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国货背后,我们真的消费降级了么?

2018-09-24   由 东吴小编发布

前不久,在2019春夏纽约时装周“中国日”第二季推广活动中,老干妈和Opening Ceremony合作的logo卫衣瞬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老干妈卫衣用了和辣酱外包装相同的大红色,彰显出热情。卫衣胸前印着“老干妈”三个大字以及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的头像,两条袖子分别印有“国民女神”和“Sauces Queen(调料女王)”。

这之后,天猫旗舰店上出现了一款“99瓶老干妈+定制卫衣”套餐,定价1288元,商品刚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而在另一家里可以看到“购买3瓶套装有机会获得价值$120的老干妈卫衣”这样的宣传语,折合下来将近1000元人民币啊。

除了“老干妈”,“云南白药”、“双妹”、“康师傅涵养泉”也在此次时装周纷纷有了自己的定制卫衣。这一次进军时尚圈,对于这些国内传统品牌是一次巨大的突破,效果也的确不错。

最近流行一个词,叫做“消费降级”,简单来说就是花钱不再大手大脚,吃饭吃饱就行,衣服能穿就行,不追求品质只在意性价比。于是乎,产生了一种人人喊穷的现象。在他们眼中,拼多多的崛起、涪陵榨菜的盈利、泡面的热气甚至几年前共享单车的风靡,都是“消费降级”的结果。

如果以“消费降级”这群人的视角来看,“老干妈”应该算是家庭必备了。一类人将四字常挂嘴边,以彰显自己的生活品质高;另一类人真的生活拮据,但又不愿改变现状。当前信息的通畅性让消费者更加理性,他们可以追更有品质而非仅仅高消费的生活。那些深信降级的人自说自话,他们有活得清楚的机遇与条件,却活在一种自己臆想的状态中。

如果说一开始也曾以为“消费降级”是当前的趋势,那么有一家品牌改变了看法。

光明冷饮多年没有涨价,消费者都看不下去了,纷纷喊话让厂家涨价。光明回应说:“这些洋品牌涨价,要么提升消费者的心理价位,要么流失部分消费者保证收益。但是对于我们国产老品牌而言,要考虑的因素要多得多。尤其是棒冰等低价产品,针对的群体对价格相对敏感,作为一个民族品牌,必须更多考虑消费者感情因素。”

那些打着“消费降级”去自怨自艾的人,看到光明的回应不觉得惭愧么?我选择吃“光明”而不吃“梦龙”,是觉得“光明”既好吃又实惠;而光明选择不涨价,是因为自己民族品牌的身份。收入和消费的升级、降级是直接相关的,而不是和你吃了什么,价格多少直接相关的。便宜消费,有一部分是来源于商家对价格的控制,而不是消费者的行为。

相信很多人有这样的经历:点了一份四五十的饭,发现味道淡然后加一点“老干妈”;或者是连吃了几天酒宴后只想回家吃白粥配榨菜……以偏概全的将这一普遍日常称为“消费降级”的人,应该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苦日子吧。

神奇的是,大多数躺枪的都是些平民的产品。因为所有的羞耻感,来源于想去消费又怕被人定义你的消费层次。就像“老干妈”卫衣,大家觉得新奇有趣,纷纷抢购,但又有几个人真的会穿出去? 120美元的“老干妈”卫衣在衣橱里落灰,120元的“Supreme”大街上比比皆是。这种对国货的排斥才是真正的“思想降级”。

就在昨日,美加净旗舰店上架了一款奶糖味润唇膏,半秒后便被抢购一空。这款润唇膏还原了了大白兔奶糖的味道,售价76元2支也很平民。作为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即使销量不如以前,但这次的跨界合作也说明了国人对传统国货的热情。在之前,泸州老窖联合气味图书馆推出香水、六神和RIO推出花露水味鸡尾酒、福临门和阿芙推出卸妆油……

如果以“消费降级”这群人的视角来看,“老干妈”应该算是家庭必备了,而且不管怎么改革,都还是那个从贵州出来的辣酱。一类人将消费降级常挂嘴边,以彰显自己的生活品质高;另一类人真的生活拮据,但又不愿改变现状。当前信息的通畅性让消费者更加理性,他们可以追求有品质而非仅仅高消费的生活。那些深信降级的人自说自话,他们有活得清楚的机遇与条件,却活在一种自己臆想的状态中。

如今,越来越多的传统国货在不断冲破桎梏,试图寻找新的商机来吸引消费者,它们一次次带给我们惊喜,这里面也不乏登上国际的传统商品。连他们都不想被时代抛弃,我们为什么要用所谓的“消费降级”麻痹自己?是我们的降级救活了这些传统商家?不,是它们的亲民价格拉回了悬崖边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