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无奸不商的一生

2020-06-16 由 发布 阅读(246)

美国第45届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他是人送雅号“懂王”的川建国,人称“推特治国、甩锅大师、消毒水killer、宇宙级手风琴演奏家、疑似红色阵营超级卧底”。

特朗普家族的祖籍位于德国莱茵河以西40英里,一个名为卡尔斯达特(Kallstadt)的小镇。1885年时,特朗普的爷爷,16岁的弗德里克·特朗普开始外出闯荡。最开始他处处受挫,直到1896年才时来运转。那时候美国淘金热,弗德里克·特朗普在淘金客必经的“毙马道”上开了一家一站式服务的饭店。这个饭店提供马肉、住宿、赌场,这让他的酒店大受欢迎。当时育空日报这样描述他的饭店“对于单身汉来说,这里提供了本尼特地区很好的住宿和餐饮。”。弗德里克随后赚到的钱投入到纽约地区的房产上,从此开启了特朗普家族的房地产生意。

1918年,年仅49岁的弗德里克由于流感引发的并发症撒手人寰。弗雷德·特朗普,也就是特朗普的父亲,作为长子,他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由于弗德里克早逝,弗雷德放弃了大学,早早开始替母亲分担家庭重担。他们成立了“伊丽莎白母子公司”,正式开展房地产业务。之后,弗雷德赶上了二战的红利,在宾夕法尼亚、弗吉尼亚等东海岸的数个州里,为政府兴建了大量的海军营房,大发战争财。二战结束后,弗雷德的目光也没有从战争红利中挪开。他为归国老兵和战后兴起的中产阶级,在纽约皇后区、布鲁克林区建造了一批中产阶级公寓,此时弗雷德在纽约房地产界已经小有名气。

家境殷实的唐纳德·特朗普,比起弗德里克和弗雷德而言,更加的野心勃勃。他很小就接触到商业,在小学阶段就表现出自信、好胜等特点。他13岁时,弗雷德决定把他送到军事学校,这也培养出了特朗普严于律己的习惯。这个习惯为他未来大起大落之后还能翻身提供了很大的助力。在那个年代,想要经商的话,沃顿学院是必须要去的地方。虽然哈佛大学商学院确实培养出了很多上市的CEO,但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从沃顿走出去的。因此在纽约军校毕业后,特朗普就申请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并成功被录取。沃顿商学院的锻炼,加上家族经商史的影响,为特朗普打下了坚实的商业基础。20世纪60年代中期,刚刚大学毕业的特朗普就参与到他父亲的生意中去。那时候他说过一句话:我从沃顿毕业,满怀希望的步入社会,却发现这个世界只有最坏,没有最好。请记住这句话,这句话称为是奠定特朗普一生的基石都不为过。

特朗普的天赋是不容小觑的。他们父子曾看上一个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一个叫“斯威夫顿”的小区。当时这个有1200户的小区,由于缺乏物业管理,环境混乱,入住率不到4成。他们用570多万美元将这个小区买下,提高了安保,整顿了环境,还为房子都配上了当时流行的百叶窗,这让原本人气低迷的小区很快就租住一空。到了1972年时,特朗普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将这个小区卖出,这笔生意就此赚了600多万美元。

其实早在1971年,特朗普就展现出了他的野心。他认为自己的父亲只是靠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来赚钱,项目低端、客户没钱,都是些没钱的穷人,赚的太辛苦了。他觉得近军纽约最繁华的地段曼哈顿去赚富人的钱,才配得上自己。之后他通过两个里程碑式的项目,康莫德酒店(Commodore Hotel)和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成功让自己立足曼哈顿。

当初康莫德酒店是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公司的产业,与中央车站相邻,有着优越的地理环境。但由于其管理层的经营不善,已经濒临倒闭,且汽车站附近大量的流动人口让这个区域变成一个犯罪天堂。特朗普眼光独特,发现这块地方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福地。他为了拿下这个地方,毫无底线、手段尽出、多路发展,同时搞定了宾州中铁、政府、银行和新入驻的一线酒店品牌,将各个利益方拧成一股绳,共同治理和发展这块地方。最终,特朗普搞定了宾州中铁,在政府处拿到了40年的减税政策,从银行拿到了8000万美元的贷款,邀请到了凯悦集团(Hyatt)旗下的君悦大酒店(Grand Hyatt New York)加入。1980年9月,新的康莫德酒店正式亮相,且乘着80年代“里根繁荣”的东风,酒店年毛利润超过3000万美元。如果说这一仗是让特朗普能立足曼哈顿,那么接下来的特朗普大厦就让他成为了纽约地产界的新贵。

特朗普大厦的诞生,可以说完全体现了特朗普的商人天赋。他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不管是拿地还是在地皮上兴建大厦,对那时的他来说都很困难。于是为了这个项目,他想尽办法加入曼哈顿最著名的,但入会条件极其苛刻的LE俱乐部,这个俱乐部里面的会员都是顶级富商和最有姿势的名媛。在俱乐部里面,他结识了大批富人朋友,这些有能量的人教给他不少房地产的知识,也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经过3年的努力谈判,特朗普才终于获准在第五大道一块地皮上建楼。又经过了一系列的努力,1983年,总高58层,202米,容积率21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拔地而起,成为纽约的新地标。这个罕见的用人名姓氏命名,采用极度奢华建筑风格的大楼,不单单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还为传播特朗普的知名度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根据美国媒体报道,高达98%的美国人都知道特朗普,而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就是以这里为背景,也不知道该说这个电影是巧合还是预言,只能说在当前美国的社会境况下,更显得别有一番风味吧!

在这些光鲜的表面下,特朗普实际上也曾面临过破产,这些经历才真正能体现他是如何贯彻自己那句话的。特朗普曾分别经营过3家赌场,且全部破产。他们分别是1984年开业,1992年破产的特朗普广场赌场;1985年开业,1992年破产的特朗普城堡;和1990年开业,1991年破产的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赌场泰姬陵。为了筹集赌场的资金,特朗普曾前脚在监管部门面前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不会发行垃圾债,后脚就发行了利率高达14%,总值6.75亿美元的垃圾债。而在特朗普背负高达8.33亿美元债务时,他更是无耻的提出了“炫耀就是生意,特朗普就是牌子”和“大而不倒”的概念。尽管这种无耻让当时参与破产重组的大富豪卡尔·伊坎非常不齿,但特朗普对于利益分配的手段还是获得了他的认同。

可以说,如果特朗普没有这般无耻的品性,以及对来自现实的恶意的清醒认知,和自身高超的利益分配的手段。他绝不可能从破产中翻身,也不可能走到今天美国总统的位置上。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还不忘推销自己的品牌,特朗普矿泉水、特朗普牛肉、特朗普高尔夫球俱乐部,都成了他竞选中的关键词。真是应了那句名言:我其实是个商人。而当选总统之后,他继续用这种一贯来都让人琢磨不透的方式执政。讨厌他的人认为他是个疯子,喜欢他的人觉得他是雄才大略的救世主。他疯言疯语、满嘴谎言,他四处甩锅、推特治国,他异常排外、种族主义,他四处制裁、不顾盟友的出尔反尔,像个小丑。各种言论令人仁俊,种种行径引人发笑。

不知从何时起,没有人再把他当成一个总统,似乎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了一个笑料。但,是否有人记得,30年前他就曾说过,只要他参选总统,那么必然是因为胜券在握,30年后,他就确实当选了呢?是否有人记得,2016年他竞选时,那一番雄心壮志的演讲呢?又是否有人记得,他现如今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总统,而他想要再次让美国伟大起来呢?

他所有的缺点,假如都放在一个人身上,确实是致命的缺点。可放在一个政客身上,有没有没想过,那其实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才能?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通过装疯卖傻逗大家发笑,而让大多数人,甚至包括他的敌人,因为轻视他而放松警惕的话,他是否会非常卖力的逗弄大家,直到所有人都认为他就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呢?假若真是如此的话,特朗普真的如我们所想的那么不堪吗?又或者,这个精明的政客,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打算继续愚弄所有人呢?又可能,他会在装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