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的监管与机遇

2016-08-02 由 发布 阅读(72)

今年5月,美国在线借贷平台Lending Club将2200万美元的优质贷款借给单一投资者,此举不仅违反了行业基本原则,也使得Lending Club失去监管层和投资者的信任,公司CEO被迫下台。Lending Club是一家相当成功的金融科技公司,单月交易额曾达1亿多美元。

随着金融科技不断壮大发展,种种违规和市场混乱现象在所难免,美国监管部门正努力填补对金融科技领域的政策空白。

本文由美国长盛律师事务所(Troutman Sanders)的两位分析师Aurora Cassirer和Katherine McDaniel共同完成,主要分析金融科技对传统银行业、投资顾问以及金融咨询行业的影响以及监管层对金融科技的影响。长盛律师事务所是美国历史最悠久且最顶尖的事务所之一。

从广义上将,金融公司运用科技向客户提供高水平、高效率的金融服务就是金融科技的定义。金融科技的初创公司卯足了劲一心取代传统金融机构。但传统金融机构也在不断反击,对金融科技的态度从以往的排斥,慢慢变为接受,甚至已经开始拓展自身资金科技的业务。

创新所带来的行业震动必然引起监管层面的注意。美国长盛律师事务所分析师认为更严格的监管并不总是伴随着行业萎缩。政策面的监管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印象不可避免,但新兴科创公司若能积极回应政策,做出相应改变,政策收紧也不是为一个发展的契机。

许多金融科技公司凭借自身高效率、低成本的优势希望取代银行在传统金融服务行业的地位。这些新兴科创公司包括了P2P、新型贷款和在线支付。

虽然这些新兴科创公司不受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监管,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有许多业务都需要银行牌照。另外,根据科创公司商业模型的不同,分别受到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监管。

美财政部近期发表了一份金融科技未来发展报告。报告指出金融科技行业确实能给投资者带去实实在在的好处,尤其在非传统借贷反面。但该报告也预测了金融科技行业未来可能面临的变革,这其中包括了监管层的影响。

报告特别指出,未来将特别加强对中小企业借款人的保护,建立一个标准化的借款担保和执法机制,并且持续监督借贷机构各项数据以及投资组合的表现,实现证券借款透明化。

四月美国货币监理办公室(OCC)发布了一份《企业风险偏好声明》,从这篇报告中不难看出美国的监管层对金融科技的发展持保守态度。其中分析了金融科技行业将带来的各种风险,并概述了OCC对每种风险的容忍度。

虽然这篇报告本着指导金融科技行业发展,和让更多“外部利益相关者”了解OCC对金融科技的风险管控机制的原则,但仍有留有许多悬而未决的模糊地带。好消息是,OCC表示会适度放宽对新兴科创行业的风险容忍以不断适应该机构对银行业和联邦储蓄机构不断变化的监管需求。

虽然美国财政部和货币监理办公室对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指导意见,但仍有不少监管机构选择抑制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比如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近期向Dwolla处以12万美元的罚款,理由是Dwolla公司在保护消费者信息安全方面违规。Dwolla是美国一家在线支付公司。

面对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不少金融科技公司纷纷采取行动,有的缩减业务而有的则干脆退出市场。今年早些时候LendingClub的创始人兼CEO,Renaud Laplanche被迫下台,随后公司对一项总额为2200万美元的贷款进行内部审查,原因是这些资金贷给了单一借款人。虽然LendingClub向SEC保证公司会努力减少损失但SEC和美国司法部仍然对LendingClub启动了联合联查,针对LendingClub的民事诉讼也紧随其后。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反应更为强烈,推迟了与早在7个月前就开始筹备的与LendingClub的合作计划。

虽然不断收紧的监管和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会让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望而却步,但这却给一些从事银行业务的初创公司带去了发展机会。驾驭新规的能力以及法务团队建设是初创公司未来有效的竞争力。

除了进军银行业务之外,金融科技所涉猎的领域还包括投资和金融咨询行业。其中发展潜力最大的是网络集资证券交易。众筹网站诸如Kickstarter和GoFundMe的为中小企业、个人、慈善机构在线募资铺平了道路。

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网络集资平台允许企业进行股权交换。随着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网络集资证券交易的规则开始生效,这一形势有望得到改变。据悉,SEC的新规对众筹的发起人和执行都做了规定。

此外,新规还提高了从事贷款人和借款人中间人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的注册标准。SEC掌门人Mary Jo White近期表示这些资金门户网站未来将作为“看门人”,而SEC则会与金融业间监管局(FINRA)加强合作对这些资金门户网站进行严密监管。

金融科技公司也可以通过SEC的审查来加强自身的合规性并且以此取得投资者信任。虽然SEC的新规对金融科技的发展造成一定阻力,但它在降低市场不确定性、控制风险方面有积极作用。

除了影响投资行业,金融科技对咨询行业也有不少的冲击。虽然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彭博的第一个网络终端早在1982年就进入金融市场,但是金融科技的大数据分析对市场冲击更为强大。例如美国金融科技公司Betterment的机器人投顾以及人工智能对投资者的年龄、资产、风险承受度加以分析,通过量化算法为投资者私人订制投资组合。

SEC曾明确表示,每一个机器人投顾必须像传统投资顾问一样进行注册登记,但SEC没有明确表示机器人投资与传统投资顾问的行业标准是否相同。SEC主席Kara Stein近期表示监管层正对机器人投顾所扮演的角色和它的信贷义务等做分析。

于此同时,美国劳工部针对个人退休账户的信贷新规就十分契合机器人投顾的特质。机器人投顾在分析投资策略是不带任何感情因素。新规指出投资顾问在进行投资活动时必须凡是以各户的利益为先。信贷新规尚未生效,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商会正联合对这项新规进行最后的修订和评估。但许多金融科技的咨询行业对此反应不一,Betterment 和财富前沿(Wealthfront)都公开表示支持这一新规。

金融科技公司将会不断创新,利用科学技术提供传统银行也服务以及金融服务,向投资者提供新的理财产品和算法模型。当然,鉴于金融科技公司主要向个人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服务的特征,监管层对金融科技的监管不可避免,并且将持续加强。但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借助法务团队的指导降低违规风险。此外,金融科技公司应该对可能面临的监管早作打算以简化未来面临的合规流程,并且积极加强与客户之间的沟通,向投资者提供更透明、安全、高质量的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