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平凡社畜

2020-08-13 由 发布 阅读(219)

最近,华为天价签约天才少年,两位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毕业生入职华为,其中张霁拿到华为“天才少年”项目的顶级薪资201万。

以前,传闻BAT员工高薪:P7,3年120万;90后,5年170万,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那时候还未曾经历社会毒打、也没见过凌晨四点洛杉矶的你,可能还在做着工作三五年,年薪上百万的暴富梦。但是现在,连应届毕业生的工资都已经突破200万了。一边是平凡普通又怅然若失的你,一边是早早走上人生巅峰的别人家的牛娃。此次华为天才少年事件引起广泛讨论的背后,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毕业生,一个是天价年薪。

2019届本科毕业生半年后收入专业排行
2019届本科毕业生半年后收入专业排行

来看一下2019年的数据,以毕业后平均年薪最高的信息安全为例。每个月收入7310元,12个月另外再发3个月的年终奖,税前年收入大概是11万左右。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整个就业大环境不算太友好,稍微降一点收入预期,就算10万一年。

2014届本科毕业生毕业5年后从事主要职业类收入排行
2014届本科毕业生毕业5年后从事主要职业类收入排行

然后再乘以2014届毕业生毕业五年后最大的收入涨幅,算出2020届毕业生工作五年后,也就是2025年的平均年薪大概是32万。但这个32万是按照最高毕业起薪、最高收入涨幅,以及每年3个月的年终奖来算的。各位其他专业的同学,也可以根据自己专业的起薪和收入涨幅自己算一下。

2020届毕业生期望就业的企业类型
2020届毕业生期望就业的企业类型

虽然我们经常安慰自己行行出状元,但现实却是学互联网、通信、金融出身的确实能赚更多的钱,更不用说张霁、姚婷这些搞研发的核心技术人才了。当然,由于疫情的影响,还有另外一个关于就业的事实不得不提,就是今年有将近一半毕业生的就业期望是进入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很好理解,现在这种大环境,谁还不想找国家来兜个底?

不同学历毕业生期望就业的企业类型
不同学历毕业生期望就业的企业类型

但是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专科、本科、硕士,学历越高的毕业生反而越希望能够进入大中型国有企业,学历越高,找国家兜底的欲望就越强。跟当年电影《2012》中反映的逻辑差不多,当未来的不确定性达到一定程度时,人们追求的核心就不再是金钱或者人生价值,而是那一张象征着确定性的、通往诺亚方舟的船票。

作为以技术创新驱动的头部企业,华为花200万签约“天才少年”,其实本不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尖端研发岗,只要努努力秃秃头,年薪百万也是几年内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别看他们现在赚的钱多,他们其实也有自己的烦恼。行话叫“35岁天花板”,就是核心技术迭代过快,要是不在35岁前转管理岗或业务岗,那之后的日子可真是太难了。

说到难,就不能不提我们广大的后(she)浪(chu)了。社畜之所以成为社畜,不是因为学历,而是因为社畜只充当生产力而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工人去工厂干活,工厂按件给工人算钱。最初的工业化,更像是工人租用了机器,并且按件向机器支付租金。但是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深化,出现了生产效率更高的流水线作业。这个阶段的生产模式,更像是工人在为机器打工,由工厂占有生产资料,并且按件向工人支付租金。就像电影里的卓别林,那时的工人已经开始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工具人。但是那个时代的工人还算不上完完全全的社畜,至少他们下班后的时间是可以完全自由支配的。这与现在需要24小时随时待命的现代社畜相比,幸福感指数太高了。

但是为了追求未来长期的确定性,人们也更倾向于选择长期稳定的工作。刚好企业主也是这么想的,企业通过签订一次性的长期契约,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企业主则通过长期契约,扩大了自己的权利范围,并且还拥有最终解释权。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企业主相对于员工,拥有趋于无限的权利。而且现代社畜已经逐渐形成了对公司或者行业的依附性,跳槽只是在同行业小范围内跳,社会关系也只局限在有限的工作圈,甚至连和那些在工作上没有交集的人社交都会有一定的障碍。所以对那些长时间两点一线生活的社畜们来说,996反而显得不那么“压榨”,这一点在日本尤为明显。

在日本,走在路上就特别害怕跟别人产生眼神的交集。确认过眼神,是地道的社畜人,一上电车就马上找一个没人的角落躲起来。东京电车的末班车才是最恐怖的,哪怕空位再多,只要旁边坐着个人,社畜们就能硬扛着全程站回去。坐电梯也是一样,只要里面有人,就死活不进去,等,硬等。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社交障碍或者社交恐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社畜和这个世界的交互已经开始呈现出了一种格式化的趋势。对个性化的小众产品不敢轻易尝试,但却对千篇一律的大众品牌情有独钟。因为害怕与人接触,社畜们也更倾向于选择网购。如果实在不行非得线下购物,还可以选择自主结账的便利店。在工作领域,社畜们的生存法则或者价值体现,越来越透露出半自动化。无论是做客服岗的“亲亲,有什么可以帮您”,还是做财务岗的“去,把这个单子填了”,越来越多的“传统”岗位开始变得套路、机械,精神消费领域也是如此。

近期,网易云被戏称“网抑云”,它的火爆就能一定程度反映出社畜们的内心空虚。什么歌、谁唱的其实并不重要。在网抑云,所有生活中的不顺都被格式化成了一条条悲伤、抑郁的评论。在这里,用户的互动行为已经逐渐变成了一条条信息的流水线。不仅是工作上,就连网上冲浪也开始有老工业化那味儿了。

回到华为的“天才少年”,他们之所以能拿百万年薪,是因为他们给公司创造了远超百万的价值。而能够创造这么多价值的背后,能力、身体、机遇缺一不可,没能力肯定不行,身体不好也肯定不行。越是顶尖的人才,许诺的好处肯定也越多。平台、期权、团队,这些配套资源肯定是一样都不会少的。

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季”,突然聊天才少年,确实感觉有一点制造焦虑的嫌疑。但是就业困难的本质,其实不是工作难找了,而是以为自己能找到好工作的人变多了。现在的高等教育已经不是当年的精英教育了,大学生这个头衔已经贬值的非常厉害。

如果你是刚刚填写好志愿,正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新大学生,请务必珍惜和充实即将到来的大学时光,早点规划好自己的人生,不要等大四了才突然要考研,等毕业了才突然要考公务员。

如果你是刚刚毕业,即将或者已经走上社会的毕业生,那么请放下你那可有可无的大学生的偶像包袱。大学毕业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但是你需要清楚自己想要成为哪种人。社会需要卓越的人,但是更需要普通踏实的人。也许你现在的薪资还不如行业平均水平,也许你从事的行业不是待遇最好的大热门,但是只要你找到自己的相对优势,厚积薄发,未来的薪资涨幅就会跟你的成长速度一样,直接起飞。

今年的大环境虽然不乐观,但是荒年总有荒年的活法。冬天的时候坐在炉边看书,等待春天。等到春天来临,它肯定不会辜负你这个冬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