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只是一局游戏?

2020-05-27 由 发布 阅读(86)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人生只是造物主的一局游戏?类似于《黑客帝国》。

最近大家都沉迷上岛,当你砍树钓鱼建房子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是不断地被推动着去工作、学习、建房、建更大的房子,这些意识从哪里来的?你确定你的生活不是上帝的一盘《动物之森》?

在《动物之森》里,我们似乎很自由,砍树、钓鱼、捕虫、画画,用各种方式去赚钱。但其实所有的东西都跟现实一样,是一个死循环。钱永远不够多,房子永远不够大。我们有追求不完的目标,误以为自己有无尽的精力和时间,总有一天发现花掉的时间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是真的在自愿的追求这一切,还是思想被代码控制的一个NPC?

现代生物学有理论认为,人其实是依靠生物算法运作的一台生化机器。人的各种属性只是根据输入参数的变化的变量,人的所有行为决策无非是通过大脑通过输入数据做的一个程式化的输出。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不过是更精密的生化机器人而已。那么人类的大脑活动可以被操控或者被模拟吗?当然可以。如今的科技水平已经能做到用电流刺激小白鼠的大脑,达到操控小白鼠行走方向的程度了。人脑被完全掌握和了解也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我们已经找到了越来越多人可能只是生活在虚拟世界的证据。

  • 我们越了解宇宙,越觉得一切都是注定的。

我们都学过很多数学、物理、化学的公式,但那时候数学规律还只是存在于理科知识之中。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文科学也走上了数学化、模型化的道路。经济、社会发展,甚至人的心理、行为都可以建立数学模型来预测。最近的例子就是针对疫情发展的模型,精准度令人震惊。甚至随着我们对宇宙了解的深入,我们渐渐发现宇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建立在数学定律上的。

我们可以通过数学去估算宇宙的年龄,去预测宇宙的发展。好像宇宙跟游戏一样,是有一套底层算法的。麻省理工大学的宇宙学教授泰格马克就曾说过,如果我是电脑游戏里的一个角色,我最终将发现游戏的规则完全是死板的、基于数学的。就像游戏,玩久了就会明白,你的操作都是基于数值理解的组合,不是你发明的套路,而是你必须适应游戏数值设定好的套路。一代版本一代神,你觉得你能逆版本吗?在我们生活的世界,只能顺从并发现规律,而不是发明任何规律。就像是被计算机底层算法限定一样,我们只是渐渐发现了其中的算法逻辑,就像西部世界里机器人的觉醒一样。

  • 游戏运行的逻辑,就是世界的规律。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它说的是物体只有被观测时才塌缩成确切状态,否则会处于混沌叠加状态,这个也叫做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我知道你们都没听懂这一句话,不确定性原理是高维概念,但是放到游戏里,理解概念就会变得非常简单。

有些游戏地图很大,而电脑和手机的性能有限,所以不会一进游戏就把地图上所有的资源都渲染出来。只有玩家所在的地图区域,动画视觉效果才会被实时渲染,而其他没有玩家的地图区域,就是一个模糊的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各种RPG游戏,我们需要漫长的跑图、跳箱子,是因为系统需要拖住我们的时间,好渲染我们即将进行的下一个地图。

不确定性原理下的混沌叠加状态,就是你还没有去到的地图,电脑为了节省算力,不会开始渲染画面,也不会开始刷怪,只有一堆数据。只有你走到了地图特定位置的时候,地图里的一切才开始渲染,变成实在的存在,变成你能看到的怪物、建筑。这就是所谓的物体只有被观测时在塌缩成确定状态,否则会处于混沌叠加状态。现实世界里的不确定原理,像极了创造我们这个世界的电脑主机为了节省算力而设定的规则。

为什么通过游戏我们反而能够理解更高维度的概念?是因为游戏是对现实的模仿,这种模仿反而穿透了现实的表象,暗示了我们难以观测到的本质。

  • 玩游戏的时候,我们更能感觉被玩儿了。

为什么接近光速运动时,时间会变慢?不管我们的收获节奏变的多快,我们都无法突破物理的限制。一天拥有72小时,因为承载我们这个虚拟世界的计算机运行速度再快,也是有运算负荷上限的,很容易达到线程的瓶颈。

但这对于更高维度的世界来说不值一提。举个例子,王者AI的训练,几十万盘模拟对战,峡谷里死去的鲁班,可以围绕地球一圈,轮回几十万次,活了几十万辈子。但是在我们的世界而言,可能只是电脑模拟1小时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越接近光速,时间越慢。

狭义相对论中,天上1天,地下10年的现象,就是因为低纬度的世界算力有限,过去了很长时间,也不过是更高维度世界的一瞬。越高级的世界,时间过的越慢。我们的世界流转几亿年,也许换到我们头上的宿主世界同样只是过了几个小时。今夜我们都是幼小而无助的小鲁班。

  • 在概率上,人类几乎一定生活在电脑模拟的世界里。

我们会假定人类的科学技术能一直进步,我们必然会希望模拟自己的社会,将我们的世界投射在游戏中,比如文明系列。当我们的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比如文明系列发展到999代的时候,我们能在游戏里模拟更真实的世界,姑且称之为“文明世界”。

在文明世界中,我们完全可以增加一个功能,让里面的人可以开发他们的游戏,并且在那个游戏里模拟新的文明。这就出现了文明世界里的文明世界。这个新的文明世界也会一直发展,发展到他们的电脑也能模拟出一个文明。这个文明又会一直发展,无限套娃。比如,已经有人实现了在《我的世界》里面打造出了计算机。以后,在《我的世界》里面玩《我的世界》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实的文明有且只有一个,被模拟的文明则有无穷多个。从概率论来说,我们生活在真实文明的概率是无限分之一,也就是几乎为0,我们几乎一定生活在一个电脑模拟的世界里。

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这个虚拟的世界呢?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他的意思是,你可以怀疑自己的身体身处的世界是否是真实存在,但是你无法怀疑有一个我正在怀疑这一切。至于这个我是寄存在一个肉体还是一块芯片上,是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或者只是软件中的随机数,这并不重要,因为你无法改变。就算我们头上还有更高级的宿主,我们自己也可以做创世主,去模拟文明和人脑,甚至超越人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