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之争,谁比谁更体面?

2020-06-09 由 发布 阅读(348)

这段时间网易云音乐买版权买特别猛,估计花了不少钱,以至于养猪大户丁磊老师,在网易的年报发布会上发了不少牢骚。

5月20日,网易CEO丁磊在网易电话业绩说明会上谈到网易音乐时表示:在拿版权方面,我们一直的态度都是愿意花钱,但问题是目前国内个别厂商不愿意卖。有些公司在这个市场里搞垄断、囤货,大家应该放眼长远,致力于华语音乐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短短几句话甚至把“不支持华语音乐崛起”的大锅扣到了隔壁腾讯头上。这套感人的逻辑套在丁老板的养猪里解释一下就是:我知道你们腾讯斥巨资买了很多品种精良的猪,虽然我以前没钱买好猪,但我现在有钱了,我想买好猪了,你们怎么能不把好猪共享出来呢?你们这是目光短浅,不利于中国养猪业在世界崛起啊!开过玩笑,下面书归正传。

当年网易云歌单里的歌,一个接一个变灰是常态。所以,你又是因为什么一步步变成音乐难民的?这是一段漫长的历史,但都是和钱有关系的。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音乐产业是有个小黄金期的。我们小学时候羽泉的《冷酷到底》火到小学生都会唱,然后周杰伦,孙燕姿,SHE,五月天这些人贯穿了我们的中学生涯,是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从2001年到2007年,街头巷尾都是他们的歌。头部音乐人每年的磁带和CD都是百万级别的销量,音乐人也可以专心的做音乐。2004年前后网络加速发展,从网络上下载音乐开始流行。由于那时手机功能还比较初级,iPod又比较贵,所以几百块钱的MP3播放器在年轻人中普及起来了。那时根本没有音乐难民,只要拥有一个MP3,你就是班里的音乐堂主。

互联网技术的加速发展,智能手机和音乐平台的崛起,让MP3播放器也渐渐退出了市场。天天动听、音悦台、咪咕音乐、百度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这些音乐软件都曾各领风骚过一段时间。听音乐的渠道发生了变化,但唯一没变的是音乐的版权问题。

从2000年之前一直到音乐软件普及,国内的音乐消费者习惯的一直是免费和盗版。这么多年间,中国音乐人的权益一直在被侵犯,很多小伙伴最爱的还是免费的盗版。磁带、CD流行的时候,甚至听说有正版厂商也去做盗版。因为便宜,买的人更多。而且那个年代的盗版侵权,不仅仅是普通市民盗版网站下载歌曲这种个人行为,诸如百度这种大场和移动这样的电信运营商,都缺乏足够的版权意识。比如,在百度上能搜到茫茫多的盗版音乐;移动做的电话彩铃有时用了别人的歌,却没给版权费,很多人都因此和百度、移动打过官司。

正版厂商做盗版,音乐人多少还都分点钱。网络发达之后,一有新歌上来,用不了一个晚上,所有人的MP3和手机里就都有了,音乐人根本没钱可赚。音乐软件免费向用户提供歌曲,但是它们也不给音乐人支付费用,很多人免费听歌的习惯也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但是大家可能没有想过,音乐人做音乐也是要花钱花精力的。很多音乐人一套录歌的设备就超过了百万,做出来的音乐却一分钱都赚不到。所以,别觉得自己是音乐难民可太难了,其实那个时候的音乐人才是真·难民。

有人说唱歌的明星不都特别风光吗?顶级歌手一年开几个演唱会,随随便便赚千万。大家要知道,任何一个行业的头部都是赚钱的,但也是极少数的。头部音乐人虽然风光,但是头部之外的音乐人生活相当凄惨。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发布的《2018年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中显示,三成的音乐人收入为0,大部分是靠兼职在搞音乐,95%的音乐人没有办法靠音乐养活自己。音乐人的生存现状并没有比2010年前后高到哪里。

是否怀念那个神仙打架的华语乐坛,音乐人都不做音乐了,自然没有能打的作品了,毕竟神仙也是要恰饭的。

2010年前后,音乐人对盗版网站和百度恨的咬牙切齿。从环球华纳这样的大唱片公司,再到何勇、周云鹏这样的音乐人,都告过百度提供未经授权的MP3下载链接,但是大多都以失败告终。高晓松甚至还说过,百度是音乐圈最切齿的仇人。

2011年,音乐人们忍无可忍,在3月发布了《抗议百度公开信》,之后一天发布了《致音乐界同仁书》里面有几段话很是让人动容。“直到今天,互联网盗版音乐占据了几乎100%的市场。我们失去了依靠音乐版权收入再生产音乐的最后阵地,行业凋敝、人才流失,梦想破灭、尊严全无。”因为音乐人的集体抗议,这个事情也在网上引起了不少讨论,之后音乐的版权问题逐渐得到重视。国家主管部门开始整治违法网络音乐网站,各家厂商也开始通过合法途径获取音乐版权,算是国内音乐版权意识的初步觉醒。

在我们刚刚开始保护版权的时候,欧美已经摸索出了相对成熟的网络音乐版权体系。欧美的体系有两个核心,第一个是避免独家和垄断的出现,第二个是创作者的收益能在一个平均的大盘之下得到一个最低的保障。

其实2005年前后,国内也有音乐产业的人,想推行拿正版版权搞音乐付费这件事情,但是这些公司最后要么倒闭了,要么不搞付费了。是因为他们站得不够高吗?不是,是站的太高、太超前了。根据媒体的报道,2007年全中国音乐付费下载收入只有六、七百万,用户有四、五百万,但是四大唱片公司授权音乐版权,一年就要收取100-200万的费用,所以正版音乐网站很难盈利。那时音乐用户已经能按亿来计算了,但是愿意付费的估计还不足3%。算一下,付费的平均每人也就只付1块多,比夏天吃冰棍儿的钱都少,搞付费的公司自然只能吃土了。所以到后来大家都是做免费、拿版权,吸引客户占领市场,先不计代价打市场,然后再让你成为那个代价。其实,这是中国这几年互联网行业的通用法则。大家后来看到的团购、直播、社交、打车全都一个样。

2013年网易音乐横空出世之后,已经有一定规模的BAT音乐公司,版权竞争路上又多了一个对手。这也使得每一家音乐平台,都开始争抢属于自己的独家版权。最早的音乐难民就是那时开始出现的,版权变成了独家资源,想听五月天、SHE,就得在虾米音乐,;想听萧敬腾,得去QQ音乐。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大的唱片公司总共就那么几家,重要的版权都被握在环球、华纳几家公司里。而且签约都是签一年或者前三年,时间一到,大家都要抢,音乐版权的价格就被越抬越高。

2005年前后,四大唱片公司的授权一年才一、二百万。在2011年,百度音乐与三大国际唱片公司,环球、华纳、索尼签署合作时,总价已经飞升到了3000万。2014年虾米在购买台湾唱片公司华研的版权时,一家公司的花费就达到了2000万。同年,虾米音乐买《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也花了3000万。要知道两年前第一季的版权才100万,两三年间翻了几十倍。买版权的同时,几个音乐平台之间也没闲着,网易音乐就因为侵权的事情被腾讯音乐告过几次,几家平台之间也相互推诿。

2015年7月,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国家版权局下发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所有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下线。这则盗版禁令一下,一个月之内,16家音乐流媒体主动下线的音乐超过了200万首,其中百度音乐就下架了超过64万首。有人歌单里几十首割,一夜间全灭灯了。虽然很多音乐播放软件的歌曲都灰了起来,但这同时也拉开了中国互联网音乐正版化的进程。之后,众多音乐平台也不那么独家了,因为版权越来越贵,所以买下独家的大多也会向其他公司分销。再后来阿里和百度音乐业务越做越糊,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则四处攻城略地。腾讯音乐不仅独家版权越来越多,而且在2016年合并了中国音乐集团,旗下拥有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多个音乐品牌,成为了中国音乐圈的一哥。截至去年年底,腾讯音乐的曲库已经超过了4000万首,对其他国内的音乐流媒体形成了碾压的优势。

竞争格局逐渐稳定,但是版权的价格已经不是贵了,而是渐渐被市场的几个玩家推到了不能承受之高。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音乐版权市场规模,从18.4亿元增长至188.3亿元,短短6年时间翻了10倍。头部的唱片公司真是“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而且还是别人抢着给你塞。刚才提到2014年,一个当红节目3000万。而2017年网易音乐拿下朴树一张专辑的独家版权就花了2000万,是的,12首歌2000万。腾讯音乐签约环球音乐的国内版权,据说付出了20亿人民币现金加股权的代价,这还只是3年的价格。价格高成这样,大家都没有办法挣钱,但是又不得不继续投入抢市场,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国家版权局在2017年的9月,约谈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音乐、百度音乐等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环球、华纳、索尼等20余家境内外音乐公司和国际唱片协会主要负责人,提出了不得哄抬价格、恶性竞争,避免采购独家版权,要全面授权音乐作品,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音乐版权集体管理活动。这也代表了当时很多圈内人的呼声,版权的价格再这么搞下去,国内段音乐产业就搞废了,不能再打价格战了。最终,几个音乐巨头达成的协议,大家同意共享99%的版权,只保留1%的独家。之后,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共享版权。2018年腾讯和网易云也共享了版权。
为什么不是全部共享?我们认为这是公司商业利益和产业发展下的一个均衡的妥协,毕竟各家公司前几年在版权上的投入都太多了。如果不共享,推高版权价格,除了唱片公司,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是直接让所有人全部共享,买版权的人又不干了,你总得让我看到一些商业回报再逐步推进吧?但是共享99%并没有实质上解决版权价格高的问题。就好像你去吃自助餐,羊肉串、烤猪蹄、冰淇淋、甜点都是不限量的,只有帝王蟹先到先得,吃完就没了,你进了餐厅要先点什么?

物以稀为贵,共享了99%,不共享的1%就成为了各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据传2018年网易云以3年5亿的价格,拿下华研国际的全曲库版权,而之前阿里音乐一年才花2000万。腾讯是2018年拿下周杰伦的版权,花了5.7个亿只能用3年。不管怎么说,开始共享了,至少趋势看起来是不错的。结果网易云的一波窒息操作彻底失去了周杰伦,也让它失去了很多铁杆粉丝。2018年,网易云的周杰伦歌曲版权到期,之前的三年,网易云的签约价格分别是870万、864万、1818万。但是之后的授权,网易云和拥有周杰伦歌曲版权的杰威尔曲库没谈妥。在周杰伦版权即将到期的最后几个小时,网易音乐突然将周杰伦的歌曲整体打包贩卖,花钱就可以全部下载,并且持续到了版权到期后的第二天。尽管最后网易云音乐道歉、退款、下架歌单,但是这种行为也让众多网友怒斥其做的很过分。甚至有不少网易云音乐的歌迷,因为这个事情卸载了网易云音乐。后来,网易云音乐因为这个事情还吃了官司,并且还被判赔偿腾讯。所以开头为什么说丁磊逻辑感人?因为现在抢版权抢的最凶的就是网易音乐。

2019年,网易云拿了阿里7亿美金的投资,之后一直在储备版权。光是今年就和吉卜力、滚石达成了战略合作。买了华纳的词曲版权,还买了《歌手·当打之年》、《声临其境》、《中国新说唱》等综艺节目的版权。但是不能一边抢一边抱怨别人抬高价格不共享,因为无论是谁在有钱的那个角色上,都只会去买更多的版权,让自己在市场占有率上去压制对手。周杰伦不与网易共享歌曲,绝不是因为没钱谈崩的,周杰伦当初在网易云音乐人气是非常高的,只是因为网易之前的一些骚操作,即使网易云音乐再有钱,周杰伦也不会与其共享版权了。如果非要抱怨版权不共享,那你带头把所有买的独家音乐版权全部共享了,看看腾讯、阿里、百度有没有压力?

其实音乐版权的战争现在基本也就到顶了,价格再高,大家根本都承受不起。现在的音乐流媒体格局也相对稳定了,但是行业集中度未来还会提升。所以随着资本的推进,未来还会有APP消失,还会有新的音乐难民产生,这是不可避免的。

网易云音乐今年虽然在版权上想进攻,但是阿里给的7亿美金按照现在价格,也是不够花的。而且腾讯除了买版权,和三大音乐公司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资本绑定。腾讯有环球10%股权,和Spotify又各自拥有彼此9%的股权,索尼音乐、华纳音乐也有腾讯和Spotify的股权。所以说网易想要冲击腾讯的版权优势,资本这关首先就过不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无论是主管部门、业内人士,还是这些音乐公司自己,大家都希望版权战能尽快结束。

在中国,即便拥有版权,日子也并不好过。腾讯音乐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率只有6.2%,这已经是历史最高值了。100个听歌的人里只有6个愿意付费。对比一下海外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使用者付费率为46%,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音乐公司在中国这么难做了吧?

现在国内各家音乐公司都在探索版权之外的事情了。很多公司开始布局音乐的B端市场,也就是做视频的时候用到的bgm,或者发力有声作品市场,就是给你读小说。比如网易云就在买B端的版权,而腾讯音乐和阅文达成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要搞有声小说。

希望中国的音乐公司都能少一些纷争,早日实现版权共享,共同支持和发力建设中国原创音乐。也希望音乐公司都能早日找到盈利的方式。如果看文章的你们也喜欢听歌,那么一定要支持正版,或者在喜欢的音乐平台开通付费服务,一年的价格其实也就是你吃鸡或者王者两个皮肤的钱。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每一个小可爱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