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何鸿燊,这是我的一生

2020-05-27 由 发布 阅读(251)

我叫何鸿燊,在家排行老九,人称九哥。据说我出生那一日,漫天奇光异彩,家里的老婆子都说我这人一出生就带着帝王之相。

我的祖上是荷兰裔犹太人MrBosman,中文名可以唤他为何仕文,可厉害了,算起来的话李小龙还是他表弟。

我的祖父叫何福,他有个亲兄弟,也就是我的伯祖父,正是当时的香港首富,那可是叱咤风云,响当当的厉害人物。

说起我的祖父何福,他生了13个孩子,我的父亲何世光排行第三。自小,我就被父亲宠爱着,过着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生活。早年的富几代也不过是我这样。

祖父何福
【图为祖父何福】

那年,我上学了,被安排在全香港最好的学校——皇仁书院。我就这样一边上学一边玩乐,每日苦恼的事情无外乎一些生活上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时候的我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一帆风顺。

但生活从不那么简单。

在我13岁那年,家中突逢巨变。我的父亲和我三位叔伯因为投资不慎,炒股炒的血本无归。几位叔叔在绝望之下选择自杀,而我的父亲则匆匆逃往越南,将我和母亲留在了香港。

我不忍去回想这段历史,回想母亲当时的绝望和痛苦。一夜之间家财散尽,一夜之间我的世界崩塌。在家中破产的那段时日里,我在飞快地成熟,从原先不能承受心理落差,到后来已经可以笑里藏刀面对那些世态炎凉的丑恶嘴脸,我明白了很多很多……

我努力奋进,狠下心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我开始卯足了劲学习,从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到勤奋优秀的尖子生,那些我从没想过也不敢去想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整个人仿佛也在磨难的火焰之中蜕变,蜕变出一个不一样却更好的自己。

皇天不负有心人,1939年那年,我凭借拔尖的成绩成功考入了香港大学,并且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如果生活只是那么简单,也许后来的我只是一个洋行的员工、一个买卖的商人,老老实实的沿着父辈走过的老路,成为一个平平凡凡的人。

但是,战争来了。

我深深的记得那一年,1941年。

烽火四起,人心惶惶,战争一触即发。死神的镰刀仿佛架在每一个人脖子上,好好生存竟然成为了最难的事情。读书太难了,老老实实的活着太难了。

于是,年轻且疯狂的我,做了一个年轻且疯狂的决定。

我揣着仅有的10港元,怀着些许忐忑也怀着些许期盼,踏上了一艘开往澳门的小船。

何鸿燊
【何鸿燊】

一路艰难困阻,可也算平平安安到了澳门。

澳门是个好地方。刚到澳门的我先找了家公司,叫做联昌公司,凭借我自身不错的工作能力和英语口语,直接成了大领导的秘书,第二年就被提拔为公司合伙人。事业的成功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正当我开始专心拼搏事业时,我遇到她。

该怎样形容她的模样?我竟用言语难以形容。

她像是一位绝世佳人,不,她就是一位绝世佳人。气质华贵,秀丽端庄。我开始体会到了那句很有名的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的心跳的飞快。我体会到了一眼万年。

图为黎婉华,风华绝代
【图为黎婉华,风华绝代】

后来我知道,她叫黎婉华,澳门第一美女。她家世显赫,父亲是澳门大律师,家里在澳门和葡萄牙都有显赫的资产。

我心里认定了她,便也不扭扭捏捏,大胆追求才是我何鸿燊的作风。

我开始每天下班接她放学,陪她喝茶聊天。我知道她说葡萄牙语,我就悄悄报了个班去学葡萄牙语。昏黄的灯光下,每天晚上抱着葡萄牙语书本,我艰难又快乐的学习着。

有一天,她笑着对我问我怎么学的葡萄牙语。我对她说:“我还有很多不懂,你来教我可好?”

也许是上天垂怜,也许是命中注定,凭借着才华和帅气的外表,我成功追求到了这位澳门第一美女,这位让我第一次爱上的女孩,我们在一起了。

尽管当时我们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落差巨大,但仍然于1942年,我们结婚了,甜甜蜜蜜如胶似漆,豪门千金下嫁了穷小子。

何鸿燊和黎婉华
【何鸿燊和黎婉华】

好事成双,婚后第一年我就凭借自己的能力和一些机缘,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整整100万。

之后,凭借自家妻子丰厚的家族人脉,我开始飞速扩张着自己的社会资源。也是机缘巧合,后几年,我转投了澳门博彩业。

时光如白驹过隙,飞快间就已过了十余载。

而也正是通过这十多年的艰苦打拼,我成为了整个澳门的第三代赌王,功成名就。

在这些年中,我的妻子也为我生儿育女,诞下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给我的第一个儿子取名为何猷光。

图为黎婉华和赌王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图为黎婉华和赌王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我以为我什么都有了,而我拥有的这些也将一直陪伴着我。

但生活总是这么令人窒息。

妻子生下孩子不久后就患上了结肠炎,切掉了一个胃。我有很多钱,但是再多钱也不能治好妻子的病。她开始虚弱,开始不省人事,只能依靠流食维持生命。

病痛折磨着她,也折磨着我的内心。

妻子的病我无能为力,但我的事业却正值高峰。我开始继续专注事业,每日应酬社交,事业版图如火如荼的扩张着。

金钱,权势,成就感……这些的都给了我很大的满足,我不再记得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我的原配,我的爱人。

在一次社交应酬上,我认识了一个女人,她叫蓝琼缨。

我终究是爱上了别的女人,并且打定主意要让蓝琼缨成为我的妻子,同我生活,同我应酬。

我对躺在病床上的黎婉华说了这件事,凭借当时还未废除的大清律例中一夫多妻为挡箭牌。最终,她同意了。

多年后,这位第二任妻子蓝琼缨也为我生育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我给这个儿子取名何猷龙。

何鸿燊和蓝琼缨
【何鸿燊和蓝琼缨】

虽然我爱上了蓝琼缨,但不代表我对我的原配妻子就没有感情。

天不遂人愿,1973年,黎婉华在西班牙遭遇车祸,不但难以进食,竟然还失去了大半记忆。在八年后的1981年,我的大儿子何猷光,竟也如他的母亲一样,横遭车祸,不幸身亡。

至今我也忘不了这剧烈的丧子之痛,我痛苦了很久,却也始终要振作。而黎婉华却万念俱灰,再也振作不起来。

1985年,我有了第三个太太,她是原配妻子的贴身看护,叫做陈婉珍,为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和一个女儿。

图为赌王与陈婉珍和孩子们
【图为赌王与陈婉珍和孩子们】

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稚嫩求爱的小伙子了。数十载的打拼,见过了各种莺莺燕燕的女人。当年心动的感觉再也体会不到了。

1986年,我认识了梁安琪,一个出身贫寒的女人。我有她在舞会上一舞订情。

图为赌王和梁安琪共舞
【图为赌王和梁安琪共舞】

自此,我有了我的第四任太太,又有了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2004年,我的原配妻子黎婉华去世了,而我已经83岁高龄。

83岁的我,钱财太多了,多的毫无意义。

我的子女很多,但我心里明白,这也意味着家产对一些亲人而言,远比我重要。

但人老了,也重视传承。去年,我终于有了第一个孙子,我亲自为他取名叫何广燊,我们家终于有了第五代男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