字货币的落地将极大的提升了我国人民币在世界的影响力。传统的跨境支付存在跨境支付存在资金周转周期长、费用高、效率低等缺陷,如果跨境支付方式使用数字货币来支付,其高效、便捷、低成本的优势将有利于促进跨境贸易的发展。央行CBDC还是采用松耦合的设计,用户不必再需要自己捆绑定一张银行卡,在海外人民币进行结算和交易中的转账或者网上支付过程中就可以直接通过央行的数字货币方式来直接进行交易和结算,有利于海外偏远地区和我国基建较差的地区使用,从而有利于提高人民币在贸易结算领域中的使用量。

目前国际上的跨境资金结算系统由美国的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系统和CHIPS(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主导,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应用会冲击到SWIFT系统,提高了跨境人民币在国际流动性,助力了人民币在国际化市场中的流通。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和经济稳定决定了此国货币在国际上的地位,只有提升本国自身的竞争力,这样才能提升国家的金融话语权,使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在较大范围使用。币值本身的稳定性、电子支付领域的便利性、交易对方认可程度等都是数字货币国际化应用的重要因素。未来央行数字货币的逐渐普及会随着中国在国际上影响力的增加,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助推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