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凝视”社会中的女性境遇

2020-08-31 由 发布 阅读(257)

最近,body shame一次又一次的被提上热搜,body shame翻译过来即外貌羞辱,指单纯以体型外貌上的缺陷为理由的羞辱,甚至上升到品格。在这件事情上,有句话再合适不过了,“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之所以引起激愤,是由于愈加频发的“男性凝视”。

男女明星的不同境遇

具体来说,岳云鹏在一档综艺中得知李斯丹妮从小被家人反对跳街舞后,直接指着李斯丹妮的腿说:“其实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跳舞,因为我近距离看,你的腿很粗哦。”

岳云鹏发言

同样身为男性的主持人沈南闻言,放肆大笑,全然不顾李斯丹妮脸上震惊、被冒犯的神情。

沈南大笑

Excuse me?腿粗不粗和跳街舞有什么关系?这句毫无礼貌的“直男发言”,笑点又在哪?

无独有偶,前些天巩俐和丈夫现身国外街头被拍,即便是被封为”巩皇”的她,也因“身材走样”遭到了不少冷嘲热讽。

巩俐夫妇

从照片上看,巩俐跟丈夫挽手逛街,甜蜜恩爱。但各大媒体不会将注意力凝聚在幸福瞬间,而是转向“幸福肥”,甚至有头条文章肆意评论其“吊带裙展现丰腴身材,虎背熊腰胳膊粗壮。”没想到华语影坛唯一一位在国际影展上担任评委会主席的演员,演艺成就如此之高,也逃脱不出大众对于女性“白幼瘦”的审美绑架。

反观男艺人,社会评论就友好了许多。还是岳云鹏,作为一个相声演员,走到今天不容易,所以没有人会在外貌、身材上苛责他,甚至还会积极配合他的自恋玩笑。

岳云鹏自拍

同样,因显而易见啤酒肚被冲上热搜的徐峥,收到的也是来自网友们可爱、讨喜的评价。

徐峥发胖

然而,接收了大众最多善意的男性,却未学会以相同的方式尊重女性。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中优秀的女脱口秀演员杨笠就犀利地指出了这个社会问题:“他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为什么却可以那么自信。”

杨笠演讲

这还不是被社会风气给惯的?!

当然还有更可笑的:不满足“白幼瘦”审美标准的女性被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拥有神仙姐姐大长腿的女性也不得安生。

女生裙底就这么好看吗??

某卫视晚会的“猥琐运镜”引得网上一片骂声。

运镜裙底

本场晚会上,只要碰到女生出场,所有镜头必定设为仰拍,且特写镜头多集中于腰部以下,导致穿短裙的女生全部走光!

徐艺洋走光

徐艺洋穿着红色短裙站在高台上时,镜头就直接从她裙底开始拉。等她一路走下来,镜头仍旧不为所动,女生不出意外地在大荧幕上走光了。等到了跳舞环节,运镜变本加厉,一路探着女生裙底划过,不管是艺人本人还是周围伴舞的女生,都集体走光。

之后,乘风破浪的姐姐们出场也毫不例外,看截图就都懂了。

乘风破浪姐姐走光

反观男艺人出场时,所有摄影师重拾职业操守,全部呈现直拍视角,镜头要多正常有多正常。

男女区别运镜

真是将“男女有别”体现得淋漓尽致。一边宣扬让姐姐们乘风破浪,一边让姐姐们集体走光。在以男性视角为主导的世界里,能给女性留点起码的尊重吗?为了收视率为了流量,为了满足某些观众无耻的想象,是否过于不遗余力?!

结婚生子才是最好的归属?

除了对女性外表有着过度的关心与审视,人们在女性思想上的“矫形”也不遗余力。“男性凝视”一词可谓贯穿了每个女人的一生。

即使我们时刻推崇男女平权,向社会声讨女性应有的权利,但2020年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居然还是结婚生子。

在上周播出的综艺《做家务的男人》中,傅首尔作为事业型女强人表示如果要将事业、家庭、婚姻进行排序的话,事业第一。

傅首尔事业第一

并且她坦言自己这样选择的原因是为了家庭和睦考虑,老公也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傅首尔发言

就在全场女嘉宾都纷纷表示赞同时,李诞却频频露出抵触、不以为意的表情。

李诞表情

甚至在节目里向傅首尔老公高喊:“受苦了!”

傅首尔只好再次指出,在她看来女性的自我价值无法直接定义。有些人的自我价值就是家庭美满、孩子有所成就,我们不能说这种自我价值就比事业型女性低。同样,也不能认为发展一份事业就不是女性优秀的自我价值。女性无论做出哪种选择,只要自己满意就是有价值的,在男性身上也同样适用。

马伊琍也在《女人30+》这档节目中表达过对于“女性使命”的见解:“卵子的最终使命不是成为一颗受精卵,它就可以只是一颗卵子而已,通过这么多年我们终于明白,女性活在社会上的价值并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母亲,我们是为了成为自己,让那颗卵子成为它自己,不要赋予它过多的使命。”

然而节目中的李诞怎么也听不进去,认为傅首尔只是在自圆其说。

李诞自圆其说

像李诞这样的男性视角,在社会中绝非少数,在他们眼里那些事业型女强人就是糊涂。在男性凝视下,拥有自身独立见解,敢于抒发见解的女性就必须可悲又可怜。你逻辑清晰、言之凿凿、无法反驳,他们便只能“爹味十足”地批判你的生活一定不幸福,你的人生一定不快乐。

女人只能明争暗斗,兄弟才能两肋插刀?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女人永远没有同盟。他们甚至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前,打算站在制高点上把这部综艺当成一部“宫斗剧”来戏谑。

庞博

诚然,在节目播出前我也曾以为这部综艺的卖点就是女明星背后撕b、勾心斗角的种种“名场面”。但经过几个月的见证,姐姐们之间的友谊早已超乎了我们曾抱有的狭隘和偏见。万茜曾说过,我们都是女人,女人是可以帮助女人的,这是来自女性的力量。

谁说女性在一起就只能撕b?谁说女性眼中只把对方看作对手?过去似乎总是对男女性的友谊进行一种标签化区别,就好似男性友谊一定是敞亮的、积极的、直接的;女性友谊一定是妒忌的、较量的、隐晦的。而这些在舞台上经营着自己事业的姐姐们,一直坚定地向我们展示着独属于女性友谊的美丽。

她们全力以赴地奔向自己更好的人生,她们大胆热情地接受生命给予的所有挑战。女人不是小心眼儿和做作的代名词,女人,真正代表的是细腻的情感和强大的共情。正视女性本身的魅力,她不是谁的野蛮女友,不是谁的贤淑妻子,也不是谁的梦中情人,她只是她自己。

人越缺什么就喜欢炫耀什么,我们一直叫嚷着男女平等,男女平权,其实恰恰意味着社会意识还没有被唤醒,就像移民国家美国宣扬“肤色平等”一样。当哪天body shame与“男性凝视”不再被提起;女生安心穿着漂亮的吊带短裙逛街;家庭妇女乐得其所、事业型女强人也赢得尊重;女性友谊间的温暖细腻剖析给大众;这篇文章的意义也就达到了——开始变得没意义就是它的意义。