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采访:互联网金融要解决好资产配置问题

2016-02-21 由 发布

东吴金融科技总经理李健接受《财经》杂志记者采访谈到互联网金融难题时表示:“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做海外资产配置的问题,包括资金的来源、流动性的管理和资产配置策略的问题。不过到目前,互联网金融公司都不涉及前两个问题,只是提供平台和咨询服务。所有的操作都是客户自己完成,对接机构。李健指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想要解决的问题。”

跟随中国投资者的眼光,互联网金融也将目光转向了全球市场。

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逐渐成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始打造全球资产配置平台。陆金所、积木盒子、宜信、荷马金融等众多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开始了这一业务。

首先被这些公司纳入全球资产配置的就是美元资产。尤其是2015年赶上美元升值,而人民币出现了贬值,美元资产成为投资者追逐的热门产品。美元资产也是目前为止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的唯一境外金融资产。这些平台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购买境外金融资产的可能。

同时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搭建全球资产配置平台,也成了行业发展瓶颈期的一个新的突破。2015年中以后,中国国内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展开了严密的监管,各项监管规则纷纷出台。“全球资产配置可以拓宽行业发展的道路。”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会长宏皓表示。

搭建全球资产配置平台成了互联网金融公司和中国投资者共同的需求。但是搭建这一平台却绝不容易,如今已有的平台多是浅层次的初始阶段。

新平台

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搭建的平台,为投资者提供了一定的美元资产产品种类,可供投资者进行选择。它们的发展模式也有所不同。

比如,积木盒子做的是全球资产配置平台,多是中国境内资产品种,境外资产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目的是让投资者可以在他们自己的平台上实现各种需求。因而他们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些美股和美元基金,供投资者选择。而荷马金融仅做海外资产购买,推荐给消费者的多是固定收益类产品和一些基金。宜信则推崇的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母基金,专门投资于海外证券类基金。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做境外资产配置都只是一个渠道,都不能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美元的获取和流动。

中国外汇管理局规定,中国公民个人外汇购买额度为每人每年5万美元。这一规定限制了中国投资者对海外进行投资,但是目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投资者需要自己想办法将人民币兑换为美元,并且转到离岸市场。

所以,现在能够在这些平台上做对外投资的客户,必须手上持有美元,并且已经转移到离岸市场。

寻找第一批客户,就成为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重要课题。而其中最大的人群,要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员工。这些互联网公司在过去十多年一直在美国上市,而这些公司基本都有股权激励措施。员工为了拿到公司股份,就需要在美国股市开户。这些人就成了第一批拥有美股账户的人。公司上市后,待股票解禁,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就需要重新对这些资产进行投资,而他们大部分又都在中国国内,这样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发的新平台就能够为他们提供便利。不要小看这一波互联网公司的人群。他们就是炒美股的中国元老,也是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创始人。

而且这一批以BAT为代表的员工并不少。不完全统计,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超过300家。在股权激励的催生下,持有美股的员工更是要乘数十倍上百倍了。另外还有一些有在海外工作、求学经历的人,也都持有美元或已开通美股账户。

这些人就是做境外资产配置的互联网公司的第一批客户,但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并不满足于此,它们不断在中国国内开发新的客户。

目前北京的一些银行可以提供办理离岸的借记卡,申请人提供重要的地址证明就能够办理一张香港的存储卡,以旅游或者留学为名,把在外管局规定额度内的外币资产转到这张卡上。

不过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全球资产配置业务,面向的是高净值客户,而不是中产阶级以下的普通人。因为只有这些人需要做境外资产配置。荷马金融创始人叶程坤介绍,他们的客户大概都是身价在100万美元以上的人。宜信董事长唐宁给出需要做资产配置的人士的资产总额在300万-3000万元人民币。

胡润研究院曾作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5月,中国大陆地区约有121万名千万富豪,7.8万名亿万富豪。在千万富豪中,企业主占比达到55%,超过一半。这些人正是做全球资产配置的主要客户群。目前,荷马金融的客户大概有几百个这样的千万富豪。

另外大型企业、跨国公司的高层人士、职业股民以及炒房者都是千万富豪的主要人群,也是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想要争取的客户。

好市场

在全球资产配置方面,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都非常看好中国市场,因为中国市场在这一方面才刚刚起步。宏皓给出的数据是,全球高净值人士在本国之外配置的资产平均比例为24%,而在中国,这个比例是5%。其中19%的差距,成为他看好全球资产配置市场的巨大空间。

胡润研究院曾对中国平均资产为3000万元人民币的高净值个人做了一个调查。平均下来,受访的高净值人士的海外资产占其总资产的比例为16%。

尽管由于统计口径不同导致的数字不一,但是毫无悬念,中国投资者的海外资产配置比例确实非常低。

以日本为例,2014年,日本仅主动提交的个人海外总资产就有3.1万亿日元。日本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任大川提供的数据显示,日本个人投资者持有的海外金融资产达到41万亿日元,个人海外房地产投资大约20万亿日元。日本个人的平均资产6600万日元,人均海外金融和房地产投资46万日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

日本的海外净资产达到366.9万亿日元,连续24年成为全球最大债权国。中国虽然也持有非常可观的海外净资产,但是个人投资非常少。

不过中国个人投资者对海外资产的热情却非常高涨。尤其是在2015年。从2014年开始,中国房地产投资大幅下滑,当时很多分析师认为这对于中国股市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大笔的资金总是要找到出路的,股市肯定会因此受益。没想到的是,2015年中,中国股市出现大幅下跌,至今仍没有站上3000点,也没有看到底。

而同时自从2015年8月11日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贬值,尤其是进入2016年后有短暂几天人民币贬值幅度较大。

中国国内投资环境的不理想,催生了中国投资者对于海外资产的热情。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又引发了中国国内兑换外币的数量大增,尽管没有具体的金额支撑这一说法。

但是,有几家DQII基金公司已经开始限制美元份额的大额申购。比如鹏华基金就从1月12日起,将鹏华全球高收益债人民币份额大额申购、定期定额投资业务限额由500万元,调整为100万元(不含100万元)。

投资者用人民币投资这只债券,通过DQ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换为美元资产。鹏华方面表示,尽管临时申赎数据不能披露,但是从开始限制大额申购,可以看出买的人比较多。

如今的中国投资者对海外资产的渴望,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非常相像。这是任大川对中国投资者当前情况的总结。

在过去的几年间,中国人在海外购买房产的消息随处可见,房地产成为中国人投资海外的最热门产品;最近两年,对艺术品的追求不断高涨,中国人不止一次天价买画。这也跟日本非常相像,日本人在1990年的时候买走的世界名画总价高达33亿美元。

但是按照投资发展的阶段看,中国远没有达到日本的阶段。从日本人申报的海外资产情况看,股票等有价证券占比最高,达到62%,其次是存款15%、房子7%、土地3%。

投资的难题

虽然诸多中国投资者开始热衷海外金融资产,但投资海外金融资产对于绝大部分中国投资者仍然非常陌生。投资者对于金融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的担忧成为他们踌躇不前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在当今金融衍生品泛滥的大环境下,如何选好投资产品成为一个重大的问题。

“境外优质的投资产品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稀缺的,中国的投资机构要获得这些产品,需要跨国监管、产品设计、投资风控等多道门槛。”宏皓说。

而这也成为互联网金融公司头疼的问题。荷马金融组建了一个团队,专门对美国的各种资产进行审核,然后挑出来一些他们认为比较安全稳定的产品。他们担心的是,如果资产不够安全,收益不够稳定,会影响投资者的后续投资。

根据胡润的调查,千万富豪的构成人群中——企业主的资产占了58%。“他们的企业已经是冒很大风险了,所以他们希望做的海外资产配置比较稳定。”叶程坤说。

荷马金融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目前只做海外资产投资。据创始人叶程坤透露,通过他们平台进行投资的金额已经达到3亿元人民币,他们主要推荐固定收益产品。

积木盒子则先从基金、股票开始做起,申请了销售基金的牌照。到目前为止这一块的业务量仍非常小。宜信采用的母基金形式,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稳定,但也是从1月份才正式提出全球资产配置的概念,仍需要时间证明效果。所以尽管做全球资产配置对于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出路,但是路会走得怎么样还不确定,而这一拨海外金融产品的表现,则决定了这些互联网金融平台上投资者的后续投资行为,如果平台上的海外金融产品表现不好,则投资者的后续投资也可能不存在了。

互联网金融公司在过去的两三年经过非常快速的发展,到了2015年行业问题不断暴露,监管方面在2015年底也开始收紧。2015年12月28日《网络贷款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意味着行业整顿的开始,紧接着深圳市爆出从2016年1月1日起暂停新增互联网金融企业名称及经营范围的商事登记。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进入了第二阶段。

但是这些规定对于已经存在的不做网络贷款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对于做全球资产配置来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国内并没有监管。在中国做美元金融资产的购买,需要拿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牌照,而不是中国监管方下发的牌照。

监管方面的空白,也是在中国国内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加强后,互联网金融公司选择做全球资产配置的一个原因。

除此之外,业务的问题依然存在。东吴金融科技总经理李健指出,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做海外资产配置的问题,包括资金的来源、流动性的管理和资产配置策略的问题。不过到目前,互联网金融公司都不涉及前两个问题,只是提供平台和咨询服务。所有的操作都是客户自己完成,对接机构。李健指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想要解决的问题。

唐宁表示,宜信有几百名理财顾问可以帮助客户解决资产配置的问题,但是对于更多的新兴互联网公司来说,它们希望能够通过技术的进步解决这个问题。跟传统金融机构不一样,互联网金融公司并没有那么强的金融背景,有足够的理财顾问能够为客户提供投资策略。所以它们都希望开发智能投资顾问的技术,由机器代替人来完成这部分工作,机器结合现代资产组合理念,根据客户的风险偏好和理财目标,给客户提出资产组合的建议。

其实智能投资在美国已经开始使用,比较有名的公司包括Wealth front、Betterment、Personal Capital等。金融数据商Corporate Insight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这些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达到190亿美元,共获得2.9亿美元融资。

智能理财顾问跟传统人工理财顾问相比,对投资者来说成本要更低。比如Wealth Front对于投资低于1万美元的投资者不收取任何费用,超过这个额度每年收取0.25%的费用,这相对于传统1.5%-2%的费用要低得多。

积木盒子和荷马金融都表示它们研究的智能顾问正在进行中,或许不久就能够给客户提供投资建议。(本刊记者 吴海珊)

东吴金融科技转载财经网http://yuanchuang.caijing.com.cn/2016/0222/407221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