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防沉迷下,电竞会如何发展?

2021-11-18 由 发布 阅读(237)

11月7日凌晨,EDG夺冠的消息刷爆互联网,微博相关话题浏览量达到23.6亿次,B站上比赛视频的观看量超5亿次,无数电竞爱好者彻夜狂欢,不知情的群众还以为国足闯进世界杯了。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电竞这一路是如何从萧条到现象级事件。

中国电竞发展史

早期的网吧便是网络游戏的沃土了,但时不时替教育缺位背黑锅,致使官方的打压从未消停过。2008年是滑铁卢的一年,在央视的《战网魔》播出后,无数家长更是视游戏为恶魔,“电击法王”杨永信也逐渐魔怔。在那个年代,厌学、逃课、打架、离家出走,都可以怪在游戏上,实在扯不上的话就怪动画片、早恋、追星等等,唯独不会是家长的问题。

2009年起,网络游戏电竞化萌芽,《星际争霸2》、《英雄联盟》等竞技类游戏登陆中国,游戏厂商开始主办电竞比赛来打知名度,但长期被大众诟病的网游始终得不到认同,电竞选手工资普遍不足千元,仅凭情怀坚持。2011年,DOTA电竞战队CCM拿下魔兽争霸3中国区的总冠军,可风光背后,老板却连工资都发不出,夺冠之夜就是战队解散之时。此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万达公子王思聪当即以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CCM,改名为IG战队。

王思聪的这一壮举犹如一剂猛药,迅速激活了电竞市场,他先后又成立了ACE联盟、香蕉游戏和熊猫TV,还邀来了周杰伦等大咖,推动电竞破圈。随即,“稀土大王”蒋泉龙之子蒋鑫(Snake站队)、雏鹰农牧的少东家侯阁亭(OMG站队),有“沪上皇”之称的秦奋(KING站队),“广州地产教父”朱孟依之子朱一航(EDG站队)相继跟进。可以说,是这些还未承父业的“富二代”们拯救中国电竞于危亡之际。

2014年,LPL联赛正式接棒WCG成为国内唯一官方赛事。随着关注度的上升,直播平台进入了电竞市场,赛事版权开始有了市场价值,手游电竞也初露端倪。没多久,红杉中国、经纬中国、启明创投等资本大佬也看到了电竞行业的巨大商机,疯狂投入。京东、苏宁、B站等紧随其后。资本的介入,让中国电竞持续规范化、市场化发展,进而形成了产业生态,随即一些高校开设了电竞专业,为主播、解说、赛事组织、赛事转播等岗位提供新鲜血液,并同步推动电子竞技员、电竞陪练师等国家职业标准的设立。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作为表演赛事登录,标志着电竞赛事已经走在了规范化、成熟化、体系化的道路上,成为了电竞历史上的里程碑,而不远的2022年杭州亚运会将有8款游戏入选电竞项目。同时,Riot Games拳头公司也在与国际奥委会积极沟通《英雄联盟》入选奥运会的事宜。

电竞选手的罗生门

牺牲学业,追逐梦想,值得吗?

有人为了打上职业赛,苦等5年每月仅拿1500元底薪。更多的人付出了青春与努力,焦虑不堪,也未能盼来机会,只能选择退役或者退居幕后工作。这是一个淘汰率超过95%的行业,可以说,观众们能看到的选手都是踩着无数失败者和炮灰的尸体上位的。

和传统体育项目类似,电竞是一个唯成绩论的项目。成绩不仅决定了收入,还会决定前途。例如,目前LPL选手的最低月薪为2万,能进一级联赛的选手会在3万元以上甚至更多,二级联赛则稍微低一点,而没打上正式比赛的选手大约在1万左右。能打上正式比赛已经是百里挑一,但选手还要保持下去,因为每年都会有新的选手选上来,替换掉一些成绩不好的,是一个淘汰轮换的过程。所以,即便是正选选手也会持续高强度训练,每日12小时以上的训练,几乎007无休。

以往,大多数职业选手均是高中没读完就入行,早早放弃了学业的他们,在落选或退役后并没有太多出路。成绩好的明星选手可能会成为教练、解说,退而求其次,会选择做主播、代练。但电竞直播的马太效应非常突出,除了明星主播收入可观,大多数人每月仅有几千元,不比网红主播好多少。

史上最严防沉迷

一边是大力发展电竞行业,一边是史上最严防沉迷。

不久前,游戏防沉迷新规出台,将未成年人打游戏的时间压缩至每周三小时。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游戏公司都上线了未成年人保护机制。虽然游戏公司阴奉阳违,执法不严。“非本人身份证号也给实名认证”、“成人认证后的账号可轻易租借、买卖”等小把戏轮番上演。表面看,未成年人游戏防沉迷技术存漏洞,实际还有游戏企业利益驱动。其实防沉迷一直有,也一直收效不大,真想玩游戏总有办法,比方单机游戏,STEAM上应有尽有。

KPL、LPL、PEL等电竞赛事官方响应政策,称将对参赛选手年龄展开合规限制。这对电竞选手的影响不言而喻,他们的职业生涯将进一步缩短。原先15-17岁的成名年纪将要往后推迟,而在18-20岁的黄金年龄段,一旦选择了电竞这条路,他们将错过人生中最佳的学习阶段,淘汰或退役后将面临更多的现实问题,前途的不定、外界的质疑。同时,由于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电竞联赛数量的骤减,选手们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